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1 13:21:23  作者:蓝白内裤的猫

   《[综]松阳老师总在自杀》

  作者:蓝白内裤的猫
  文案:
  银魂 #小的时候明明都是师控为什么长大后一个个都对我喊打喊杀#
  ↓↓
  杀网 #住手这根本就不是网球#
  ↓↓
  虫师 #恋爱了#
  ↓↓
  文豪野犬 #诶真巧啊你也来跳河吗#
  ↓↓
  ???
  ↓↓
  银魂 #我攻略对象变多了,也变强了#
  吉田松阳,男/美人/银他妈第一人生导师。
  门下最出挑的学生共有5位,无口信女,天然呆桂,病娇胧妈,鬼畜总督,抖S银时。
  在学生们的回忆中度过554话的白月光人生后,被告知自己是反派大boss的一个分裂人格。
  松阳:(摔本子)不演了溜了溜了
  分结局:
  银时
  总督
  银古
  虚虚(待定)
  褐毛同學畫的圖圖!!(PC端可看)
  内容标签: 年下 乡村爱情 银魂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吉田松阳 ┃ 配角:坂田银时,桂小太郎,高杉晋助,虚,胧,迹部景吾,真田弦一郎,银古,太宰治,齐木楠雄 ┃ 其它:银魂,网王,虫师,文豪野犬,齐木楠雄的灾难
 
 
第1章 不付钱的东西总是吃得更刺激
  ◆◇银魂◇◆
  ◆
  ◇
  “看,是拨浪鼓喔。咚咚咚咚。”
  “……”
  银发的孩子脸上一如既往地冷漠。如果非要说与以往有什么不同,大概是“你是智障吗”这种意味加深了一些。
  松阳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把拨浪鼓放回小贩的扁担里。时间是在战场上捡回银时的第四天,松阳原本就在战场外沿满地乱走,听说有食尸鬼出没,好奇去看了看,结果把正在尸体上扒东西吃的小鬼头银时捡回来了。
  说是捡回来了,但是松阳真的对小孩子一点办法没有。
  “起风了,冷吗?”
  “……”
  “那边有苹果糖,想吃吗?”
  “……”
  无论他说什么,银时都是一脸漠然又厌世的样子。基本就是“给我一口吃的就行,其余别瞎bb”的相处模式。
  松阳给他买了苹果糖,银时也不拒绝,三两口吃掉了,然后留恋地吮了吮手指。
  他刚从天照院奈落跑出来的时候,身上还有点私钱,但是逃离后到现在,也差不多捉襟见肘了。一直从事着杀人放火的勾当,乍然成了普通人,一时居然连怎么谋生都不知道。
  因为带着小孩子,人又温和,也有好人家愿意让他打工换宿,或者换口吃的。到了战火蔓延的地方,人人自危,一听说他没有钱,差点没把门摔他脸上。
  其实他自己倒无所谓,一个人的时候整整一个月没吃饭的时候也有,反正不会死,怎么折腾都行。但是银时不同,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你可以把我卖了。”
  又吃了一次闭门羹,松阳撑着脸嘀咕“好想舒舒服服地在旅馆洗澡哪”的时候,银时突然开口道。
  大概太久没有跟人交流了,他的腔调还有些古怪。
  “把我卖掉后,我再逃出来跟你会合。”
  见松阳不上道,银发的小孩子很有经验地给他解释。
  “但是钱必须分我一半,否则我就把你的武士刀拿去卖了。”
  武士刀也是松阳给他的。当时看见这个孩子带着非人类的漠然眼神在尸堆中穿梭,不知道怎么的,就把跟随自己多年的佩刀给他了。从离开天照院奈落起,这把刀再没有杀过人。
  松阳从未问过银时之前的生活,银时也不问他的。他想了想,说:“不卖。”
  “不卖?”
  “再怎样也要先养肥了再说。”
  银时死鱼眼看他,最后说了一句“随你的便”,就转过头继续吃他的小包子去了。
  两个人就这样饥一顿饱一顿地流浪着。
  ----------
  “……银时?”
  松阳推了推怀里银发的小包子。看上去才八九岁的银毛天然卷窝在他身边,睡得很沉。
  松阳眼神温柔地凝视着这个孩子,以及他鼻子里那个跟头一样大的鼻涕泡。为什么鼻涕泡能这么大,这样下去会飞起来吗?
  这是从战场上把银时捡回来的第二个月。虽然捡走银时时的自己,看起来像个可靠又沉稳的大人,但实际他也只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浪人罢了。
  这几天走的都是山路,银时毕竟是个小孩子,走累了也正常。松阳轻轻把他放在毯子里,从包裹里掏出一点零食放在他身边,接着走到一棵树干边,解开腰带挂在树枝上上吊。
  “……喂————!!!”
  刚刚还在吹鼻涕泡的银时火烧火燎似的弹起来,冲过来抱住了松阳的腿。
  “诶?!诶为什么?!为什么在这种祥和气氛里突然上吊?!为什么你的动作这么熟练?!!你是上吊过多少次啊?!!”
  看着星空,松阳吊在腰带上微笑道:“今晚的星星非常美呢。银时,你看,那是狮子星座。”
  “……给我下来看啊啊啊!!”
  好容易把松阳拖下树的银时,崩溃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卷毛。他系上腰带凑近银时的时候,这孩子边往嘴里强塞零食,边颤抖着瞳孔喃喃自语:“不不不是吧?莫非我跟了一个精神病患者?白天会人模人样地说什么守护啊跟随自己的方向之类的大道理,晚上就会自杀上吊吃小孩??不要这样对银酱啊南无阿弥陀佛咕哩咕哩咕哩……”
  松阳苦恼地看着银时。他真不想吓着这孩子,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复杂的前情,只能揉着他软乎乎的卷毛,轻声道:“银时,你别怕。这只是我一个小小的怪癖,以前找医生看过,他说治不好的。”
  银时一噎,死鱼眼看他:“你不是那个吧?那个……体验濒死的快感?”
  “唔……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
  “真的吗?”银时端着下巴皱眉,“看书说濒死的时候○○会硬,有些玩s就喜欢往脖子上套绳子来着。银酱要不要也试试看呢?”
  松阳微笑着把银时砸进了地里。
  “把小黄书交出来,银时。”
  ---
  说来惭愧,像做饭缝衣服缝鞋垫这种人妻技能,银时学得比松阳快。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把自己的衣服交给银时打补丁,顺便接收一个“你这个大人好不好意思你”的白眼了。
  以前松阳的手只握过兵器,武士刀木刀菜刀苦无长矛操纵杆大炮,还有死人头颅的头发。但是因为一次次修复重生的缘故,他身上的皮肤始终保持初生般光滑,手上也没有老茧。
  以是银时第一次碰到他的时候,还专门问过他是不是大家少爷。
  “……结果就被你坑了!还以为银酱从此就能嫁入豪门吃香喝辣连鼻屎都不用自己挖的生活呢。”银时跟着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地里走,边走边絮絮叨叨地控诉,“……不要你抱!银酱自己会走!”
  松阳恍若未闻,抱着银时往山脚的村子走。这是走出战场后第一次看到人烟,松阳心里有点小激动,虽然天空还在下着细雨,他还是抱着银时一路小跑下去。
  “好大一片樱花林。虽然现在还没开花,但是春天肯定会很漂亮。”
  “花而已嘛,都长得一样。”银时显得兴趣缺缺,把鼻屎往松阳头发上抹。
  松阳拳头有点痒,又想把银时种进地里去了。不知道明年会不会长出一堆小银时呢?
  他们在村子外围的一家饭馆暂时落了脚。饭馆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凶巴巴大妈,随手捏了两个饭团,往他们桌子上一砸,然后在银时的饭团上插了柱香。
  老板娘:“儿童套餐。”
  “……儿童套餐就请好好地插根小旗子可以吗!插根香银酱以为自己要寿终正寝了啊可恶!”
  松阳安静地吃了小半个饭团,把剩下的都扒拉进银时碗里去了。看着银时吃完最后一粒米,他露出了自己最无辜可爱的笑容,双手合十道:“旦那,实话说,其实我们身上没有钱,希望能在你这里找到一份——”
  他连“帮工”两个字都没说完,就被连人带凳丢出去了。
  “带着小孩来吃霸王餐,要不要脸!”老板娘暴走,“你们快把他们吃的饭团打吐出来,我再给其他客人吃啊啊啊!”
  银时:“……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老板娘一挥手,店内冲出来三四个壮汉,拎着棒棒就朝他俩劈头盖脸一顿胖揍。松阳叹了口气,把银时护在身下,结结实实地挨了这顿打。
  他曾交手过的那些敌人,下手比这重多了,他倒是没所谓。反而银时睁大了死鱼眼,似乎想拔刀跳起来干架,被松阳按住了。
  “算啦。毕竟还赚了两个饭团。”松阳笑眯眯。
  “你也不还手……!”
  “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动手的话会变成海德先生(*双重人格作品《化身博士》中,暗人格的名字)。”
  “……都说了这个梗太冷门我不能理解啊啊!”
  被揍完后,松阳揉着自己后背爬起来,捡了斗笠戴自己脑袋上,依然抱着银时往前走。饭馆那群大汉在后面骂着“怪胎”什么的,银时闷闷不乐,鼓着包子脸跟松阳说:“我讨厌这个村子,我们不要留在这。”
  松阳皱眉。“但我喜欢那片樱花林。”
  “其他地方也有的吧。”
  “春天的时候一定很漂亮。”
  “……好好好到时候我们再回来看行了吧!”
  天越来越黑了,雨也没有要停的迹象。银时抱着他的脖子,冷得有点发抖,松阳就在河岸边的破屋子里停下了。
  他生了一堆火,把自己和银时的衣服都架起来烘干。刚脱掉自己的内衫,松阳就见银时的目光转过来了,往自己身上一看,顿时了然:被龙脉影响过的身体,天生就比平常人苍白一些,那些被揍的痕迹也更加明显。明明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伤,青青紫紫印在他身上,看起来就有点触目惊心。
  “没事,很快就会好的。”这倒是大实话,估计第二天起来就好得差不多了。
  银时别过头“啧”了一声,也没说什么。只是松阳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看见银时拿了块干净布料,在给他擦药。
  这孩子又去偷人家药了?松阳想着,咕咚一声又睡过去了。
  ---
  第二天睡醒的时候,松阳发现这间破屋子还挺大的。
  他们昨天睡的只是一个側屋的角落,走出来一看,原来还有一间挺大的庭院,以及庭院前的主屋。连房门都朽烂掉了,看来可能是上个时代的遗物。
  “银时,我们住在这里好吗?”
  没有得到应答,松阳侧眸看去,就见银时面色呆滞地对着空气哆哆嗦嗦,脸蛋一分一分白下去。
  他知道这孩子有能看见幽灵的能力,笑眯眯对着那块空气道:“一声招呼都不打,真不好意思。我只是一个带着小孩的浪人,想在这里歇脚一段时间,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马上就走。”
  沉默片刻,银时的蛋蛋眼终于变回死鱼眼了。
  “他走了。”银时说。
  “答应了吗?”
  “不知道,反正他走了。”
  那家揍了他一顿的饭馆老板娘突然上门拜访,说果然还是想要个帮工,问松阳愿不愿意去。一个人流浪的时候还好,现在拖着个小孩子,自然有工作能温饱最好。
  在饭馆工作的话,至少银时不会饿肚子了。
  松阳来来去去都只会做蛋浇饭和红豆盖饭,于是被轰到前面去招待客人。其实他的长相属于温柔又好看的类型,眼睛一笑就弯,从前当杀人鬼的时候一直冷厉着脸,直至松阳这个人格出现,才算是把他自己的长相优势最大化展现出来。
  饭馆莫名多了很多女食客,饭没吃多少,来拉拉松阳小手摸摸胸肌什么的倒是很多。果然还是乡野民风开放,松阳微微苦笑,朝银时说:“接了一天客下来,感觉胸都被揉平了。”
  “……顶着那张纯良脸在开什么黄腔啊松阳!”
  话是这么说,以后松阳在饭馆帮工的时候,银时这个闲不住的小猴子会抱着刀虎视眈眈地守在松阳身边,面前放个小破碗,谁敢对松阳动手动脚,他就扯出一张古惑仔脸敲诈:“好,你摸了他一下,赶紧拿一百日圆封口费,否则以后你的饭里会有什么银酱就不保证了咕嘿嘿嘿~~”
  “你们是在玩仙人跳的皮条客和小姐吗!!”
  闲暇的时候,松阳会教银时写字记账,顺便恶补一下历史。银时这家伙自来熟得厉害,整天就有一群流着鼻涕的小屁孩跟在他后面跑,松阳给银时补课的时候,这群小屁孩也会乖乖地听。
  一个要垮不垮的破屋子,满地烂泥的庭院,朽烂长蘑菇的屋门,这就是松下村塾的原型了。
  被免费补课的孩子家长们过意不去,主动拿了工具帮他修缮房屋,庭院里的烂泥翻一翻种花种树,主屋里扫一扫摆上课桌,天花板的破洞全部补上,村塾就真的像模像样地开起来了。给自家孩子送便当的时候,家长们会轮流给松阳和银时也做一份。
  松阳感觉美滋滋。
  有些孩子很黏人,也很喜欢撒娇,见到松阳就抱着不撒手,非要松阳抱抱亲亲才好。松阳偶尔看到银时站在一边看,就想起这孩子似乎连他衣角都没牵过,疏离得很。
  “小孩子都是喜欢撒娇的吗,银时?”
  “哈?”暗红色的眼睛瞧了瞧他又瞧了瞧天上,“那种被爹妈宠坏了的小孩才喜欢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