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3 16:16:11  作者:翎欢沐语

 =================

书名:【冰九】焰魂
作者:翎欢沐语
文案
一朝春暖,冰河沉醉温柔乡。
阴差阳错,重生回到十二岁。
前世种种,亦幻亦真。
仇恨焰魂,主宰灵体。
“师尊,你当真,要杀了我吗?”
“洛冰河,拿着我的金丹,有多远滚多远!”
……
沈清秋:为什么所有人都结婴了,我还只是个金丹?我嫉妒!我抓狂!
洛冰河:没事,我天下第一,你作为我的师尊自然无敌了!
沈清秋:小畜生!我最嫉妒的就是你!
洛冰河:师尊冷静,注意形象呀!
沈清秋:咳咳……回去再收拾你!(小声嘀咕)
……
———————————分隔线———————————
刚写完渣反冰秋同人的我想挑战一下冰九同人,毕竟我觉得这两人的性格都是很不好把握的,把握不当反而会有ooc的既视感。
不过这是一个不一样的设定,和重生文略有不同。冰哥前期的性格会让人感到有点矛盾,原因后面会提到。
可能会有洗白小九的痕迹,但性格应该没有ooc。至于前期为何他没有虐待冰哥,原因也会提到。
尽量不ooc,也欢迎各位小可爱能提出批评意见。
 
内容标签:强强年下灵异神怪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冰河(冰哥),沈清秋(沈九)┃配角:岳清源,柳清歌,紫幽兽(娄衍)┃其它:后宫佳丽,黔药谷相关人物,四大派
 
  ☆、焰火
 
  洛冰河诧异地看着缓缓走来的沈清秋,目不斜视地侧身走过了他,顺手将手中那盏茶水,连杯带盖浇在了自己身上。
  茶不是刚泡的,只有七分烫,可洛冰河还是整个人都呆住了。
  明帆嗒嗒跟上径自负手走出竹舍的沈清秋,回头呵斥道:“跪好!师尊不让你起来,你要是敢起来,当心把你吊起来打!”
  洛冰河静静地看着沈清秋刚刚坐着的主位,突然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前一刻还在幻花阁与三位名字都不太记得起的女人云雨着,奈何纵欲过度,他——
  重生了!
  掌心运力,尝试运转灵力,结果不起任何波澜。
  洛冰河眼眸一紧,从地上站了起来,站得笔直。
  呆了许久,突然冷笑了一声:“呵。”
  沈清秋,算你运气好,暂且就放过你!待到他这具身体灵力恢复后,定当卷土重来,让你跌入人间地狱,万劫不复!
  “你这个小畜生,谁让你起身的,你给我跪下!”  明帆一进竹舍,看到洛冰河并没有老实地跪着,而是站得笔直。明帆横眉竖目对洛冰河破口大骂。
  洛冰河横眼一扫明帆,眸底闪过一丝凶狠怨恨又极度憎恶的神色。
  那眼神冰冷彻骨,明帆不由得缩了缩肩膀,险些跌到地上去。
  明明刚刚这小畜生还唯唯诺诺地跪在地上,气都不敢出一声。为何现在周身气场都冷了许多,仿佛下一刻就会要了自己的性命一样?
  明帆暗自给自己壮了壮胆,走了过去,说道:“你给我跪下!”说时迟,那时快,明帆一脚踢了洛冰河的膝盖骨,洛冰河不禁跪倒在地上。
  这身板太小了,反应也很慢,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明帆的对手。
  洛冰河暗自咬牙切齿,只恨自己实力不强,连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明帆看了跪倒在地上的洛冰河,得意一笑——
  果然,刚才那表情都是装的,自己居然能被这小畜生吓到,真是丢尽颜面。
  想到这里,明帆往洛冰河的小腿踢了两下,说道:“小畜生还敢起来!再站起来小心我踢断你的腿!”
  洛冰河忍着痛,拳头紧紧握着,他佯装可怜兮兮地说道:“不敢了,师兄……”
  看了洛冰河这副可怜巴巴的表情,明帆心里一阵愉快,他洋洋自得地说道:“午饭你就不用吃了,给我跪个一整天,我会不定时来检查,如若敢起身,有你好受的!”
  当明帆转身离开的时候,洛冰河双眼死盯着明帆的背部,眼眸有些焰火在蠢蠢欲动——
  没有能力傍身,没有谁人相护,没有谁可依靠,只有无尽的欺凌和谩骂在等着自己!
  他必须要强大起来,必须得想法子保护自己!
  然后撕下沈清秋那伪君子的面皮,让他露出真面目,身败名裂!
  ……
  看着眼前的冷饭馊菜,望着四周透风的柴房,饥肠辘辘的肚子迫使洛冰河吃下了一口饭菜。
  然后“噗”的一声吐了出来——
  好难吃!
  洛冰河厌恶地把饭碗一摔,站起了身在柴房里来回走着。
  冷风袭来,穿着单薄的洛冰河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太冷了,当年自己究竟是怎么挨过来的?
  或者说,当年自己怎么这么天真,居然会以为这是那人渣师尊对自己的考验!
  他推了推门,发现门居然是锁着的!
  可恶!
  洛冰河不甘心地用拳头砸了砸门。
  难道今夜只能这般度过了?
  不,他不甘心,有了一晚就有两晚,有了两晚以后都是这般在柴房睡。
  也许仇恨太大,怨气太深,洛冰河重生到这具身体的时候,多了一项技能,那是他前世都没有的——
  起火。
  对,就是“起火”——只要凝神想着一些过往的痛苦和遗憾,就会怨气冲天,再将这股怨气由掌心凝聚,必会成火。
  只是这技能耗能巨大,一不留神便会走火入魔,不到万不得已,洛冰河是绝不会用的。
  过了一会儿,整个清静峰都不安宁了……
  “起火啦!起火啦!柴房起火啦!”
  “快!火势快烧过竹林了,快救火啊!”
  “洛冰河那小畜生还在屋里,快把门开了,闹出人命可不好!”
  ……
  洛冰河的脸被熏黑,手被烧伤了好一大块。他虚弱地跪倒在柴房外,看着周围的人匆匆忙忙提着水桶来救火,忽略手臂上那火辣辣的痛感,心里得意一笑。
  接下来,那人会被惊醒吧?
  果然,不出半会儿,那人一袭朦胧青衫,脚底生风,墨长飘逸的长发飞舞着。他快速飞过熊熊烈火前,用力把手中折扇一展,扇出好几道罡风。那带有强烈灵力的罡风打在火上,火势迅速减弱。
  沈清秋扇了许久,火才彻底灭了。
  沈清秋斜眼看着这群气喘吁吁的弟子,冷言道:“怎么回事?”
  明帆着急道:“师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小畜生!肯定是这小畜生放的火!”
  洛冰河没有说话,只是露出痛苦的表情,以及将那烧得起了泡的手臂伸得老直,期盼沈清秋能注意到。
  然而沈清秋并没有看洛冰河一眼,只对明帆说道:“今日之事,你上报给穹顶峰,即可。”
  又是这样,不问缘由,不在乎洛冰河的死活,到头来,所有的罪责都是洛冰河自己承担,苦了的,还是洛冰河自己!
  不管了,豁出去了。
  洛冰河跪着走到沈清秋身旁,手里紧紧抓着沈清秋的衣摆,可怜兮兮地说道:“师尊,不是我放的……我哪来的火种,真不是我!一定是有人陷害弟子!您看,我的手臂都成这样了,指不定拿不起剑了,师尊……”
  沈清秋嫌恶地看着那沾满血液玷污他衣摆的手,说道:“畜生,放开!”说完,重重地把洛冰河踢到一边。
  洛冰河挣扎地爬起身,紧紧抓着沈清秋的衣摆,继续说道:“弟子的手伤成这样,恐怕不能参加明日的新进大典!弟子能否告个病假?”
  听到这里,沈清秋犹豫了一下,任由洛冰河那脏兮兮的小手抓着自己的衣摆。
  洛冰河心里冷笑着:果然,沈清秋忌惮了……新弟子新入门的第二天就因病无法参加新进大典,众人会怎么想?
  虽说沈清秋此前对待天资优异徒弟的斑斑劣迹,估计早已闻名全派上下了,可最起码他还能以这些弟子为修炼所伤为由打发过去,然而洛冰河自己还未开始修习就伤痕累累的,让人看了,沈清秋还有什么借口去糊弄众人。
  沈清秋眼睛微眯,说道:“哦?”
  洛冰河抬头望着沈清秋那深邃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眼神,他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的,毕竟自己这点伎俩是很难瞒得过他的。
  洛冰河只能拼命装作一副非常纯真无辜、泫然欲泣的样子望着沈清秋。
  沈清秋向来不吃这一套,果然,他淡淡地说道:“你回屋去,其他弟子自会给你上药。”
  洛冰河茫然地说道:“回?回哪去?师兄们叫我睡柴房,现在柴房……”
  沈清秋皱起眉头。
  洛冰河赶紧说道:“我……我这就回柴房,虽然烧成这样,但勉强还是可以睡的,这毕竟是苍穹山派的规矩,是对新弟子的历练……”说罢,他挣扎地起身,向柴房走去。
  沈清秋怕他误会了什么,在明日的新进大典上乱说话可不好。
  做了许久的思想斗争,最后,沈清秋才很不情愿地喊道:“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大家能喜欢!
 
  ☆、偏室
 
  竹舍外,一阵哀嚎。
  “师尊……好疼!师尊为何打我?”十二岁的小身板在地上痛得滚来滚去,直直痛呼着。
  果然,这卑鄙无耻之徒叫自己过来就没什么好事,众人都以为他会破天荒地给自己上药,谁知等来的却是一顿挨打。
  沈清秋面无表情地一个掌风劈了过去,洛冰河被击得滚出两三米开外。
  “师尊,好疼!好疼……”不同前世的默默挨打,今生洛冰河要扯开喉咙大喊,越大声越好,巴不得整个苍穹山派的人都知道这无耻之徒的卑劣行迹!
  打得差不多了,沈清秋收了手,冷言道:“可长记性了?”
  洛冰河痛得实在受不了,心里愤愤不平,他道:“弟子没有错!”
  又一个掌风劈过,洛冰河一阵哀呼。
  沈清秋冷笑了一声,悠悠说道:“小小年纪,尽学了些邪门歪道,本性劣,当逐出师门。”
  洛冰河不服气地爬起了身,说道:“真不是弟子放的火,弟子没理由烧死自己……师兄们瞧弟子不顺,指不准是哪位师兄想害弟子……”
  话还没说完,洛冰河又挨了一个掌风。
  洛冰河内心反反复复骂沈清秋无数遍:该死的沈清秋,待我恢复功力,定当将你七卸八块!
  沈清秋慢慢走进竹舍,说道:“我的徒弟本性如何,轮不到你这个学了邪门歪道的极劣之徒说道!”
  就这么不管他了!他的手臂还在流血呀!喂!就这么狠心不管十二岁的小孩吗?
  洛冰河十分震惊地看着沈清秋头也不回地走进竹舍把门关上,留下他在竹舍外的空地趴着,任冷风吹过。
  洛冰河慢慢地支起身,手指凝着点火焰,他巴不得现在立刻烧了竹舍,烧了整个清静峰!
  转念一想,最终还是收住了。沈清秋实力太强,这点火他三两下就扑灭了,到时候死的肯定是洛冰河自己。
  可能是太饿了,周身乏力,又也许是太疼了,太累了……洛冰河竟在竹舍外那处空地睡了过去。
  模糊中,洛冰河感到有人将他轻轻抱起,动作轻柔,将他平放在一张温暖的床上。
  好舒服,好暖,暖得洛冰河沉沉睡了过去。
  坐在床边的沈清秋慢慢用灵力探了探洛冰河的情况,皱起了眉头,心道:没探出什么邪气出来,放火之事,难道错怪他了?
  刚想离去的时候,只听洛冰河喃喃地说着梦话:“好疼……不要走……娘亲……”
  沈清秋听了,若有所思——
  他之前过得不好吗?
  盯着洛冰河的脸望了许久,沈清秋正想为他输灵力,突然听到竹舍外一阵躁动。
  “清秋师弟,你在吗?”
  沈清秋走了出偏室,看着束发玄端、面目俊朗的男子立在竹舍外,他没好气地说道:“岳掌门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岳清源看了沈清秋,担忧道:“远远瞧见清静峰有火光,便连忙赶来,清秋师弟没受伤吧?”
  沈清秋似笑非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岳掌门不必担忧!”说罢,作势要进竹舍,被岳清源拦下了。
  “清秋……天色已晚,你……得早点休息吧。”岳清源柔声道。
  “多谢岳掌门好意。岳掌门,不送。”沈清秋道。
  ……
  在偏室窗外看到这一幕的洛冰河冷笑了一声——
  沈清秋哪会这么好心会安顿自己,果然还是因为岳清源来了的原因,怕岳清源看到新弟子大半夜饿晕在竹舍外,有辱他的名声。
  伪君子本色,虚伪至极!
  想到刚刚的打骂和折辱,洛冰河满腹怨恨,握紧拳头。
  沈清秋,今日之耻,我定会让你十倍奉还!
  ……
  天还未亮,沈清秋就闻到阵阵鱼米清香的味道。他一起身出了竹舍,便看到洛冰河勤快地将美味的饭菜摆在石桌上。
  一见到散发慵懒着的沈清秋,洛冰河有一瞬间的恍神,随后快速回过神来诚挚地说道:“谢谢师尊昨日安顿之恩,弟子准备了早膳,还望师尊笑纳。”
  沈清秋看了看石桌上那一桌热腾腾正冒气的美食,心里有些动容,但还是冷冷说道:“别尽想着这些奇.淫.巧计讨为师欢心,昨日放火之事你自去穹顶峰认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