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3 16:17:50  作者:律意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作者:律意

 
文案
星北流曾经抱回来一条狼养着,取了个名字叫长光,却被众人当成是一条凶恶的犬。
长光端坐于地,舔了舔爪子:端庄,乖巧,可爱
直到有一天被迫和星北流分开,长光在“恶犬”的道路上一去不回,每天都在盘算怎么把星北流锁在自己身边,不让任何人看到。
 
皇城里众人的日常——
问:今天长光被栓起来了吗?
答:没有
众人:哦豁,那星北大公子惨了
 
高冷宠攻的受x真·狼崽子攻,年下,惯例不虐主角感情线
 
设定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都是我编的,瞎扯淡
不虐,不烧脑,是甜的。作者有点没逻辑,还请见谅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星北流,长(chang)光 ┃ 配角:肃湖卿,阿挽,沉如琰 ┃ 其它:
 
 
 
  ☆、挚铃(一)
 
  铜铃打造好了,坯南的工匠差人送到府里,被放在白玉托盘中,侍女呈了上来。
  少年坐在台阶上,漫不经心地伸手拿起铃铛,放在眼前晃了晃,清脆的声音一层层如潮水漫过人心头。
  铃声衬着他年轻好看的模样,眉眼笑得弯起来时,那般干净无忧让人心动。
  “戴上这铃铛,我就是您手下名副其实的一条狗了。”
  还是那副随意的语气,轻灵微哑的少年音让那方不少侍女忍不住红着脸看他。
  但她们也只敢在花丛前叽叽喳喳小声议论,没有人敢过来与他说话。
  因为她们都知道,他的主人就坐在台阶后的阴影中。
  静默注视着他的所属物。
  “你喜欢吗?”
  他记得自己是如此发问,带着自己都不明了的心意。
  “您所赠之物,我都喜欢。”
  少年一笑起来,就有尖尖的小虎牙露出来。
  “你喜欢就好。”
  你喜欢就好……
  星北流眨了眨眼,在茫茫然中转醒。
  那时候的回答有着他当时自己都没有留意过的温柔,此时回梦往事,他只想知道,对方真的有喜欢过吗?
  难得没有琐事缠身,在稍纵即逝的休憩中方可思考这些事情。
  他不止一次问自己,真的有在意过那个孩子的感受吗?
  这个答案,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轻简的门被敲响两声,婢女寒千的声音在外方响起:“大人,您醒了吗?”
  星北流回过神,有些低沉的声音答道:“稍等。”
  他为自己穿好衣服,束好腰带后,这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寒千看到他时,眼神中显然有片刻的停滞。
  不管看过多少次,每一次再见到这个男人时,总会不由自主被他拨动心弦,有那么一瞬间,会出现头脑空白,眼中只会有这个人。
  容貌,或者气质,都苛刻的罕有。
  “什么事?”
  星北流的询问将寒千拉回神,她连忙低下头,为自己的失神感到汗颜:“大人,管家让我来找您过去,说是主家那边来了信。”
  “主家……”
  星北流沉吟着,眼神微微暗了下来。
  五年前,星北流因为一些事情冲撞自己的母亲,如今星北府实权在握的女人。
  女人大怒,将他驱逐离开主家,发配到晚离郡,成为此处郡公。
  于晚离郡一守就是五年,那个孩子离开他也已有五年了。
  星北流怀揣着自己的心思坐在书房,窗户早已被寒千打开通风,茂密生长的时花丛漫过窗台,将打着花苞的枝芽放在朝阳的位置。
  此时虽然不是春季,但这里总会有盛放的花。
  管家说事之前,郡府的属卫来了一个人,跪在星北流面前,只说了一句话。
  “一如往昔。”
  星北流默默发着愣,被这句话引回神,点头:“嗯。”
  属卫面色犹豫,似乎还有话说。
  “大人,虽说小公子一如平常……只不过我们近日得了消息,小公子近乎只身离开了皇城,往着东边来了。”
  “近乎只身。”
  星北流屈起手指敲了敲书桌,脸上没流露出什么别的情绪。
  “养着你们,就是让你们这样说话吗?”
  属卫惶恐不已,连忙低头认罪。
  “是……是独自一人。”
  星北流想着主家来消息的事有些烦恼,今日却没有一个好消息让他舒心,摆了摆手让属卫下去了。
  这时管家才走上来,将封了星北家印的信恭敬呈上。
  他将信拆开来,不到片刻便读完了信上寥寥几句话。
  “思念我。”
  星北流将其中一句挑出来,像是回味一般复述着。
  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笑容虽然冰冷彻骨,却又让那张平静无波的脸更加好看。
  “听到母亲说思念我这种话,像是听到有人说长光思念我一样。”
  他语气平平说道:“就算做梦,也不可能会梦到。”
  信里也没有说什么要紧的事,星北家主母的意思是,让星北流回皇城星北府一趟。
  此时入了深冬,皇城每日大雪纷飞,天寒地冻,贵气的人们都不愿走得太远,甚至不愿出门。
  东边比起皇城好了许多,一座泅度山将这边和那边分割开来。晚离郡一直都很好,不落大雪,过了早晨会有温暖的阳光,星北流也心甘情愿留在此处。
  如果不是母亲一封信来,他差点都要忘记自己还姓星北。
  星北流整理着有些磨边的衣领,起身道:“准备车马,午后出发,该准备的礼数要齐全。”
  他本不愿虚与委蛇,但主母看重这些……能尽量少一点麻烦,还是一步一步做好才是。
  晚离郡最繁华的一条街上,尽头处,接近巷口的位置,是阿挽的浮光夜屋。
  这地方正如其名,外面看着十分的不起眼,进去了之后,会让人有进了另一个世界的错觉。
  这里只有阿挽一个人守着,她是自己的老板娘。
  没有什么了不得的规矩,谁都可以来,即便是入了空门的僧人。唯一一个算得上规矩的就是,一次只接待一位客人。
  来了客人,阿挽便将牌匾收进屋,关上门,隔绝那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谁都不是谁。
  今天的客人很是稀罕,来了只是按照阿挽的吩咐规规矩矩在桌前坐了,等着阿挽拿酒上来,不乱看,也不动手动脚。
  阿挽本来还有些高兴——他生得十分俊美。
  而且,他很年轻,这个年纪的青年,血气方刚。
  只不过可惜了,她以为今日捡着个好,现在看来,对方并没有那个意思。
  每日呆在这里,看来来往往的人颇有些意思。
  时间久了,她也看得出来,哪些人是为寻欢而来,哪些人是怀揣着心思而来,哪些人是想要放开烦恼,让自己好好放纵一番,哪些人又是满腹忧思,心不在此处。
  酒上来后,他就坐在靠窗边的位置,慢慢啜着酒,喝到杯里的酒冷了也没有喝完,阿挽及时给他添了些壶里温热的酒。
  青年回过头,一双眸子与常人不大一样,在这昏暗的屋子里,瞳孔扩开一团漆黑,看上去有几分温润,与他有些凌冽的容貌不太相符。
  “多谢。”
  阿挽在他身边懒洋洋地坐了,纤长手指摸着他单薄的外衣,指尖下一片炽热。
  真是奇怪,晚离郡虽然不下雪,但这会儿依然很冷。这青年只穿着薄薄的两件衣衫,来的时候带着一身寒意进门,他的身体却丝毫不冷。
  “您选的这位置,可是个好地方呢。”
  阿挽另一只手半掩着娇柔的唇,笑着说。
  “并不能见到阳光,有什么好呢?”
  青年还是慢慢地喝着酒,看着窗外,任由阿挽在自己手臂上摸来摸去。
  这面背光,确实看不到阳光,只看得到转角过去,街对面有一座算不上阔气的府邸,看上去还有些陈旧。
  “阳光什么时候见不好?若能见咱们这郡公一面,那才是不留遗憾呢。”
  大抵是提起那个男人令人心情愉悦,阿挽笑得眼眸弯弯,话也比往常多了许多。
  “这地方好,就因为每日都能看到郡公出门。那府邸呀……不正是住着郡公么?”
  她没有留意到,青年的眼睛在昏暗中亮了起来,瞳孔微微收缩。
  “郡公是……”
  他话没有说完,阿挽迫不及待接过话头来了:“您可不是外乡人吧?这里谁不知道咱郡公……过去可是在皇城里赫赫有名,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许久之前皇城的传言。”
  她叹息着,像是在为谁惋惜:“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关于郡公的传言。当年呀,当年星北家长子,那可是皇城里,不管百姓还是贵族都称赞的俊美公子。”
  如今被贬至这荒凉之地,足足五年,怕是早已没多少人记得这位惊艳四方的公子。
  想到这里,阿挽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口气还没出完,那边府邸的门打开了。
  一身白衣的男人,肩上披着大氅出来了,门口预备着车马。
  上车之前,不知道感觉到了什么,男人微微皱眉,下意识看向街对面。
  那扇精美的窗户没有关上,只是里面一片暗淡,离远了更是什么都看不清。
  但不知为何,就是有那样一种错觉。
  他在和某个自己看不到的人对视。
  一直上了车,星北流还有一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不是因为天气感到冷,而是像被野兽盯住了。
  车马扬起尘土,渐渐地远去了。
  青年倚窗而坐,喝完了杯里的酒,悠然露出笑容。
  他一笑,带了些志在必得的意气风发,露出尖尖的虎牙,细看有些锋利。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感谢观看,做梦的是受
 
  ☆、挚铃(二)
 
  午后从晚离郡出发,最早也只能在凌晨抵达皇城。
  天一亮开了城门便可入城,直接去星北府,这会儿正是个好时间,不会遇到太多不相干的人。
  星北流算的时间差不多。他需要早一点回晚离郡,晚离郡还有受冻挨饿的老百姓等着他的安抚,一堆事务等着他处理。
  一年没有回来了,星北府似乎又阔气了一些。上次回来是在前一年的年前,主母没打算留他一起过年,星北流也不必留。
  毕竟,皇城早已没有了他的立足之地。星北府上他原来的住处早被修修改改,在有意的扩建之下,成为他表弟星北沂住处的一部分。
  星北沂同星北流一样,都是星北家的女儿与招上门的夫婿所出。星北府权势如日中天,长盛不衰,没有人敢在孩子跟谁姓这个问题上不顺着星北家的心意。
  车马入城后缓缓在有些冷清的街上行驶,不多时便到了星北府门前。
  星北流下车后,打量着对比鲜明的星北府大门和送他来的车马,吩咐车夫将车马带到前面府外墙下等候他。
  星北流整理着一丝不苟的衣服,下了车。
  跟着他一同前往的属卫连忙将一件更厚重的外衣拿了上来,低声道:“大人,这是管家嘱咐……”
  星北流身体不是很好,管家总是惦记着他。但本人并不甚在意,星北流没有接过来,让属卫退下后,自己走到门前。
  早晨来的时候,皇城上一场雪才化,寒意刺入人的骨子里。这会儿天色暗暗的,又有下雪的迹象。
  不久之后,星北府里的大执事急匆匆从里面出来,走过来陪着笑招呼星北流,恭维的话说了一大堆,星北流只是脸色淡淡地应着。
  大执事引着星北流进去,星北府内的园林景致比上次见到又精致了许多。一路被走到主母屋子,大执事在门口停住脚步,恭敬笑道:“大公子,奴在此等候。”
  星北流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扑面而来的暖意仿佛让人走进另外一个世界。
  曾经星北流也是这个世界的人。
  只不过现在,屋子里有很多人,还有倚靠在最中间软榻上,阖着眼的女人。
  星北流走进来,门在身后关上了。
  “大公子来了!”
  不知道有谁笑着说了一声,安静的屋子立即热闹起来。
  青年大步走过来,对星北流微笑:“大公子,不想你今日居然回来了!我就说主母为何突然把大家都叫过来……”
  星北流淡淡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这便是他混得风生水起的表弟,星北沂。
  少不更事时,他还将这个表弟当做自己的同胞弟弟,好好疼爱过。
  看他这身打扮,就知道在这屋里,除了那个还是没动的女人,便属他最有话语权。
  后面响起女孩子轻灵的笑声,娇俏的女孩儿走了过来,看着星北流,话却是对星北沂道:“哥哥,难得你这么热心,大公子可不领情呢。”
  星北流看了一眼,这是星北沂的妹妹星北彤,芳年正好。
  见到星北彤便不由得想起另外一人,星北流将目光转到屋里角落一个女孩儿身上,那孩子也怔怔地看着他,眼眶有些发红。
  星北流还是点点头,神色依旧冷冷的。
  星北沂脸上笑得欢快,心里却是咬牙切齿。
  又是这副表情,还是这表情,明明已经从云端跌进泥沼,那不给人好脸色的习惯半分未改。
  星北沂压住心头的不愉快,笑着招呼道:“大公子,快过来坐吧!”
  女人终于睁开眼了,声音慵懒却严厉:“早已发信,大公子次次拖沓,怕是早把自己的母亲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