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6 09:56:06  作者:思若何

 =================

书名:快穿之我让男主没CP
作者:思若何
晋江2019-06-21完结
文案
留白被电瓶车撞死后,接受了FFF团长发布的任务。
让男主保持独身,不与原住民发生恋爱关系。
很好,留白微笑。
直男,恐同?没关系,我会把你掰成蚊香;
皇帝,三宫六院?别得意,我会让你求而不得,孤独终老;
圣母,心里还有白月光?怕什么,还不是乖乖跳到我的碗里来;
玩够了的留白蓦然发现,白云苍狗,周周转转,原来我一直攻略的,不过是你的守候。
 
淡定吐槽受,攻是一个人
 
内容标签: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留白 ┃ 配角:群让,笙河,御宸 ┃ 其它:
 
  ☆、第 1 章
 
  A大是全国最有名的名校之一,占地广阔,风景优美。就算在寒冷的冬日之中,也呈现出不一样的庄严和大气来。
  凌晨六点,北风刺骨,一个少年却悄悄的离开了宿舍。
  他先是到教学楼里去上早自习,教室里只有寥寥几个人,书页和钢笔声沙沙作响。
  看看七点过了,他拿书本占了座,飞快的跑到学校门口买了四份煎饼和豆浆,一起提回了教室。
  快到八点,宿舍里那三个人才慢悠悠的走到。
  “好香!”李明拿起煎饼开始大嚼了起来,“还是校门口的这家好吃,学校食堂的没那个味儿!”
  “多少钱?”张海去掏腰包。
  “不用啦,我把这个月的早餐钱都给他了。”
  说话的声音懒懒散散,显然还没有睡醒。
  “祁少,你一句话就要朱怀鹤给你跑一个月的腿?”
  “怎么?”祁望吊儿郎当地把手搭在朱怀鹤的身上,“人家愿意,你们吃醋了?”
  “哪敢哪敢啊!”两人大笑起来,“嫂子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谁敢吃你们夫妻俩的醋?”
  朱怀鹤微微低下头去,一幅很不好意思的模样。
  “去!”祁望笑骂,“恶不恶心啊你们?”
  他又转头问朱怀鹤:“对了,我让你要的你们系花的电话号码,要到了没有?”
  他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人的时候,一派纯真,一点也没有平时飞扬跋扈的样子。
  朱怀鹤摇了摇头。
  “靠!”祁望有些失望,“都两个星期了,你到底有没有去啊?”
  “祁少,那系花真的很漂亮?”
  “废话,祁少看上的女人,哪次不漂亮?”
  “我听说……”
  朱怀鹤收拾好了东西,说:“我去上课了。”
  他学的是历史系,跟祁望他们的课完全不同,连教学楼都不在同一座。
  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朱怀鹤只好坐在了最后一排。
  “你叫朱怀鹤是不是?”同桌的女孩悄悄问他,“你每次都最后一个来,还考第一名,我记得你!”
  她笑得很甜,人也非常漂亮。
  朱怀鹤想了一会儿,说:“你是徐楠。”
  徐楠就是系花。
  下课后,徐楠跟他一块儿聊天,系花大人风趣又幽默,一点架子也没有,两人很快熟悉起来。
  “加个微信呗!以后我还可以给你占座!”徐楠十分热情。
  朱怀鹤点点头。
  上完了课,朱怀鹤正准备去吃饭,谁知道接到了祁望的电话,说书落在教室了,让他帮忙拿回来。
  等朱怀鹤找到了书,再拿回寝室。已经一点多了。
  祁望皱眉:“怎么这么久?徐楠的号码要到没有?”
  朱怀鹤一愣,摇了摇头。
  “唉,现在的腐女怎么这么多啊?”李明正在看电影,“到处都是刷CP的!连我女朋友都迷这个!”
  祁望好奇地走过去看:“什么是腐女?”
  “祁少你这就奥特了吧?腐女呢,就是喜欢男男……”见祁望还是一脸茫然,李明咬牙道:“嘿,就是喜欢你跟朱怀鹤这样的!”
  “草!”祁望脸色一变,“你怎么这么恶心啊?”
  “我这不是跟你打个比方……”
  “比方是这么打的吗?信不信我揍你?”
  “祁少饶命,饶命!”
  朱怀鹤站起来往外走。
  “你干什么去?”祁望叫道。
  “买点吃的。”
  他到学校的超市买了盒牛奶还有一个面包,一个人慢慢吃着。
  寒风呼呼的吹,他的心也拔凉拔凉的。
  造孽啊,谁TM说这个世界简单来着?
  朱怀鹤,原名留白,年方二十,盘亮条顺,是个不可多得的大好青年。
  谁知道,就在他被电瓶车撞死后,居然来到一个叫FFF独立团的地方,被团长热情地接待,并许诺,只要他完成了他发布的任务,就可以让时光回溯,令他死而复生。
  这些任务就是穿越到各种小说世界里,让男主保持独身,不和任何原住民发生恋爱关系。
  当然,团长保证,这些世界的三观都有些不正,男主和他的CP更是一言难尽,所以你尽管大胆的拆,使劲的拆,一点精神负担都不要有。
  “哦,那要是我去勾搭男主,算不算违规?”
  团长眼里一抹精光闪过,大力的拍着他的肩膀:“小伙子可以的!有前途!只要你能拆成功,什么方法都可以用!我们要求的是书里的角色,你是天外来客,自然不算在内啦!”
  好极了。纯.不是直的.留白暗暗点头。
  团长笑嘻嘻:“咱们的任务都很简单的,你去了就明白了。”
  还没等留白反应过来,他就眼前一黑,被扔进了书中。
  这是本校园恋爱题材的小说,讲述了女主田蕊和富家公子祁望打打闹闹的爱情故事。
  至于朱怀鹤,他只不过是男主身边的一个小跟班,原文两人清清白白,现在被他模糊了一下关系,好像不那么清白了。
  不过目前看来,这也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
  嚼完了面包,朱怀鹤仰面望天,满脸凄惶,又霸道又恐同,这样的男主要怎么攻略啊?
  
 
  ☆、第 2 章
 
  上完自习,朱怀鹤提了宵夜回去,一开门,屋子里的欢声笑语快把他震个耳晕。
  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坐在那里,跟这群糙汉子怎么看怎么违和。
  “祁少就是祁少,这么漂亮的女孩儿也会找上门来!要是我,早就幸福的晕过去了。”
  “就凭你?小姑娘看见怕是会绕道走吧!”
  祈望也笑,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美女。
  啧啧啧,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哪哪都让人挑不出错来。
  看见朱怀鹤回来,祈望更高兴了:“快过来,就等你了!”
  他拍了拍身边的位子,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祁少真是偏心,不给大美女留位子,倒给朱怀鹤留?”
  “人家夫唱妇随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才发现?太迟钝了吧?”
  李明张海只管笑闹,本来嘛,这样的玩笑人人都开,大家都无所谓,越不心虚才越坦荡嘛,是不是?
  那姑娘的脸色却有些不大好看,抿了抿唇委屈的看着祈望。
  像被烫了一下似的,祈望飞快的收回手,表情不大自然:“谁说我是专门留的?刘倩过来坐!”
  姑娘的脸色这才好看了很多。
  把宵夜放在桌上,朱怀鹤寻个角落坐了,心里苦,但不能说。
  这男主恐同也太厉害了吧!简直是谈虎色变啊!还有没有救啊!
  不过这么讳莫如深的样子,不是直男癌,就是深柜。
  到底是哪一种呢?朱怀鹤摸摸下巴,不试试怎么知道?
  他手一颤,啤酒咕噜咕噜的倾倒在身上。
  雪白的衬衣瞬间被浸湿。
  只看了一眼,祈望的脸就转了过去,脸色有点发红。
  “卧槽!朱怀鹤你怎么搞的?喝个酒也能把自己喝成落汤鸡?”李明哈哈大笑。
  “可能喝多了。”张海拉他胳膊,“我扶他去换件衣服。”
  还没挨到人,祈望突然喊道:“我去!”
  顿了一下,他又说:“我也喝了不少,正好洗把脸。”
  不等其他人反应,他拖着人就进了卫生间。
  寝室的卫生间不大,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处总有些拉拔不开。
  祈望把T恤往朱怀鹤身上一摔,转过头:“换上!”
  他尽量的和他拉远距离,连身子都快贴到门上去了。
  朱怀鹤甩甩头,一脸无辜的茫然。
  “再不换我出去了!”
  祈望叫,直直往门外走去,还没走出两步,就被拉住了衣摆。
  回过头,朱怀鹤正痴痴的冲着他笑,一脸纯正明澈的傻气。
  嫣红的唇微微开启,湿润润的泛着亮光。
  祈望喉头滚动了一下,蓦地发怒,踹了下门:“随便你,爱换不换!”
  门还在晃动,祈望的人却不见了。
  朱怀鹤直起身子,眼里哪有半分醉意。
  虽然深柜了点,但也不是不可攻略的是不是?
  心情舒畅的朱怀鹤走出卫生间,寝室里刘倩和祈望都不见了,只余满地垃圾,和两个东倒西歪的大汉。
  “咱们祁少那么绅士,当然亲自送美女回去啦!”
  呵,朱怀鹤拿起扫把,收拾打扫了起来。
  果然任务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等到了第二天,再看祈望,人帅衣靓,精神抖擞,丝毫不见昨日落荒而逃的狼狈模样。
  朱怀鹤偷偷的在心里给他竖大拇指。
  没关系,咱们再接再厉,看谁能挺到最后。
  大学生活都是自由而丰富多彩的,一到周末,年轻人就像松开套子的马驹一样,撅着蹄子就往外撒欢儿去了。
  朱怀鹤几个人也不例外,在野营地玩够了之后,就扯了帐篷躺下看星星。
  李明叹道:“咱们真是有诗情画意,别人这时候都在和女朋友开房了,咱们还在这里喂蚊子。”
  “可不是吗?”张海也笑,“还好,我连女朋友都没有。”
  一圈啤酒下来,这群大老爷们都有些蒙圈。
  朱怀鹤也喝了不少,他脸红红的,微微泛着热气,眼睛水润得好像刚摘下的葡萄。
  祈望看着他,眼神有些发呆。
  朱怀鹤斜眼看他:“你干嘛盯我?”
  “我没有。”祈望移开视线。
  朱怀鹤哈哈大笑,站起来唱道:“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李明他们笑得前仰后合:“就你这小模样,还学梁山好汉?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朱怀鹤不服气,想要扑过去和他们掰扯一下什么才叫好汉,脚一歪,跌倒在祈望身上。
  笑声更大,周围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应和,好像在唱一首歌。
  感受着那人软绵绵的身体覆在身上,祈望僵硬得如同一尊雕塑。
  天幕低垂,满天满天的小星星,一眨一眨摇晃了谁的心。
  祈望屏住呼吸,想伸手推开他,却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他只能呆坐着,任由星光抚摸着他的身心。
  悄悄睁开眼睛,朱怀鹤在祈望怀里蹭了蹭,满意的睡过去。
  
 
  ☆、第 3 章
 
  回学校的路上,祈望的脸色莫名的有些阴沉。
  朱怀鹤偷偷打量了一眼,若无其事的继续走路。
  几个人正走着,祈望突然发飙,扯住经过的两个人就要开打。
  那完全是两个路人,一个高大,一个软萌,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拳头。
  “祁少,你干什么?”李明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拉住。
  张海也是一脸蒙逼。
  “这两个娘娘腔,走在路上也搔首弄姿的,看着碍眼!”祈望眼里冒火。
  娘娘腔?朱怀鹤一愣,这两人哪里娘娘腔了?那稍矮的一个模样气质中性了点,也不至于娘娘腔吧?
  人家只是打了两个耳洞。难道说......
  朱怀鹤暗道不妙。
  祈望被拉得不能动弹,眼睁睁看着那两人走远。
  “垃圾同性恋,只会祸害别人,怎么不去死!”祁望嘶吼。
  直到李明把他放开,他还站在原地,胸膛起伏不定,不等人上来询问,他就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果然啊,男主还是不肯从柜子里出来。朱怀鹤皱眉。
  如果温水煮青蛙不能成功的话,那么破釜沉舟一次,或许还有机会。
  置之死地而后生嘛。
  ***
  夜深人静,宿舍里早已陷入一片安眠。
  朱怀鹤偷偷爬起来,站在祁望的床边。看着他英俊的面容,飞扬的眉眼,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要不那么直就好了。”
  他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眼中全是眷恋。
  那样温柔的目光,连月亮都感到羞愧。
  等他走后,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眼里晦涩不明。
  他的拳头在被子底下,握成了狰狞的形状。
  ***
  舍友们都觉得最近祁望变得很奇怪,莫名其妙的就对朱怀鹤疏远起来。往常这个小跟班跟在祁望身后跑上跑下的多溜啊,跟他妈一样的操心,祁望也乐得如此,还得意洋洋的到处炫耀。现在呢,给他买饭他不吃,打水他不要,就连跟他说个话,他也不理,脸色黑的像锅底灰一样,活像朱怀鹤抢了他的女朋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