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6 09:59:14  作者:口子

 =================

书名:左义择右君
作者:口子
晋江2019-06-05完结
文案
撩完就跑或者跑回来再撩,能放又不放的是他清棠,虽说人言可畏却有何惧怕?无愧于心,贬誉由人。你是我爱又想狠狠惩罚的一顿的人。
人人说清翊大义当前,情后。与清棠最为不配,可谁知,他爱清棠到了骨子里,却多次得而复失。最后一次,你所求,亦我所求。
(PS:其实去定义是纯爱小说还是言情小说挺纠结的,因为清棠多章为男儿身,个人还是吃纯爱这边的。提前提醒一下,接受不了只能说对不起了不能让你看的有意思,右上角。有不足之处欢迎指点,但是下手轻点哈哈哈。)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清棠,清翊 ┃ 配角:悠悠,思竹,念又,等等 ┃ 其它:
 
  ☆、序
 
  清殿
  虽说是一个宫殿,却小的可怜,粗糙的搭建而成,包括了厨房寝室还有书房,大厅就是办公场所。
  就算是这片领土的象征性建筑,也没有什么彩色,只有灰扑扑的材料原色,就好像是象征着,这片领土的人民快要维持不下去的生活。
  清翊作为君王唯一的儿子,常受着自己父母悲哀又期待的目光,对此不敢有过多回答,只有努力去不让他们失望。
  偶尔,他摸到肩膀上的灰色霜花,也有打算抛下一切大哭一场。
  小清族
  小清族的贵族生来与平民不同,霜花则是血统纯度的象征,十六瓣霜花盛开,瓣瓣晶蓝色为极品,几乎没有人可以达到。
  有传说,十六瓣霜花盛开,瓣瓣晶蓝色,出生之日起三日霜花雪,只有一个人有。
  血统纯度越高,可以做到的事情就越多。
  而清翊的霜花是灰色的,没有一点晶蓝,十六瓣霜花盛开,瓣瓣灰的彻底。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的祖上是清族中的皇族,本可以做清族的君主,可是却被查出是私生子,只好让其兄长继承了位置,后因被说有成王野心而带着自己领土的子民被流放到这偏僻的寒霜之地。
  这寒霜之地过于寒冷,唯一的水源又不能引用,被流放的清族王爷只好以一己之力过滤水源。
  从此,王爷的后代的霜花渐渐被污染成灰,到了他这一代,竟是一点晶蓝也寻不到。
  他不是没问过母亲,他的祖上为什么有野心,却挨上了一巴掌,他母亲白色袖摆胡乱飞舞,吓得他不敢多出一声。
  他的母亲气的后退两步,嘶吼着,为泄愤挥动的手后又指着他。
  “野心?他是被害的!有野心的人会管这些人民的生存?!清翊,你记住了!除了这领土的人民,别的清族的人,没一个好人!”
  这话不一定对,但是他理解父母所遭遇的,被流放的清族生活太过于不易。
  面前的丫鬟身着一身灰白色短衣长裤,恭恭敬敬的对着他跪下,接着双手向前趴地不起:“清王让清翊殿下去大厅。”
  清翊有些发愣,宫殿只有三个丫鬟打理,父亲的丫鬟竟请他过去行大的礼,看来是有大事。
  他放下了手下的书,慢慢的站起来,走过去把丫鬟扶了起来,轻声:“告诉父王我这就去。”
  丫鬟低头轻声答应了一声,继而转身先他一步离开了。
  他先是整理了了一下灰白色的长袍,踌躇的站了一会后,就出了书房门,长廊走过一截从侧边小门出来。
  刚踩在大厅的板砖上,就听到一声呵斥。
  “出大门再进来!”
  他温顺的答应着,退出了大门再进来,却迎来一把对着自己的飞剑。
  不慌的转个身接住了剑柄,顺势把剑插入地上跪下。
  他的父亲满意的声音,包含了许些期盼:“出战吧,若不能夺得清族领土,你就别回来!”
  还是来了啊。
  他答应了一声,拔剑出了大厅,面对大厅前的几万人队伍眼里莫名有些湿润。
  他缓缓把剑指向了清族的方向,指在了未被驱逐的清族生活的地方的方向。
  “战!”
 
  ☆、被逐出宫
 
  清玲蓉是清族皇族的第十位公主殿下,出生之日十六瓣霜花盛开,三日霜花雨。却不受宠爱。
  原因呢,是因为,只有她自己说三日霜花雨是她带来的,她和九公主一日所生,霜花雨在九公主出生开始下,而她出来已经下了有一小会了。
  再加上九公主清玲蔻也是十六瓣霜花盛开,所以九公主被认为成了宝贝。
  她因为多次强调自己才是带来霜花雨的人,被大多人耻笑,她的父母久了也就随她去,任由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她常自己扎上一个高高的马尾,轻盈的从宫殿高墙跃出去。
  已经十一岁的清玲蓉是一个美人,一双清澈透底的眸子,大大的杏眼偶尔透露着些许可爱无辜,高高挺挺的鼻梁下一双樱桃小嘴,脸型小而精致。
  仗着自己这容貌,小小的清玲蓉算的上宫外老少通吃。
  然而今日,清玲蓉的父亲,下人们称为的书夫下,正坐在庭院里喝茶,悠悠笑着看着来报告的侍从。
  “九公主生辰,与我何干?”
  侍从大气不敢出,书夫下与玶夫下向来不合,这是出了名的。玶夫下为九公主父亲,女儿是众人所望,生辰特意派人请书夫下来,意图可想而知。打击羞辱一番必不可少,可是向来书夫下性格平和,大多不与玶夫下计较,也犯不着去接受这种挑衅。
  可是侍从要是就这般回去,下场就比较惨了。
  侍从还久久趴着不起,书夫下只是不再多看,待听到急忙跑过来的脚步声,这才略微撇过了目光。门外看守的士兵跪于书夫下面前,大喊。
  “不好了,清玲蓉郡主,又跑了!”
  常态,书夫下再次看向面前的茶盏不语,他实在太了解清玲蓉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同为一日生,除了自己还记得,可能再找不出一个,肯为清玲蓉庆祝生日的人了。
  书夫下眼神暗了暗,不禁自嘲的笑容露出几分,有的公主掌上明珠,生辰举国同庆,有的公主,降成郡主,冷暖自知。
  书夫下把面前的茶盏往远处推了推,抬手示意士兵退下。
  “你听过霜归酒吗?”
  清玲蓉好奇的抬起头,面前包子铺的老爷爷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慢慢的把手里青竹编织的蒸笼放在小桌子上。
  清玲蓉不解的边拿起筷子筒里的筷子边问:“好喝?”
  老爷爷赶紧摇了摇头,却又不多久看了看周围低下头轻声:“估摸宫里才有,就是书夫下的陪嫁物。”
  原来是书父亲的陪嫁物。
  清玲蓉的母亲是清族君主,她的众多男妻中,书城是她第一个娶进来的,按理也该是后了,却不知为何还是个夫下。
  对了书夫下还身体不好,却是最疼爱她的一个父亲。
  “爷爷若是要,我可以打听打听好啦。”清玲蓉不急不忙的挑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不在意的回答。
  霜归酒.......吗?
  不过一个卖包子的爷爷,怎么知道宫殿里的东西?清玲蓉一边思考着,一边注意着人们的议论,今日九公主生辰,她母亲有一个白银万两的抽奖活动,现在宫门前呼喊声和人群可想而知,清玲蓉则是抬起手:“爷爷,再给我一份包子。”
  口袋的钱袋子沉甸甸的,书夫下给的零花钱足够把城苑吃个遍,现在大多数人都关心活动,放着大好机会不吃干什么,吃完了再给书夫下打一份,再好不过了。这一吃便是从早吃到了晚,估摸着为九公主庆生的各种活动都忙的差不多了,才偷偷溜回来了书夫下的寝殿。
  可是书夫下还在亭子里,就这四周点起的灯,让人一点也不难发现他的身影。
  书夫下几分慵懒的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搁在书边偶尔翻过一页。头发随意的扎了一个低马尾,柔顺的贴在宽大的后背上。
  清玲蓉悄悄钻到桌子下面,却得到书夫下一句柔意的声音:“出来吧。”
  书夫下站起来把椅子往后拖了拖,然后蹲下来把清玲蓉抱了出来,轻拍着清玲蓉的后背:“去哪里玩了?”
  “夫夫。”这是清玲蓉对书夫下一个人的称呼,也就是只把书夫下一个人当成了父亲而已。
  清玲蓉搂着书夫下的脖子,在书夫下的脸上亲了一口,她的夫夫长得几分清秀,是一个优雅的公子。
  书夫下不拒绝,只是好笑的。
  “恩,吃的嘴油的,都感觉到了。”
  清玲蓉把怀里带的糕点拿出来,与书夫下对视一下,书夫下接过来偷偷藏进了大袖子里,看见清玲蓉咬着嘴唇的偷笑,了然了几分。
  “打算要什么?”
  “要霜归酒,夫夫有没有。”
  书夫下愣了一下后,轻声询问了一句:“要霜归酒干什么?”
  “夫夫是有吗?给我好不好?”
  还没有等到书夫下的回答,便见到她的母亲急急忙忙的赶过来,清玲蓉因为吃惊还没来得及逃,在她看来今日九公主生辰,这么晚了她母亲还赶过来实属少见,来到书夫下身边的清君主不由分说的拎起书夫下怀里的清玲蓉放了下来,下一个巴掌就打在了清玲蓉的脸上。
  清玲蓉捂着脸,只是低头轻声:“对不起。”
  书夫下慌忙蹲下来,一只手打算拿下清玲蓉的手查看,就被清玲蓉的母亲抓住拽了起来。
  书夫下几分的愤怒,打开了清玲蓉母亲的手,红起来的脸带出了咳嗽,清玲蓉的母亲轻拍着书夫下的后背,接着低头看着清玲蓉呵斥。
  “我怎么对你说的!”
  “母亲说过不可以找夫夫......”
  “为什么还来!”
  “你吓着孩子了!”书夫下试图再去碰清玲蓉,又再一次被清君王搂住。
  “你还不明白吗?她,你不可以碰的!”
  书夫下抿了抿唇,似乎快要哭出来,只好慢慢的撤回了手,成了轻声一句:“女儿不疼啊,夫夫给你吹吹。”
  “别吹了!”清君主又呵斥一声:“你找你夫夫干什么?”
  “要.....”清玲蓉还没说出来,就注意到书夫下轻微的摇了摇头。
  清君王注意到这个微小的动作,再一次怒吼:“要什么?!”
  “霜归酒。”紧接着清玲蓉猝不及防的被拎起来,然后扔到了亭子的柱子上。
  “你疯了!她是我女儿!”书夫下不管不顾的挣脱开清君王,抱起了清玲蓉,安抚的查看清玲蓉哪里受伤。
  “夫夫!”清玲蓉抱着夫夫有些委屈,却没有哭出来。
  清君主沉默了好一会后,眼神先是看了一眼别处,又慢慢看向清玲蓉。
  “让她滚!我想好了书城!我决定,把她赶出殿!”这一次,清君王没有拎起清玲蓉,语气也软了下来,似乎隐忍了些什么。
  书夫下颤抖了一下,接着搂着清玲蓉更紧。
  “你怎么可以呢,她是我的女儿啊。”
  “我允许你抱她这一次。若她再要回来,带上足够你日日调养的霜归酒便可。”
  清玲蓉慌乱了几分,原来自己讨要的,是夫夫的药酒吗?
  她乖乖的从书夫下怀里下来,只是抱了抱书夫下的大腿,她的夫夫长得高大,可是她又长得娇小。
  书夫下低头,摸了摸清玲蓉的肩膀。
  “夫夫等我回来,我带回足够的霜归酒。”
  “莫要闹!”书夫下慌乱了几分。却得到清玲蓉退后了几步。
  “被逐的小清族是霜归酒的产地。”清君主难得也拍了拍清玲蓉的肩膀。
  “去吧,带回足够的霜归酒,我让你跟夫夫抱抱。”
  “莫要听她的。”书夫下还打算说什么,再一次咳嗽到蹲下来。
  “还不快去!”
  清玲蓉再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跑了,忍住了不哭丢下了一句:“夫夫等我回来。”
 
  ☆、他是个分不清男孩女孩的人
 
  书夫下好一阵才平静下来,被清君王抱起,有些苦笑的靠在了清君王的怀里,任由她抱回殿里的床上。
  清君王轻轻的把书夫下放在床上后盖好了被子,在书夫下额头上留下一个吻后,正准备离开却被书夫下拉住了袖子。
  “松开。”清君王并不是气了,后又叹了口气坐在了书夫下床边。
  “你要干什么?”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
  “我与你不就这一个女儿。”清君王顺了书夫下的头发。
  书夫下苦笑的侧过头,不再看着清君王:“你有十个孩子,而我只有一个女儿。”
  “你这是什么意思,怪我怀二子就是了?”清君王秀丽的脸庞几分的怒意,绣眉皱了皱:“是,我与别的夫下怀了孩子,可要不是你吃醋了,我又怎么会折一瓣霜花强怀你与我的!”
  “这有什么啊。”书夫下语气柔和了一些,却还是不看着清君王:“我折了所有的霜花,才有了这么一个女儿。”
  “你与我,本不会有孩子!”清君王恼怒的轻吼:“你是小清族来的!你的霜花是灰的!于我不和啊!与我夫妻你就靠着霜花剩下六瓣晶蓝保证身体不受损伤!可是你想要一个孩子!结果呢!所有霜花碎!十一霜花也是极为少见的!可是你,可是你!”
  清君王哭出声,擦不住的眼泪:“我初见你你优雅倜傥,轻松打败我,把我压在床上让我下不来床!可是你呢,你呢!”
  “喂喂!”书夫下坐起身子把清君王搂在了怀里:“莫要闹了吧。”
  “我不管啦书城!”清君王哭的抽噎。
  一抹笑容在书夫下嘴角上扬,书夫下不由分说的抬起清君王的下巴给上了一个悠长的吻,再松口已经把清君王压在了床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