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6 10:00:00  作者:千军月破

   您的世界已登出

  作者:千军月破
 
文案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日,正是学生过完暑假交作业准备开学第一天。
只字未动的林明庭为了躲避老师的追捕,谎称自己拉肚子去了厕所。
岂料,这一去,就是永远。
再一睁眼。
“从前为了生活,现在为了活着。”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重生甜文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明庭┃配角:任秋寒┃其它:
 
  第一章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日,晴。
  我深知人生的不可测,但我从未想过它会如此猝不及防。
  我甚至还没拉上我的裤子。
 
  第二章
 
  (一)
  穿越的时候,我的一只手还放在门把手上,当时我正准备把男厕所的门锁上。
  因为在长达两个月零三天的假期里,我只字未动我的暑假作业。
  不用夸,我知道我的脸皮还挺厚的。
  但现在开学了,班主任要求交作业。
  那这就不是单单脸皮厚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毕竟,我很了解我的班主任,他也更加的了解我,拉肚子不是我交不上作业的理由,没带作业是他见过最蹩脚的借口。
  我和他斗智斗勇奋战了一年,现在我一撅屁股,他就知道我要放什么屁。
  而且他不仅知道我要放什么屁,他还会叫上一大群人,一起来看我放什么屁。
  我虽没皮没脸惯了,但这样长期以往下来,我也不免感到了害臊。
  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我们学校。
  毕竟,我好歹还是市二中第一校草。
  (二)
  虽然是自封的,但我觉得不无道理。
  (三)
  因此,早在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我就打定主意要跑。
  但整个市二中还没我家门口半个同志公园那么大,再跑我也跑不出孙悟空般的致命探戈,但是他的手掌心却能和如来佛祖一样黑云压顶似的罩下来。
  我知道我的形容可能有点问题,但事实可能会比这还要严重,因为他还会叫家长。
  (四)
  更何况,我上次拿人工客服假装是我妈的事情还被他发现了。
  (五)
  当时,我就很想当他爸爸。
  毕竟,我想操/他妈。
  (六)
  算了,这对阿姨太不尊重了。
  (七)
  我撤回了。
  (八)
  占嘴上便宜,是不能解决事情的。
  快乐暑假的代价就是我得提心吊胆的渡过开学日。
  (九)
  现在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我早已是无路可退了。
  所以,我决定背水一战。
  (十)
  最开始的时候,我是打算装死的。
  但我没想到他道高一尺,提前两天给我妈打了电话,问我是否身体不舒服,能不能来学校。
  我妈单纯好骗,拍着胸脯说她儿子身体倍棒,别说来学校,他还能通宵打游戏呢。
  难怪被我爸骗到手。
  当年种的因,现在结的苦果。
  好吧,都我吃。
  我连树皮都得吃下去。
  (十一)
  不过,虽说他道高一尺,但我魔高一丈。
  所以,我现在躲在厕所里,正准备偷偷摸摸锁门。反正就说我拉肚子了,量他也找不到我人。
  我进来的时候看过了,这是全校最偏僻的厕所,在体艺楼一楼的拐角处。
  (十二)
  当时,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已经给自己立好了flag。
  校园+偏僻的厕所+不好好学习的高中生=?
  结果已经很显而易见了。
  (十三)
  反正,我就这样穿越了。
  在我锁了门,正在脱裤子准备蹲坑的时候。
 
  第三章
 
  (十四)
  穿越的感觉,和以往我拉屎时的状态没有任何的差异。
  没有动漫里的一阵白光诡异闪过,也更没有小说里的那样山崩地裂。
  就很普通的,我脱裤子蹲下,轻轻松松地放了个屁。
  (十五)
  然后,我就不是我了。
  (十六)
  要问我是怎么在这样一个空旷的厕所里发现这件事的?
  简单。
  这个厕所不空旷了。
  (十七)
  我耳朵听得真真切切的,外面有人在嘀嘀咕咕。
  而刚刚厕所是我亲手锁的。
  咋了,就这情况是……有人要来厕所偷屎啊?
  (十八)
  更别提这大哥在嘀嘀咕咕:“我一定要偷到苏敏的鲸影圆规。”
  (十九)
  苏敏,市二中的教导主任。
  (二十)
  金银圆规?
  苏敏那老头这么有钱?!
  (二十一)
  当时,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我身上发生这起的人间惨剧。
  我甚至还有闲心吐槽了一句:
  让市二中离第七人民医院这么近,现在好了,什么神经病都往我们学校里跑。
  连苏敏的圆规都偷,就算是金银的,那还有命值钱吗?
  疯子。
  还跑来撬厕所的门?
  变态。
  (二十二)
  然后我静静地发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比如说,我今天出门的时候穿的是市二中傻冒又中二的校服。而我现在,穿着一身更加傻冒中二的运动套装。
  简单描述一下,上半身红的,下半身绿的。
  红配绿……
  啧,这么有画面感的场景,真没想到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我觉得我脸都应该已经黑了。
  (二十三)
  我就算再难以置信,也只能接受了这件事情。
  毕竟,就算我早上瞎了眼也不可能这么搭配着出门。
  糟践我这副完美的身躯,这可是会遭雷劈的!
  所以这一定不是我的身体。
  (二十四)
  我等门口的那个神经病走了,再出的厕所。
  然后,厕所还是那个厕所。
  镜子里的我也还是我。
  太棒了,我还没有做好放弃我那张魅力容颜的准备。
  紧接着,疑问就接踵而来。
  那我怎么可能会穿这么傻逼的衣服?
  我沉思了片刻:这该不会是这个世界,我的校服吧?
  (二十五)
  我在衣服上审视了很久,最后,终于在衣领发现了一个很小的字符:2。
  2,不是这个二,只是这个2。
  我觉得这衣服更傻逼了。
  一时之间,我甚至于不知道,该为另一个世界的我的审美没有发生突变而感到欣慰,还是该我接下来即将体验这种生活而感到难过。
  (二十六)
  孤芳自赏了好一会儿,我看着那套丑到令人发指的校服,这才真正意识到了我已经穿越了的事实。
  一个厕所的距离,间隔了两个世界。
  我悔,我恨!
  也不知道,另一个世界的我还没有善待我的身体。
  还是说失去了伟大灵魂的我的身体,直接一头栽到了地上。
  我日!地上好脏,我不要!
  如果还有从头再来的机会,我就算是被班主任挂到了墙上,我也绝不会走进这个厕所。
  (二十七)
  但写作业是绝对不可能写的。
  (二十八)
  那还不如穿越呢。
  (二十九)
  哦,我想起来,就算是穿越了也还是要写作业的。
  (三十)
  那算了,老师你还是把我挂墙上吧。
 
  第四章
 
  (三十一)
  虽说我此刻说得轻轻松松的,但事实上我内心满是惊涛骇浪。
  当然,不仅仅是因为我此刻要穿比以前更加傻逼的校服,还是因为我现在极有可能穿越了,还来到了一个和原来几乎一样的世界。
  (三十二)
  说到这我就很纳闷。
  镜子里的我也摩挲着下巴,除了校服以外,我几乎和从前没有任何的差别,就连所在的厕所也是一模一样的落魄。
  ……所以说,我这穿越图啥呢?
  (三十三)
  这才话音刚落,我就明白了这图的是啥。
  这个世界的我没有锁门。
  所以在我亲爱的老师找上来的时候,他站在厕所外,一眼就看见了我,他一身的黑衣,眼里似有寒芒,他怒道:“林明庭!”
  我懒懒地应了一声:“哦。”
  不是我嚣张,我是真的愣住了,条件反射的便一脸懒散地和他对上了。
  没想到我没有任何的变化也就算了,结果就连任秋寒这个逼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张英俊的面孔上,照旧是令人见了就心砰砰跳。
  别多想,吓的。
  (三十四)
  对,任寒雨就是我班主任。
  教数学的。
  任秋寒,某著名国外私立研究型大学,基础数学系,博士生。
  除去前三个字以外,这里面无论哪一个名词拿出去都可以让人肃然起敬。
  所以说,他这么一个前途光明的人,但却把自己的美好时光搭在市二中这么个小破学校,有什么意义吗?
  (三十五)
  当然有意义。
  据小道消息,任秋寒是因为在实验室里整日熬夜做研究,最后由于他的同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把他劝回中国休息的。
  别问他那教师资格证是怎么来的,反正任秋寒他就是来了市二中。
  这最终还导致我失去了快乐的高中生活,倒霉。
  (三十六)
  这个小道消息可信度极大。
  因为这是我物理办公室门口听到的。
  当时我正由于在物理课上睡觉,而被物理老师叫到了物理办公室门口罚站。
  (三十七)
  两个高三的物理老师和过来串门的化学老师很是八卦,半节课下来,我连任秋寒不吃辣、不吃酸、不吃甜、不吃麻、不吃蒜、不吃葱这些小癖好啥的都记住了。
  (三十八)
  我可没有故意去记,实在是她们说得太多遍了。
  不过……
  不吃辣、不吃酸、不吃甜、不吃麻、不吃蒜、不吃葱,这老男人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无趣。
  难怪以前只能整天做实验。
  估计连女朋友都没有。
  (三十九)
  啊,我也没有女朋友。
  一定是因为我实在是过于帅气了,所以没有女生敢接近我。
  (四十)
  这话可不是我自己编的,是我们年级里的女生说的。
  ……她用来形容任秋寒的。
  而我比任秋寒还要帅上好多,因此这句话用来形容我可以说是一点都没错。
  说来就气,市二中校草这个名号她们曾经一度想要颁给任秋寒。
  如果,不是我拼死拦下,恐怕就真的被她们得逞了。
  (四十一)
  幸好我手速快,她们说不过我。
  (四十二)
  不过,说来惭愧。
  任秋寒当老师的第一年教的就是我们班,第一次当班主任管的就是我们班。
  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有这么可怕。
  甚至于最开始上课的时候,他都不管班上花痴、打牌、聊天、玩手机的同学。他就只管上自己的课。
  现在不一样了,他照旧不管班上花痴、打牌、聊天、玩手机的同学。
  他就管我。
  我造什么孽了。
  (四十三)
  要不是我对于我家的财政情况心知肚明,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是我妈雇来监督我学习的。
  (四十四)
  简而言之,他这人真是奇怪。
 
  第五章
 
  (四十五)
  扯回现在,任秋寒还逮着我。
  “你不解释解释吗?”任秋寒皱着眉问,他满脸怒气,看来气得不轻。
  解释啥?
  我没写作业的事情吗?
  真没想到,都换了一个世界了,我竟然还是这么的懒,竟然还不写作业。
  可这有啥好解释的,就一个字懒。
  (四十六)
  但我是没有这个胆子和任秋寒说这么的,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任秋寒了,而我林明庭却还是那个林明庭。
  从心之人,方得永生。
  我很熟练。
  开口就是:“老师,对不起。”
  他愣住了,想来是没有意料到我认输得如此轻易。
  结果,片刻之后,任秋寒的眉头拧得更深:“算了,我又有什么好和你说的。”
  看起来是要放我一马了。
  “回去吧,去我办公室补作业,补不完别回家了。”
  我呸!
  (四十七)
  我最终还是屈服了。
  任秋寒的办公室空荡荡,我在里面寂寞徘徊。
  看窗外草长莺飞,望鱼缸鱼游波晃。
  就是不写作业。
  不是我倔强,这次我是真的不会!
  (四十八)
  或许是因为他是海归博士,校长格外优待的给他批了一整间的办公室。
  现在,全是我的了。
  尽管只是暂时,到任秋寒管完班为止。
  他说等会要过来亲自监督我写作业。
  何必呢?
  我还是个两百零八个月大的孩子啊。
  (四十九)
  说来,任秋寒还挺有情调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