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7 10:06:54  作者:青年才俊花蛤

   《婚约[ABO]》作者:青年才俊花蛤

 
  文案:淮阳王爷有个坤洚儿子,据说长得粉雕玉琢,甚得皇上皇后喜爱。
  皇上王爷和将军便暗自给小世子和小将军结了娃娃亲,好不容易到了适婚的年纪,素来听话的世子草草领了差事就跑到南边去了,一去便是三年,老王爷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把从军的二人都盼回了京城,结果听说结了娃娃亲,两个人全都闹翻了,皆是不从命。
  叶元深站在酒楼窗前,看着方闻卿骑着骏马班师回朝,楼下一群坤洚狂热地向小世子丢帕子,边丢还边喊卿卿我要给你生孩子。谁人不知世子爷是个坤洚,只有他给别人生孩子的份,哪有别人给他生的份。小将军冷笑一声,这个坤洚他还非要不可了!
  先婚后爱,有小包子出没!
  将军性格别扭,世子面冷心软。
  京城人人都传小将军和世子夫夫关系不和睦,至今还未圆房,一群坤洚和乾离全都蠢蠢欲动,想着能撬一撬小将军的墙角。
  叶元深:你们都当我是死的吗!明目张胆的觊觎我的人!
  【**高亮**】
  本文修改部分设定,更贴切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历史哦~
  alpha=乾离
  beta=和元
  omega=坤洚
  发情期=潮期
  设定来自[黑色金纹]太太
  作品标签:宫廷,ABO,正剧,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先婚后爱,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耽美ABO文。
 
 
第一章 (修)
  夏国南境,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镇守在夏国与雁国比邻的地界,与雁国国土隔江而望。此时已是深秋,江边潮气颇重,鲜有人至。
  一名和元青年轻轻敲了敲统领的房门,得了应允后便推门进入。
  室内燃着两只火盆,一名身穿淡青色衣袍面容昳丽的青年端坐在书桌前,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军报。
  房内有一股淡淡地龙涎香的味道,和元青年知道这并不是熏香的味道,而是面前年轻统领的信息素的味道。
  和元青年吸了吸鼻子,觉得今日龙涎香的味道要比平日里更浓了些:“世子爷,陛下传了诏书,命您回京。”
  青年头也没抬,低垂着眼眸道:“我走了,镇守南境的军队谁来管。”
  “陛下已经派了萧将军南下,很快就会带着亲信到达南境”个头娇小的和元少年端着一盆滚烫的汤药走了进来,“世子爷身子虚,这南境一入了冬,潮气刺骨的很,还是尽早回京城养养身子的好,免得落下什么病根。”
  青年揉了揉眉心,头疼地啧了一声。
  苓语将药盆放置在青年身前,起身时忍不住狠狠吸了一口空气中的龙涎香,“世子的信息素味道越来越浓了,抑制剂能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小了,此次回京世子爷还是选个如意郎君早些嫁了好。”
  方闻卿抬眼凉凉地瞥了苓语一眼,闷着鼻子哼了一声,脱掉鞋袜后将脚伸进热乎乎的药盆中,见和元青年还愣在原地,便道,“你先下去罢,此次回京路途遥远还需仔细规划,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再作商讨。”
  和元青年领了命,便也不再多留。
  苓语见方闻卿乖乖地泡着脚,便坐到一旁的桌前,自顾自地泡起了茶。
  “您当初赌气老王爷不准您北上参军,跑到南边镇守边境已经三年,如今这气怎么也该消了,还是尽早回京,这种地方不是您该来的。”
  苓语慢悠悠地喝着茶,还是忍不住开口劝慰方闻卿。
  方闻卿哼了一声,“是你舍不得京城繁华,想早些回去吧。”
  苓语嘻嘻一笑,“还是世子爷了解我。”
  “雁国派使者入京,提出休战联姻,这雁国公主大概会被许入东宫。”
  “太子殿下早就到了适婚的年纪,有一位坤洚为他解决分内的事也是应该的。”
  苓语趴在桌子上,晃悠着两条腿,盯着方闻卿坏笑着,“谁人不知太子殿下这么多年未婚是在等着谁。”
  方闻卿抬眼,冷冷地扯了扯嘴角,“坊间瞎传的谣言你也相信,以后休要再胡说,搅乱了淮阳王府与皇室的关系。”
  淮阳王年轻时与皇帝陛下和老将军是至交好友,作为亲兄弟的淮阳王与崇义帝关系更是亲密,淮阳王年轻时常常外出征战,淮阳王夫人去世后,方闻卿便被崇义帝接进宫抚养,同太子殿下和公主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十分亲密,乾离皇子和乾离公主对待小小的坤洚也多有照顾,而乾离皇子到了适婚的年纪还未成婚,久而久之坊间便流传起太子殿下是在等着什么人,而同太子殿下关系亲密的也只有淮阳世子一位坤洚,二人虽有血缘关系,但还是有些人存心污蔑编排。
  也算是方闻卿离京的一个小小的原因。
 
 
第二章 (修)
  京城位于夏国东部地区,气候温暖宜人,交通发达,经商便利,素有夏国最繁荣之地的美称。
  南境偏远,方闻卿仔细算了算,此次回京大概要经历半个月之久,途径十二座城池,五次入关排检,舟车劳顿,要提前准备的事宜居多。
  镇守南境的军队,除了方闻卿的亲信,余下大多是不能一同回京的,但也有百余号人护送前行,得幸能一同回京的将士们激动万分,早训都比平时有劲得多。
  方闻卿将笔墨置于一旁,又仔细看了看拟定好回京所需的准备清单,这才交给面前的和元青年。
  方闻卿随身亲卫大多是和元出身,不受坤洚信引的影响,又忠心耿耿,面前的青年便是如此。
  “你先下去准备吧,待会我将南境种种事宜交代拟出一份文书,让苓语给你送去”方闻卿铺开一张新的纸,准备落笔,“南境事宜诸多,回京的事也不可耽搁,还需尽早准备,你若忙不过来,便将回京的事交给苓语。”
  谢筠躬身行礼,“不知世子爷打算何时动身。”
  “短则三四天,长则七八天,总要等萧将军到了岭南才好动身。”
  “是,属下告退。”
  ————————
  一支浩浩荡荡的军队行在管道上,打头的人扛着一面淮阳军的旗帜,一辆朴素的马车悠悠地行走在军队中间。
  马车内余烟袅袅,药香四溢,中间一口小锅咕咚咕咚地沸腾着,浓浓的药香掩盖住了空气中若隐若现的龙涎香。
  方闻卿靠着软垫假寐,苓语坐在另一边一手捧着话本,一手偶尔向小锅中添加几味药材。
  一行百余人已经离开南境向京城出发有十余天,再有几日便可入京。
  “这骑惯了马偶然坐起了马车还有些不适应。”方闻卿翻了个身,自觉怎么也不舒服,心里想着要骑马。
  苓语嗤笑道,“如今护卫军队里一半都是年轻力壮的乾离将士,您信息素气味不稳定,还是乖乖留在马车里熏着吧,免得潮期来的突如其然,到时我也无法阻止了。”
  方闻卿冷哼了一声,也不再作答。
  坤洚信息素浓度升高,对乾离造成的影响他是见识过的,夏国与雁国交战,作为统帅的方闻卿自然是要迎战,两国将领统帅先战一局过招,若是二人不相上下,再派出大部队交战,若是一方败落,则不需要交战便可判胜负。就在某次方闻卿同雁国统领交战时,因受对方乾离信息素的影响,素来没经历过潮期的方闻卿居然在战场上进入了潮热,着实把对面的乾离吓了一跳,一时受信息素的影响有些头脑混沌,被强撑着一口气的方闻卿从马上击落,此仗不战而胜,随后方闻卿便迅速策马回了军营,躲进了房间一个人忍受,最后还是苓语及时发现,才没叫他一个人闷死在房间。
  所以当苓语提醒方闻卿信息素浓度异常的时候,方闻卿才格外听话的坐进了马车。
 
 
第三章 (修)
  “再过两日便可进入陵阳境内,到时便到淮阳王府在陵阳处的别院暂时落脚罢,陵阳离京城只有半日路程,多加整顿后再行出发。”
  马车内,方闻卿捧着南境快马加鞭送来的军报仔细看着,见南境并无异常,这才放下几日来一直吊着的心,将军报放到一旁的矮几上,捧起热乎乎的茶,慢慢品着。
  陵阳比邻京城,也是一座繁华至极的城市,来往商贩较比京城还多,门庭若市,最出名的还是每月十五的花灯游,街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花灯,很多坤洚也都不再拘泥,相携出游,以求能找到心仪的如意郎君。
  也可以说每月十五是很多小坤洚小乾离的相亲约会的日子,长辈们也不会多加约束。
  一行人经过了排检,浩浩荡荡地进入了陵阳城,方闻卿撩开马车帘子,见街上人人忙着挂花灯,热闹非凡。
  “世子爷觉得如何?陵阳城虽不比京城大,但热闹的很,最有名的便是这花灯游~”
  方闻卿也是听说过陵阳城的花灯游的,算了算日子,明日便是本月十五,年轻坤洚和乾离最期待的花灯游。
  方闻卿觉得有些无趣,放下帘子闭着眼睛靠在软垫上。
  “可惜呀,世子爷是没办法游玩了。”苓语努了努嘴,语气夸张地道。
  方闻卿掀了掀眼皮,瞪了苓语一眼。
  淮阳王府的别院并不偏僻,没多久马车便停了下来,方闻卿理理自己压出褶皱的长衫,下了马车。
  “世子殿下您可回来了!”门前一名年长男人立刻迎了上来。
  “周叔?您怎么会在这?”方闻卿脚步顿了顿。
  周来是淮阳王年轻时征战四方的得力下属,后来因着战场上刀剑无眼伤了根本,这才退居做了淮阳王府的管家。
  周来一脸慈爱地拉着方闻卿的手,“王爷听说您这几日会抵达陵阳,特地从京城来迎接世子!现在正在书房等着殿下呢!”
  “我知道了周叔,待我安顿好下属便去拜见父亲。”
  周来连道了几声好,眼圈红红的泛着泪花。
  世子殿下这一去瘦了好多,定然是到了那南境吃了不少苦,肯定是吃不好也喝不好,周来这么一想,立刻又吩咐厨房多做几道方闻卿爱吃的菜。
  方闻卿将安顿下属的任务交给谢筠和苓语便来到了书房,书房门未关,方闻卿轻敲了几声便走了进去。
  高大的乾离将军坐在书桌前,剑眉星目,气质沉稳,可以见年轻时也定然是威震四方的虎将。
  方闻卿躬身行礼,“父亲。”
  方宪章沉声开口,“回来了?”
  “是,儿臣不孝,儿臣……”
  方宪章哗啦一声将书桌上的书甩到方闻卿面前,“你还知道不孝!”
  “当初一字不留就敢跑到南境去,整整三年连封书信都没有!若不是雁国提出休战,陛下传召,你是不是打算老死在南境!”
  周来吩咐了厨房多做几道菜后便想叫王爷和世子到前厅用膳,还没走到书房门口,便听到王爷大发雷霆的声音,周来满心疑惑,明明王爷在来之前高兴的不得了,那模样恨不得把世子捧在手心里疼,怎么突然发了这么大的脾气,纵观以前,王爷也没这么严厉地批评过世子,今日这是怎么了?
  方闻卿低着头跪下,“父亲愿打愿骂,儿子绝无怨言,还请父亲,别气坏了身子。”
  方宪章见方闻卿乖顺的样子,严厉的话也说不出什么了,见周来鬼鬼祟祟地躲在门后,立刻使了个眼色。
  周来是什么人,跟随方宪章几十年的人精,立刻就明白王爷的眼神是何用意,“哎呦,世子爷,地上凉,您快起来罢,王爷疼爱您还不够呢,哪是真心责怪呢,快起来快起来。”
  方宪章抿了抿唇,压住向上的嘴角,暗暗给周来比了个大拇指,末了还是一脸严肃,“我看你舟车劳顿,瘦了不少,厨房今日做了不少好菜,先去吃饭吧。”便抬步先走了出去。
  方闻卿也未说什么,跟在方宪章身后一同去了前厅。
 
 
第四章 (修)
  前厅内,下人们早已提前将菜制备好,足足有二十多道。方闻卿嗜甜,父子二人刚一落座,周来就将桌面上的水晶龙凤糕等一股脑地堆在方闻卿面前。
  方宪章见周来的举动也未说什么,只用鼻子轻哼了一声。
  方闻卿心里也知方宪章并未真正生气,但依旧顺着他的性子,“父亲”
  方宪章端着架子,“苓语呢,怎么不见他来?”
  “苓语还在安顿下属,大概过会儿会来。”
  “你倒是好,身为将军,任务交给别人去做,下属们还没安顿好,你都吃上饭了。”方宪章忍不住嘴快,见方闻卿刚拿起的筷子又放下了,顿时觉得有些后悔,心里忍不住抽了自己好几个嘴巴,这张嘴,怎么就是不会说话呢。
  “儿子自然是思念父亲心切,这才将任务交由他人,速速赶来拜见父亲。”
  方宪章被方闻卿捧得心花怒放,也顾不得义子还没来,拾起筷子给方闻卿夹了一大块乳酿鱼。
  站在一旁的周来本想救场,以免引发父子二人之间的争吵,但方闻卿态度平和,一句话就把老王爷哄得服服帖帖,令周来欣慰极了。
  小世子年幼的时候老王爷总是镇守边关,极少陪伴在身边,全由夫人掌管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宜,小世子自然是更亲近夫人的,夫人去世后,小世子也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但是边境战乱,王爷实在无法脱身,皇上便将小世子接进了宫中教导,父子关系淡薄得很,小世子也不同王爷亲近,但是作为亲信的周来自然知道王爷的爱子心切,又苦于不会表达,常常让小世子误解王爷的心意,父子争吵也不是一次两次。
  人人都传小世子像夫人,夫人那是个什么人物,那可是名动京城的绝世美人,出身高贵,又是个血统纯粹的坤洚,王爷爱屋及乌也不会多苛责世子,无奈年轻的世子总是不了解王爷的心意,这一趟南境回来,世子着实懂事了不少啊!
  周来被自己的脑补感动的不行,偷偷抹了一把并没有的眼泪。
  这边苓语整顿安排好下属,便被前来传唤的下人们带到了前厅。
  前厅内父子二人相携而坐,其乐融融,王爷还时不时地为方闻卿夹菜,苓语撇了撇嘴,迈进前厅。
  “苓语,拜见义父。”
  方宪章放下碗筷,“快快起来,跟在闻卿身边你也受了不少苦,今日一定要多吃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