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7 10:08:16  作者:虞弥生

   《重生后和渣攻的白月光HE了》作者:虞弥生

 
  文案一:在渣攻和白月光之间都有一个炮灰替身,为他们情比金坚的爱情助力,之后再黯然退场。
  许纯便是那个炮灰替身,被渣攻虐的身心受损,没想到上天眷顾,给了他重生的机会。
  从此许纯走向一心为事业奋斗的励志道路,却没想到渣攻的白月光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
  谢见原:“我们俩长得有点像。”
  许纯心里咯噔一声:到底还是来了吗
  谢见原:“难怪对着自己的时候最有感觉。”
  许纯:“……”
  文案二:谁不知道小鲜肉谢见原刚出道的时候,打的是影帝“小许纯”的名号,
  对于这种蹭热度的行为,圈里人都以为两人水火不容。
  哪里知道有一天有人偶然撞见“小许纯”将许纯按在墙上亲吻。
  众人:这哪里是水火不融,是水火交融啊各位!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纯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重生
  许纯看着面前的人,神情陷入了恍惚,眼前坐的人五官俊朗,身材高大,正是他一直熟悉的面孔。
  任谁都能看出蒋修严此时的心不在焉,他现在的心思都放在桌上搁的手机上,许纯知道他现在在和谁发信息,心中不由微微刺痛,低头看着咖啡杯中自己脸的倒影,看着自己和那个人七分相似的脸,不由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唇角。
  “咖啡快凉了。”
  等他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再抬头时,又恢复了往日温和的模样,柔声说道。
  蒋修严微微一怔,随即低声“恩”了一声,朝他露出了个抱歉的微笑,拿起咖啡杯轻抿了一口。
  许纯又笑了笑,神情云淡风轻的说出那个名字,“是谢见原吗?”
  蒋修严听到这个名字,神情瞬间有了变化,眉头蹙了起来,许纯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一直小心翼翼,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大胆的用这种语气问过他的事,这让他有些不耐,但还是很好的克制住了。
  “怎么忽然提起他。”
  许纯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气氛又恢复了沉默。
  似是因为那句话的缘故,蒋修严最后还是放下了手机,看了一眼许纯,又点了一份黑森林蛋糕,然后朝许纯说:“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
  许纯心中微微刺痛,喜欢吃的不是他,而是那个人,蒋修严一直把他的爱好强加在自己的身上。
  比起运动他更喜欢的是看电影,比起喝咖啡更喜欢喝茶……
  可蒋修严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爱好,或者说是完全不在意,毕竟自己只是个代替品,又谁会在意替身的爱好呢。
  许纯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咖啡杯,忽然轻声说了一句。
  “我不喜欢吃。”
  蒋修严没有预料到他会拒绝,难得的愣了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笑了笑:“那是我记错了,抱歉。”
  今天的许纯有些奇怪,往常他不是这么多话的人,安静温和,也是因为这个他才会把他留在自己身边这么久。
  两人就在这样奇怪沉默的氛围中吃完饭,最后结账的时候,许纯无意瞥见钱包里放的整整齐齐的照片,瞳孔不由一缩。
  只见照片上的青年笑容阳光,背后是一望无垠的蓝色大海。
  正是谢见原。
  这样仔细看谢见原的脸确实和他有几分相似,但是细看还是能看出不同,许纯五官线条便柔和干净,谢见原的脸部轮廓则俊美深邃。
  最不相似的便是那双眼。
  许纯的眼睛瞳孔颜色极淡,在阳光下是漂亮的浅色,而且眼神一向安静温和,而谢见原瞳色的则是深不见底的漆黑,即使笑着也难以琢磨他的想法。
  许纯收回视线,看了一眼玻璃窗外,只见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回去吧。”
  蒋修言看着明显发呆的许纯,不由蹙了蹙眉,沉声说道。
  许纯转过头,视线笔直的注视着他的脸,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静静的开口问了一句。
  “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被忽然这么冷不丁一问,蒋修严斟酌着语气,有些不确定说:“一两年吧。”
  许纯笑了笑:“是三年零八个月。”
  “这么久了吗?”蒋修言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许纯又笑了笑,是啊,都这么久了。
  他是个天生的同性恋,而蒋修严不管是长相家世气质都是上佳,再加上当初对他对自己穷追猛打,很难让他不动心。
  他不愿意给他们这段感情归为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至少在他看来,只是谈个恋爱那么简单,再说许纯这么些年来事业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因为蒋修严不喜欢他出去抛头露面,一开始他以为只是恋人的占有欲,现在想想自己实在是傻的可怜。
  这分明是他怕自己对谢见原的发展产生阻碍,因为他俩不仅脸相近,戏路也相近,注定会成为竞争对手。
  而现在他已经错过了发展的黄金时期,逐渐迈入过气男星的行列。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付出这么多,最后却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遇到这种狗血替身的事情。
  原来到头来自己只是蒋修严求而不得白月光的替代品,他看中的只是自己这张脸而已。
  蒋修严真正喜欢的是谢家的独子谢见原,两人家世相当,在国外留学时认识,蒋修严暗恋了谢见原整整七年,却一直不敢开口。
  因为谢见原他是个笔直的直男,是绝对不会对男人动心,况且谢家那一关他也过不了,如果知道他有拐了谢见原的打算,谢家的人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他才会找上自己。
  许纯沉默的看着蒋修严半晌,随即露出了个温和的笑容。
  “我们分手吧。“
  他的语气轻松自然,仿佛就是在讨论天气好坏那么简单,却让蒋修严神情一变,怔忡了片刻,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为什么?”
  许纯目光淡淡的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没什么,只是不想当赝品了。”
  蒋修严听他话里带刺,皱了皱眉:“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许纯笑了笑:“那不重要了。”
  蒋修严看他神情,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叹了口气说:“随你。”顿了顿,又看了一眼许纯发旧的袖口,继续说:“我会往你卡上打一笔钱,你之后好好过吧。”
  许纯笑了笑,笑着笑着似是眼泪都笑出来了,他抹了一把脸,又恢复了往常温和的模样,只不过眼睫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下一秒他便做出了个出乎蒋修严意料的举动。
  只见许纯朝他竖起中指,笑容温和的朝自己无声的说了几个字。
  “你是个傻逼”。
  许纯何时说过骂人的话,何况是做出这么不雅的手势,不该即使如此,他的脸上依旧挂着招牌的温和笑容,看起来却没有什么违和感。
  蒋修严自然读出了他的唇形,脸上露出了震惊错愕的神情,不过只一瞬间便恢复了常色,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看见许纯起身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咖啡厅。
  外面依旧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许纯仿佛察觉不到雨滴打湿衣衫一般,背影笔直□□的朝前方走去。
  直到走到没有人的地方,许纯才微微顿住脚步,最终蹲在地上将头深深埋入胳膊,像被抛弃的小孩,无声的哭了出来。
  ***
  “许哥?许哥?醒醒。”
  许纯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化妆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化妆师在自己面前晃动了半天手,才把自己喊醒。
  “抱歉。”许纯揉了揉眼睛,朝化妆师露出了个温和的笑容,他笑起来左边脸颊上有个浅浅的酒窝,十分好看。
  “没事啦,许哥和我还这么客气干什么。”化妆师忍不住红了脸,再看了一眼许纯的脸,心中还是不禁感叹,童星出道的就是不一样,简直是从小帅到大。
  许纯笑了笑没说话,视线落在镜子里的自己身上,神情有几分恍惚。
  他刚才又梦见了前世的事了。
  前世他和蒋修严提出分手后,然后打算退圈去散心旅行,没想到却在登山时遇见了雪崩,自己被埋在了深雪之下,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再睁开眼时,竟然重生回到了四年前的时候。
  四年前他刚刚满二十四岁,还没遇见蒋修严,正是人气巅峰时期,大牌资源接到手软,圈中人看见他谁都要叫声许哥,就算是知名导演也要看他几分薄面,而不像自己之后过气的时候,任谁都爱答不理,为了一个配角在寒风中等大半天。
  上天让他回到这个时间点,肯定是知道了他的不甘,既然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那他就要好好珍惜。
  不过为什么会忽然梦见前世的事,难道是有什么预兆吗?
  想到这里他瞳孔猛的一缩。
  “今天是多少号?”
  只见他猛的抓住化妆师的手,脸色有几分苍白。
  “今天是十七号,怎么了许哥。”化妆师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规规矩矩的回答了。
  许纯微微阖上眼睛,没错,他记得清清楚楚,就是在今天他遇到了蒋修严。
  当初正在拍戏的时候,他注意到导演身边站着的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脸看,沉默不语的抽着烟。
  自己一拍完戏,他便过来邀请自己吃饭,当时面对如此突然的邀请,他自然拒绝的,不过之后蒋修严仿佛着了魔般,一直往他这里跑,最终自己还是心软,答应了陪他吃饭。
  没想到这踏出的第一步后,是万丈深渊。
  “你进这里干什么,这不是你的化妆间。”
  许纯听到头顶上方忽然响起化妆师的声音,只见她朝着门口的身影说话,语气里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嫌弃。
  “抱歉,我走错了。”那个人连忙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开口说。
  许纯觉得那个人有些熟悉,微微皱了皱眉,温声道:“你抬起头来。”
  那个人浑身一僵,似乎以为惹恼了大人物,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
  许纯眉头蹙的更紧了,旁边的化妆师以为他想要教训这个冒冒失失的新人,正准备帮许纯说话,忽然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
  “抱歉,他有些胆小,希望前辈能原谅他。”
  说话帮解围的人来了之后站在门口,只见他身材修长挺拔,五官俊美深邃,那张脸和许纯有七分相似。
  赫然便是谢见原。
  许纯只觉一道晴天霹雳而下,好半天没有回过神,上一世他和谢见原见面的次数只有寥寥几次,基本上没说过话。
  而他记得清清楚楚,如果按照前世来说,他今天根本不会碰见谢见原,包括这个低着头的小新人。
  难道是因为自己重生后产生的蝴蝶效应吗?
  那这样的话,今天是不是就不会碰见蒋修严了,不知为何这个想法,莫名的让他松了口气。
  “许哥。”旁边的化妆师见他发呆,连忙扯了扯他的衣袖。
  许纯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谢见原,这才发觉他的眼中竟然隐隐带着敌意。
  敌意?为什么?
  等想清楚缘由时,许纯有些哭笑不得,刚才那场景,他肯定是把自己当作欺压新人,脾气不好的前辈。
  这个误会许纯也没有急着澄清,他对谢见原的情感有些复杂,这样误会也好,以后相处的机会会少一些。
 
 
第2章 试镜
  “没事。”
  许纯看着化妆师脸上担忧的神情,看来自己现在的脸色确实不好,他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必担心,然后转头朝谢见原淡淡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谢见原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笑着说:“前辈应该不会和新人计较吧。”
  许纯微微一怔,视线落在他身旁唯唯诺诺的男孩身上,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觉得他眼熟了,这个人可是蒋修严的眼中钉肉中刺。
  陆闲。
  这个人可和他外表看上去不一样,内里野心勃勃,有手段有耐心够狠,拼了命朝金字塔上面爬,上一世最后可是跻身为一线大咖,接手了不少原本属于自己的大牌资源。
  而之所以说他是蒋修严的眼中钉肉中刺是因为他时时黏在谢见原身边。
  谢见原这个人有个毛病,对弱者有种天生的责任感,会忍不住想要保护他,而陆闲是个典型利己主义者,会利用自己身边一切可靠的资源,这种资源当然也包括人。
  心思回转过来,许纯露出了个笑容,不过这些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这辈子不打算和蒋修严相关的人或者事扯上关系,这些就由着他们几人折腾吧。
  “没事,你们走吧。”
  许纯坐在转椅上,视线在两人身上打了个转,微微一笑,似毫不在意。
  谢见原蹙眉看了他一会,然后微微鞠躬算是道别,随即便转身离开了,陆闲见状便赶忙跟了我上去。
  “许哥,现在的新人太没有礼貌了。”
  门关上后,化妆师似乎还有些替许纯愤愤不平,一边帮他整理造型一边絮絮叨叨说。
  许纯一边看着接下来的台词本一边笑着回答:“现在的新人可不一般,我也不能多说什么。”
  “这是哪里的话,有谁不敢给许哥面子。”
  许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虽说是童星出道,这些年也演过不少大红大紫的电视剧,也算是在一线男星行列,圈里也有不少人脉。
  不过娱乐圈更新换代速度极快,今天你有可能还在人前无比风光,可能后天便被人抛之脑后无人问津。
  上一世自己便是落的如此落魄的下场。
  而他这样说不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更重要的是谢见原他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
  演戏对他来说只是玩票性质,属于不红就要回去继承家业的类型,但即使如此,他的人脉资源也比自己好不容易搏来的要好上几倍。
  世界便是这么不公平,自己咬牙拼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到达的位置,等到了才发现原来有人便出生在自己无法触及的高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