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7 10:08:59  作者:大江流

   《祖上有零》作者:大江流

 
  文案:风水大师沈千鹤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大变了。
  当年的三大玄学世家,穆、尊两家都成了国家非遗家族,只有他老沈家子孙不孝,不是做起了房地产大佬,就是成了金融巨鳄,偏偏——一个天师证都没有!!!
  沈千鹤决定带着家族重回正轨。
  只是没想到,百年前摩擦问题而分手的小攻穆尊,居然还活着!不但跟他一样年轻英俊,还是现今天师协会的会长。
  后来……
  妖魔鬼怪们哭唧唧地刷热搜
  #看见沈千鹤,就想跪下叫爸爸!#
  沈千鹤哭唧唧冲着穆尊说:爸爸,我错了。
  能力爆表善于怼人美貌受VS人前大佬老婆前超温顺的美貌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都市异闻 异闻传说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千鹤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风水大师沈千鹤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大变了。曾经显赫的玄学世家沈家,做起了房地产大佬,一个天师证都没有!沈千鹤决定带着家族重回正轨。只是没想到,百年前摩擦问题而分手的小攻穆尊,居然还活着!不但跟他一样年轻英俊,还是现今天师协会的会长。后来……妖魔鬼怪见了沈千鹤就想跪下叫爸爸!沈千鹤见了穆尊就想说:爸爸,我错了。本文主角设定为一位刚刚苏醒的老祖宗,通过他的视角讲述了一个个或无奈或有趣的灵异小故事,并穿插了对百年中国巨大变化的直观感受,整体文风轻松幽默,是篇想象力丰富,爱情甜美的作品。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开文啦,开文啦。
  这是篇带着灵异的轻松文,小攻是穆尊,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更新时间是每天下午五点,么么哒。
  还有一章!
  四月五日,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凤栖山又热闹起来。
  平整的山道上,到处都是拖家带口捧着鲜花,前来扫墓的人。
  虽然是踏春的好时节,可这毕竟是件肃穆的事儿,大部分人脸上都是怀念的表情,有的因为又见到了亲人,还抹着眼泪。
  唯有吴景然不一样,他是兴高采烈来的。
  他如今已经四十五岁了。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没想到,老婆却突然有了身孕。
  这比他挣上几千万还高兴呢。
  这不,昨天听到消息,今天一大早就带着助理和司机来给父母报喜——至于怀着身孕的老婆,必须在家休息,万一动了胎气怎么办?
  只是今天格外热,他最近身体不太好,从停车场走到了山脚下,腿就软了,只能停下来,擦擦脸上的虚汗。
  就这时候,旁边有个声音说,“先生,算一卦吧。”
  吴景然抬头往左边看去,发现山脚一株杨树下,站着个穿着枣红色长衫的少年,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长得俊俏可爱,就是故作深沉,装的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若不是场景不对,他还以为穿越到了民国,看到了哪家的小少爷?
  只是地上的字坏了气氛,砖红色的,碗大的八个大字,让人想不注意也难:捉鬼降妖,算卦问吉。
  繁体字,丑的有点人神共愤,旁边还摆了半块红砖,昭示着这位大师连根粉笔都不衬。
  太寒酸了!
  吴景然还没说话,助理先惊讶了一声,“呵!现在的人做生意真不动脑子,跑到公墓来捉鬼?!”他都笑了,“这里都是火葬,骨灰出来闹鬼啊。”
  这话挺不留情面的,少年显然有点不悦,娃娃脸皱了起来,用眼角淡淡的瞥了助理一眼,那样子就像是家里那只英短,明明长得可爱极了,偏偏生了个傲娇的性子。
  吴景然顿觉好笑。
  少年显然不屑跟助理对话,看向了他,上下一打量,顿时,眉头的微皱变成了川字,可爱的小脸吐出了不怎么可爱的几个字:“你印堂发黑,大难要临头了。”
  吴景然挺失望。
  挺好一少年,奈何要骗人?
  他本就不信这个,摆摆手,示意助理接着走。
  只是走两步转头一想,又觉得这少年长得如此出色,偏偏干这种坑蒙拐骗的勾当,实在是可惜。今天又是自己的大喜事,不如替孩子行个善?
  吴景然扭头重回少年跟前,“你不大吧,别干这个了,我看你不是干这行的料。”他销售创业成功,分析起来一套一套的,“套话的招式也太老了些!长得也嫩,没点仙风道骨。别说我这样的,恐怕连老头老太太都蒙不住。”
  沈千鹤:……
  吴景然还挺热心的,“你这样下去肯定会被饿死的。你有二维码吗?我没带现金。”
  沈千鹤:那是什么东西?!
  吴景然看他愣了,忍不住又说,“你看,你也不与时俱进,这怎么能赚钱?现在谁还带现金,要是真有个傻子上当,也黄了。”
  沈千鹤:……
  吴景然扭头冲着保姆伸手,要来了两百块,递给了他,“拿着钱干点别的吧。你喜欢销售吗?要不来我公司?”
  长得这么好看,摆在门口也有业绩啊。
  沈千鹤:……
  要是原先,作为玄门三大家沈家的天才小少爷,沈千鹤怎么可能接受别人的馈赠?
  可如今形式比人强,沉睡百年后醒来,自家祖坟变成公墓,他身上只有银元,早上去门口叫车,差点被当成了小骗子,若是再挣不到钱,他和侄子的百年之约,就要错过了。
  何况,这人虽然说话很难听,还挺好心的。
  沈千鹤接过了钱,又不想沾人光,呃了一下,拍了拍吴景然的肩膀,叮嘱了一句,“有门不入有路不走保平安。”
  旁边的助理发出了哼的一声,在嘲笑他就是个骗子。
  沈千鹤没搭理他,扭头离开了。
  吴景然见多了,倒还好。那助理却气得不轻,“谢也不谢一声,这肯定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小骗子!”
  吴景然还有点惋惜,不过也没太在意,“走吧。”
  沈千鹤几步就下了山,路边上到处都是小汽车。这个他倒是不稀奇,在他原先的时代,也就是一百年前,街上的汽车也不少的,他自己就有一辆。
  只是没想到,现在居然这么发达。
  他早上才听人说,那个绿色的车子,是专门给人租赁用的,不过不像过去,需要电话预定,直接上车就行。
  沈千鹤找到了空着的一辆,用他观察来的口气问了一句,“沈家村去吗?多少钱?”
  对方是个戴着金链子的大哥,抬头看他一眼,“呦,墓地还有相声演出呢,我咋不知道?”
  沈千鹤:……
  大哥随后才回答,“沈家村是吧,三百。”
  沈千鹤看看手里的钞票:……
  吴景然带着助理和保姆,很快就上了山,到了父母墓前。
  他低头将贡品摆上,等着一抬头,发现周围的景色顿时变了。
  原本热热闹闹的山道上,空无一人。
  太阳不见了,天空变成了灰色的,四处雾蒙蒙的,只能看清面前不远的道。
  他叫了一声,“小王?!”
  一向随叫随到的助理这次却没有回答,四周空荡荡的,他的声音传的老远,渐渐消失,这里仿佛就是个无边无际的旷野。
  吴景然虽然不信这个,可也知道这是遇上麻烦了,他挺谨慎,不敢乱走,干脆站在了原地。
  好景不长,天空很快聚集起了云彩,发出了巨大的雷鸣声,没半分钟,葡萄大的雨点哗啦啦的落了下来。
  吴景然浑身毫无遮挡,无奈之下,只能被雨催着向前跑去。
  雨越下越大,打在人脸上,看不清前路,他只能凭着直觉往前冲,不知道跑了多久,突然眼前有了不一样的地方,凤栖山的大门出现在了不远处。
  他这是……跑回去了?
  不少人都凑在门岗那里避雨,看见他过来,小王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连忙冲他招手,“董事长,这里!”
  他挺急的样子,“您去哪里了,我们一转眼就看不见您了。快进来!”
  这会儿吴景然浑身都湿透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往里走,几步就进了门岗。只是一进去,就觉得仿佛有冷风吹过,浑身的鸡皮疙瘩顿时立了起来。
  他仔细看,才发现哪里是什么门岗,哪里有什么人,眼前的小王冲着他露出了诡异的一笑,一只手冲着他的脖颈抓来。
  小王动作极快,几乎立时就到了他的面前,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抓住了他的喉咙。冰凉刺骨,带着腐臭的味道,吴景然却提不起半点力气反抗,仿佛一条死鱼。
  坏了!要死了!我还没见孩子呢!
  这个想法一刹那冲他脑海划过,就听见砰地一声,左肩膀爆出了巨大的火花,“小王”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脖子上的手就不见了。
  吴景然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哪里有小王,哪里有门岗,他又回到了原先的地方,灰色的世界里,只有一条路通往远方。
  他看看自己的左肩膀,就算平日里再不信邪这会儿也知道了,有什么东西救了他。而路上遇到的唯一的例外,碰到过他肩膀的人,只有一个——那个傲娇的少年!
  少年跟他说什么了?
  “有门不入有路不走保平安”。
  刚刚他就是进了门,那么……吴景然看向了远方的路,那是不该走这条路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腿已经抖得快站不稳了,可终究没别的选择,狠了狠心,吴景然向着路外的空地迈了一步!
  一刹那,仿佛穿越了时空。
  刚刚还是阴冷晦暗,顿时眼前就明亮起来,阳光普照,山路上到处都是拖家带口的人,小王在旁边叫他,“董事长?董事长?您累了?要不歇歇吧。”
  他机械的扭过头,小王正冲着他笑。
  吴景然差点就把手挥过去,用了很大的自制力才制止了自己。他喘了口气,小王还在一旁说,“这太阳太毒了,要不您到树下凉快凉快。”说着他脸色就变了,“您脖子怎么了?”
  吴景然没吭声,拿出了手机,开了相机照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上面赫然出现了一道乌紫色的手印。
  小王挺奇怪的说,“好像人掐的,刚才还没有呢。”
  吴景然却是满心骇然,刚刚居然是真的?他顾不得跟小王解释,扭头就往山下跑去。
  他得找那个少年!不!是恩人!
  凤栖山大门口。
  因为少了一百块钱,沈千鹤不得不又摆起了摊。
  因他长得好看,那笔字又实在让人无法忽略,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少都在看他,可来问的却没一个。
  沈千鹤也不急,一脸高深莫测地站在杨树下偷偷吸鼻子:前面那家卖的煎饼果子好香啊,用的邯城特产的绿豆面吧,酱好像也是瑞福居的老酱,太地道了!他都一百年没吃东西了,想吃!
  可是……看看手中薄薄的两张钞票,沈千鹤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个年代的钱……好像不怎么值钱?
  就这时候,有人站到了他的面前,“请问……总是觉得有人在拽自己头发,是见鬼了吗?”
  沈千鹤把目光收回来,一抬眼瞧见这老爷子,忍不住叫了一声好。老爷子七八十岁,须发全白,脸色红润有光,尤其是一双眼睛清澈明亮,浑不似这年纪的人,是不多见的福相。
  这种人怎么可能遇鬼?鬼都绕着跑好吧!
  沈千鹤回道,“是遇鬼,不是您吧。”
  老爷子一听有戏,连忙说,“不是我,是我孙女,半个月了,总觉得有人拽她头发,这几天吓得厉害,起不了床了。”
  沈千鹤点点头,话未出口,一个中年大姐匆匆赶来,拽着老爷子说,“爸,这种人也信,一看就是骗人的。”
  老爷子忙说她,“你注意礼貌。”
  大姐才不听,扭头冲沈千鹤说:“我跟你说,小年轻,你这样的我见多了,积点德吧。”
  沈千鹤视而不见,冲老爷子说,“没大事,不过是调皮的小鬼罢了,我告诉你一法子,照做即可。”
  老爷子一听,连连点头,“大师请赐教!”
  大姐更生气了,顿时柳眉倒立,嗓门吊高了,“小骗子!还敢说,来人啊,有人光天化日之下骗钱了!”
  她嗓门不低,顿时不少人往这边看过来,对着沈千鹤指指点点。
  “这么小就出来骗钱啊,真是世风日下啊!”
  “不知道家里怎么教的?!”
  大姐拽着老爷子,瞪着沈千鹤,“听见了吧。你骗不了人的!”
  就这时候,吴景然猛然奔了出来,冲着沈千鹤深深鞠了一躬,发自肺腑地感恩戴德地说,“恩人,我终于找到你了,你救了我的命啊!”
 
 
第二章 
  大家正批判的热闹呢,吴景然突然出现,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
  大姐反应挺快,立刻指着吴景然说,“呦,现在骗子戏挺足啊,团体作案吧。我刚说了不可信,这就来托了?可真巧啊。”
  她声音极细,音调又高,说起话来特别的扎耳,在嗡嗡声中更是明显,大家都听见了。
  这年头什么都讲究团体作案,街头的乞丐,聋哑人的爱心捐款,还有天天爸爸妈妈喊得亲切的保健品销售,记者曝光开来,就没一个可信的,都是一群大骗子。
  所以,大家倒是真信了。
  毕竟,哪里有这么巧的事儿呢。
  沈千鹤年少又好看,好多人还挺克制的,吴景然老男人一个,就没人怜惜了。
  一时间,落在吴景然身上的目光,都变得鄙夷起来。
  那评价声比刚才还过分,恨不得说他是个骗子头目。
  吴景然没创业的时候,也是那种坐头等舱天上飞的精英,这辈子就没受过这样的待遇,顿时不乐意了。
  他不悦道,“你说谁骗子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