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7 10:11:47  作者:软炸团子

   《无限离婚循环》作者:软炸团子

 
  文案:身陷时间循环与婚姻危机,他们该何去何从?
  祝时祺暗恋狄言整整七年,终于得偿所愿,而决定离婚,只用了短短七天。
  狄言依然不爱他,哪怕他机关算尽,哪怕他卑微至此——狄言讨厌的,正是他这个样子。
  既然如此,就放手吧。
  他本以为自己可以离开名为狄言的漩涡,狄言也可以重获自由。却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将他困于12小时的诡异时间循环之内。
  此时祝时祺才知道,原来同样一段人与事,爱时如糖似蜜,不爱了,便是无间地狱。
 
 
第一章 第一次循环(1)
  2x33年2月23日,7:30,餐厅。
  “狄言,这几天我仔细想了想……我们,还是离婚吧。”
  祝时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伴随着心头撕裂般的剧痛,却有一瞬间如释重负的轻松。
  或许,他早就该这样,最好在最初爱上狄言的时候,就快点干脆地选择放弃。祝时祺向来果决,从小到大,遇事总是当断则断。只是在面对狄言的时候,他却一反常态,死死抓着不放手,终于把自己也弄到了这种可笑的境地。
  就像七天前,发情期的浑浑噩噩中,他偶尔的意识清醒之时,看到狄言咬着牙打的那支抑制剂——Alpha与omega的信息素纠缠是无可抵抗的本能,偏偏狄言宁可打针,忍受针剂的副作用,也不愿屈从本能回应他。
  然而,坐在餐桌另一头的狄言闻言却只是皱了皱眉。
  “你又闹什么脾气。”他放下筷子,机器人管家马上递上餐巾,狄言漫不经心擦了擦嘴,好似祝时祺刚才只是开了个不怎么高明的无聊玩笑,“我告诉过你,我跟他只是——”
  “我是认真的。”祝时祺打断狄言,挺直了腰。他的身体哪怕在omega中也不算很好,在身为alpha、体格健美高大的狄言面前,更是纤弱得几乎不堪一击。天性所致,Omega面对alpha时总多多少少会有些下意识的臣服,但祝时祺此刻面对狄言的态度,好像全然不受此影响。
  “开什么玩笑。”虽然这么说,但狄言已经意识到祝时祺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拧紧眉头,似乎在考虑什么,“那你身上的标记怎么办?不是说不能动手术吗?”
  “我问过医生,之前我有用意志力抵抗发情期的经验,如果按时服用药物,有很大可能将发情期带来的影响降到最低。”祝时祺说,“我这两天就会搬出去。你放心,我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
  狄言“哦”了一声,轻描淡写道:“原来你什么都已经打算好了,今天只是来通知我?”
  “……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我有什么可委屈的,白玩了你整整一个发情期,我赚了才是。”狄言冷笑着站起身,向祝时祺逼近一步,却被跑过来收拾餐具的机器人管家绊了一下。他站稳身体,没有继续前进,只是狠狠盯着祝时祺,任凭小小圆圆的机器人茫然地在地上乱滚,交互窗口显示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祝时祺闭了闭眼:“狄言,给你给我,都留点面子。”
  “用不着你教训我!”
  话音未落,铺天盖地的柠檬味已然气势汹汹地袭来,祝时祺呼吸一乱,清新悠远的檀木香气在空气中淡淡弥漫。
  狄言对自己柠檬味的信息素非常在意,甚至从不愿在人前暴露,今天不管不顾地释放出来,说明实在是气得狠了。
  也对,他那样高傲的人,怎么会容忍祝时祺先提出离婚呢?
  祝时祺白皙的脸颊开始出现淡淡的晕红,原本挺直的腰不可避免地软了下去。他知道,再过一小会儿,自己就会失去理智,幸好——
  “侦测到您的信息素异常,警告,您涉嫌对omega发放过量信息素,有致使强制发情可能。根据《人权保护法》——”
  信息素抑制喷剂自动喷出,理智回笼,祝时祺按掉了机器人管家的自动警告功能。狄言低低嗤笑起来。
  “够自觉的啊,已经把自己的信息素从我的机器人管家里删掉了?如果我现在不走,你会不会像上次那样,威胁要告我强奸你?”
  祝时祺被刺得脸色发白,却依然挺拔地端坐着,直视狄言。
  狄言如同七年前一样,帅气英俊充满活力,他像一团耀眼明亮的火,曾给予黑暗中的祝时祺以光明与温暖,让他情不自禁想要靠近,靠得再近一些。
  可他并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只是笨拙地、又贪婪地伸出手,想将对方留在自己身边。
  是他让这团明亮炽热的火焰蒙上阴翳,而这团火,也终究灼伤了他。
  “对不起。”祝时祺低声道。
  “说对不起就行了?”狄言咬牙,“逼我结婚的人是你,用发情期引诱我的人也是你,说摘除标记会死的人是你……今天早上没吃完饭,就说要离婚的还是你!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东西?是不是觉得我——”狄言猛然闭上嘴,目光中怒火喷薄。
  “侦测到您的信息素异常,建议您及时服用抑制剂。已搜索您购买过的情趣用品,有0件可用,是否接受相关产品?”
  狄言骂了一句,涨红了脸,狠狠踹了准备在这种情况下播放情趣用品的机器人管家一脚,让好不容易爬起来的圆筒形机器人又一脸迷惑地在地上转起了圈圈。
  祝时祺张了张嘴,却终究哑口无言。最后只轻轻地说:“你别踢它了。”
  “行呀,你跟这家伙有感情了是不是?”狄言点着头,“好,这个地方,我才是多余的人。不用你搬。我走!”
  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句话,狄言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祝时祺沉默地坐在原处,继续一口一口吃着早餐,直到不知多久之后,楼下传来响亮的摔门声。
  筷子滚落在桌上,他满头冷汗地捂住后颈,再也无法忍住因疼痛而发出的喘息。
  2x33年2月23日,9:30,卫生间。
  祝时祺抹了把脸,抬起头,直视面前的镜子。
  镜中人虚弱而苍白,头发湿漉漉的,一双眼睛满是疲惫,眼角却微微泛红,带着几近病态的渴求。
  这是狄言最讨厌的omega的样子。
  得不到所爱之人的回应,omega便会如同失去攀附的菟丝花,迅速枯萎,脆弱异常,轻轻一碰,便坠落在地化为尘埃。
  他们也卑微如尘埃,失去理智,失去自我,抛弃一切只为获取一点点来自爱人的目光。
  “不像个人。”狄言曾经这样简短地评论过。
  祝时祺忘记自己那时是如何回答的,或许他没有回答。不过狄言接下来若有所思的低语,他记得很清楚。
  “人的理智应该高于天性。因为点信息素就变成那样,未免太难看了。”
  是啊,太难看了。
  祝时祺几乎是严厉地瞪视着镜中的自己,一如少年时刚刚分化后那样,仿佛只要如此,就能扼杀那存在于他身上的、无法摆脱的omega天性。
  房间内的温度自动升高,柔和的暖风迎面拂来,祝时祺却关闭了智能温控,又掬起一捧水,用冰冷的水温舒缓疼痛的神经。
  后颈依然在隐隐作痛,被标记的腺体呼唤着alpha的触碰。祝时祺知道,自己此刻感觉到的的悲伤缘于大脑分泌的内啡肽物质减少,依旧是得不到满足的信息素在作祟。
  然而,信息素也可以影响心脏、影响胃、影响全身的感官吗?
  他觉得冷,觉得心痛,觉得胃部在一阵阵难受地痉挛。
  祝时祺深吸一口气,强行压抑下复杂的思绪,从药柜上取下镇定贴片,自己摸索着贴在后颈。
  腺体传来的锐痛立刻有所缓解,活跃的信息素被暂时压制下来,只是其他地方的疼痛却没有停止,反倒愈发鲜明。
  或许,他该做一次身体检查?
  祝时祺沉思着抬起手腕,想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体数据,却突然感觉到腕上的智能终端发出一阵嗡鸣,有人正在向他发起全息通话请求。
  柯然?
  祝时祺看到终端上显示的名字,顿了顿。他现在心情不好,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但柯然跟他毕竟从大学时期便已经相识,考虑到这家伙不靠谱的性格,祝时祺很担心他又偷偷黑进什么不该去的地方被人抓住,为防止自己本就为数不多的朋友再次减少,终于还是允许了请求。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红毛,有着浓重黑眼圈的青年很快出现在祝时祺眼前。他此时一改往日总是睡不醒的模样,一脸激动地对祝时祺说:“出大事了!老祝,你绝对猜不到我看见了什么!”
  祝时祺皱眉猜测:“你终于黑进信息安全部资料库,把自己弄进通缉犯名单了?”
  “啊?”红发青年愣愣的挠了挠脑袋,然后开始傻笑,“嘿嘿,我还没想过呢。真挺有意思的嘿!”
  “柯然,给你三十秒。”祝时祺顿时失去了交谈的兴趣。
  “哎哎,你别着急啊。老祝你就是个急性子,想当年在学校那会儿,你就——”
  “还有二十秒。”祝时祺打断他的话,隐隐听到没被完全过滤掉的背景音,有点惊讶,“你居然出门了?”
  “我一年还是会出一次门好不好,不要搞得好像我一辈子都不出门了一样。”柯然兴奋地说,“之前我不是接了你弟弟公司那边一个活嘛,认识了个漂亮的小姑娘,我觉得她是beta,简直超对我胃口的!而且我黑进她终端看了看,发现她平时都不开美颜啊!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祝时祺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他觉得世人之所以会对他们这些搞信息的技术人员产生误解,一定是因为柯然这种家伙败坏了他们的形象。于是他给柯然设置起五天的访问禁止,同时准备结束通话。
  “你别关啊,哎哟,别禁止我!”柯然那边手忙脚乱,一阵手舞足蹈,想要突破祝时祺的访问禁令,然而毕竟稍逊一筹,意识到自己不是祝时祺的对手,他果断停止废话,将之前被隐藏的背景画面展示在祝时祺面前——
  “没骗你,真出大事了,狄言跟祝商祺在公司门口打起来了!”
 
 
第二章 第一次循环(2)
  2x33年2月23日,10:00,参寥无限科技大楼前。
  狄言与祝商祺其实并没有打起来,但两个顶级alpha气势全开,无需任何言语动作,已经是剑拔弩张。
  周围无人敢靠近,祝时祺更清楚地看到了那两个人。
  一个是他刚刚离婚的伴侣,还有一个,是他的孪生兄弟。
  祝商祺同祝时祺长相极为相似,如果仅看外表,十个人里有九个人会将他们弄混。但祝时祺心里很清楚,祝商祺与自己天差地别。他的强大毋庸置疑,冷静也无需伪装,跟祝时祺这种外强中干的家伙截然不同。
  如果不是因为信息素,如果不是因为祝时祺的刻意设计,这两个人……
  祝时祺眼神晦暗莫名,不知在想些什么。
  柯然已经贴心地给他解说起来:“哎呀,不愧是你弟弟,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对了,虎哥无狗弟,真是个好狗弟啊!这信息素一出来,刚才半条街的人都腿软了。就是个子没狄言高,从视觉上有点吃亏。哎,你说都是顶级alpha,狄言怎么就比你弟弟高这么多呢?哦,对了,你跟你弟弟一样高,虽然一个alpha一个omega,是不是双胞胎对这方面也有影响啊?”
  原本看到狄言与祝商祺在一起,祝时祺的心内再次产生波动,但柯然这一通漫无边际的废话,成功让他暂时从伤感复杂的情绪中抽离出来。或许抑制信息素效果最好的不是药剂,而是怒气。
  “他们是怎么一回事?”
  柯然对祝时祺的隐隐怒意浑然不觉。他是个beta,虽然嗅不到信息素的气味,此时多少也受了点alpha气势的影响,熟练地从兜里掏出一个口罩戴在脸上,躲在负责清扫的智能机器人后面探头探脑地观望,那鬼鬼祟祟的样子,令祝时祺莫名产生了黑进公共安全系统,派俩执法机器人把他抓走的念头。
  “我也不知道呢,来了就这样了。我跟人打听了一下,也都不清楚怎么回事。好像是狄言在这里守了半小时,祝商祺来了他就冲上去了。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对峙?到现在,得有三分钟了吧?”最后那句话,他歪着脑袋,好像在问谁。那个方向很快传来一个同样激动高昂的女声:“不止三分钟,这两位帅哥对视至少五分钟了!哇,他们果然在搞aa恋吧?”
  “这可不能乱说啊,左边这个是我兄弟的对象,右边这个是我兄弟的兄弟,我现在正跟我兄弟说着话呢。”柯然赶紧澄清。
  对方哪里数得清他到底说了几个兄弟,因为她已经兴奋地尖叫起来:“抱上了抱上了!”群众们也都在激动地呼喊:“哦哦哦!”还夹杂着几声“老板加油”的响亮马屁,肯定是祝商祺的属下喊的。
  柯然抬头望去,不知看到了什么,露出十分震惊的神情。然后似乎有些尴尬,先前的好奇激动一扫而空,他取消全息模式,用手遮住终端,很快地对祝时祺说:“我这边还有事,先不跟你聊了哈。”
  可祝时祺已经看到了。
  那刺眼的一幕,通过柯然身后玻璃的反光,完完全全展露在他的面前——
  狄言与祝商祺,正在互相拥抱。
  “啧,执法机器人来了,这俩家伙当街释放信息素,估计要被抓去教育……哦,祝商祺不用了,只有狄言被带走了,等会儿你去教育中心领他的时候,咱们顺便吃个饭吧?”
  “我们已经离婚了。”祝时祺回过神,慢慢地说。
  “哦,离婚了啊,那就得——什么?!”柯然惊讶极了,他甚至掏了掏耳朵,还掐了自己一下,“为、为什么啊?就算狄言那小子确实有点……呃,也不至于就离婚啊?”
  “我还在搬家,以后再说吧。”祝时祺打断他,语气十分平淡。
  柯然看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脸上的神情竟然慢慢变成了敬佩:“当断则断,说真的,老祝,你真是我见过最果决的家伙。那你先忙,空了联系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