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8 11:05:54  作者:花误呀

   《反向标记abo》作者:花误呀

 
  文案:“我用了四年时间,才把自己变成了夏明之喜欢的样子。”
  “结果他却爱着四年前的我。”
  ——可我已经变不回去了。
  非第一人称,不是伪替身,是深爱彼此却不敢开口。
  你以为我不爱你,我也以为你不爱我,结果我们谁都没放下。
  破镜重圆,双向暗恋,狗血,但HE。
  伪高岭之花真小可怜受?前桀骜不驯后深情不渝攻
  攻受都有心理问题,后期翻分手旧账。
  有生子。HE。但狗血。
  作品标签:近代现代,豪门恩怨,ABO,破镜重圆,双向暗恋。
 
 
第一章 阮卿
  阮卿回国第七天,就接到了分手四年的前男友的电话。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阮卿正在花园里剪玫瑰花枝,开得正好的粉白色的玫瑰花,剪下来插在白色的花瓶里,是以前他跟夏明之在一起时候的习惯。
  所以当他摸出手机,看见手机上,再熟悉不过的三个字,阮卿手里的剪刀无意识一收,轻轻的咔擦一声,一朵才开的玫瑰花苞就被剪断了,从枝头坠到黑色的泥土里,打了圈滚,脏了。
  分手四年的初恋情人的电话,怎么看都不像个好征兆。
  阮卿迟疑了三秒才接起来。
  “阮阮。”夏明之在电话里喊他的小名,声音很温和,温和得都不太像曾经肆意张扬的那个青年。
  这小名还是夏明之取的,那会儿他才十七岁,躺在夏明之怀里,听夏明之一会儿叫他阮阮,一会儿又故意把他写成“软软”。
  阮卿放下了花艺剪刀,却不小心被玫瑰扎到了手,血珠从手指尖上冒出来。
  “好久不见。”阮卿在手机里笑起来,声音有点哑,却软绵绵的,很勾人。
  其实他和夏明之分手分得惨烈,再相遇怎么都不该是这么云淡风轻,但是阮卿吮了一下自己手指上冒出来的血珠,心想他何必和自己过不去。
  夏明之像是也没料到他会这么温柔,迟疑了一会儿,又说道,“听说你回国了,最近有空吗?能约你吃个饭吗?”
  阮卿还咬着手指,他看了一眼花园上方阴冷冷的天空,估摸着明天怕是要下雨。
  “好啊。”阮卿干脆地答应了,“时间你定。”
  夏明之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他也估计着明天就会下雨,可是他想见阮卿的心情太迫切了,迫切到等都等不了。
  “要不明天?”他抱着试探的心情问道,“或者你哪天有空?”
  “那就明天吧,我下班了你来接我。”阮卿拿起玫瑰花回了房间,他低低地笑了下,“你应该知道我在哪里工作。”
  “知道。”夏明之不仅知道,阮卿刚一回国,他所有的消息就都传到了夏明之耳朵里,连夏明之的哥哥都过来问了一声,问他知不知道阮卿回来了。
  “还有事吗?我这儿有点忙,得挂电话了。”阮卿的声音在手机里变小了,似乎放在了免提上。
  夏明之沉默了一会儿,笑了笑,“没事,你忙吧。”
  电话被挂断了,阮卿的玫瑰花也插好了,他到洗手间去洗手,浴室里暖黄色的灯光洒下来,照亮了阮卿清丽美艳的脸,也照亮了他细白的脖颈上,紧紧锁着的黑色颈环。
  这是专门从事omega抑制剂研发的公司最新一代的放标记颈环,除了颈环录入的主人谁也打不开,还会把omega的信息素气息牢牢地锁住,哪怕这个omega就处在发情期,也没有人能闻出他的味道,更不用提被标记。
  阮卿对着镜子调整了一下颈环,这个颈环他自从三年前戴上,已经换了四代了,从来没有摘下来过,一想到马上要和夏明之吃饭,阮卿想,夏明之看见这个颈环,不知道会不会高兴。
  他第一个颈环就是夏明之给买的,但是和他自己买的长期佩戴的不同,是发情期专用。
  因为他发情期到了,夏明之倒是很温柔,没让他靠着抑制剂度过,跟他一起在床上缠绵了好几天。但夏明之不想标记他,所以给他套上了颈环,防止自己被高度契合的信息素冲昏头脑,把阮卿给标记了。
  那时候阮卿总要想办法逃避这个颈环,不肯带,眼泪汪汪地求夏明之,他以为自己对夏明之多少是有点不同的,只要他够乖,对夏明之一心一意,总有一天夏明之会标记他。
  但如今的阮卿不做这个梦了。
  他不要夏明之标记他了,他不需要任何alpha标记。
  他唯一念念不忘的,反而是夏明之在床上花样繁多,床下温柔体贴。
  只要不和夏明之索要家庭和承诺,夏明之就是个完美情人。
  -
  第二天见面,夏明之一早就赶到阮卿公司楼下等他。天果然下雨了,他其实可以进去的,阮卿所在的公司,老总是他们夏家的世交。但他就宁愿撑着黑色的长柄雨伞在楼下等,天雾蒙蒙的,雨也雾蒙蒙,夏明之举着伞站着,到想起五年前他在学校外等阮卿下课,一群学生一起放学出来,阮卿也是其中最出挑的那个。
  那一年阮卿高三,穿着学校的制服,青涩又迷人,浑身身下都有种天真的甜蜜,笑起来会露出酒窝和虎牙,夏明之靠在车上等他,那时候他是家族里出了名的少爷脾气,却肯在门外等上一个小时,就为了等阮卿放学一起吃饭。
  如今他也在等阮卿,心情却变了太多,他叼着一根烟,烟草味并不浓,过一会儿就会在雨雾里散个干净,他知道阮卿不喜欢烟味。
  当年他就是少爷脾气太过,说一不二,霸道且蛮横,和阮卿分手得极其惨烈,四年了,他没有一天不在后悔,但是阮家传过来的消息一直是阮卿准备在国外定居,和国内断个干净,他也就没有脸面再去打扰。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四年了,阮卿居然又回来了,还回到了这座有夏明之的,他们一起长大恋爱的城市。
  夏明之吐出一口烟雾,他看了一下手表,离阮卿下班应该还有十分钟,他把烟摁灭了,萧瑟的风吹过来,吹散了他身上烟草的气息,他甚至还往嘴里扔了颗薄荷糖,还是阮卿从前买给他的那种。
  十分钟过后,大楼里陆陆续续有人出来,经过夏明之身边的时候都忍不住往他看了看。夏明之没有掩饰气息,几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这是一个信息素等级相当高的alpha,还有一张英俊逼人的脸孔和深邃的眼睛,穿着笔挺的黑色风衣,却总透出一点玩世不恭的桀骜气息。
  又过了五分钟,阮卿才慢慢悠悠地从楼上走下来。
  阮卿今天穿的是件掐腰的灰色风衣,里头是件白衬衫,领口的几颗扣子却都解开,露出雪白的肌肤和锁骨,脖子上圈着一个细细的颈环,配着苍白的脸和红润的嘴唇,无端有点勾人的味道。
  夏明之看着阮卿走过来,他想他应该走过去的,去把阮卿接到自己伞下,让他好好看看他的软软这四年来过得好不好。
  可他站在那里,漫天的雨雾像是一下子被放大了声音,夺去了他的听力,也让他的视线变得格外清晰。他看见阮卿一步步向他走来,还是很瘦,人却高了很多,嘴唇软软的,透着粉。
  夏明之觉得自己心口都疼了起来,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他朝思暮想了四年的人,如今居然真的又出现了。
  “你在发什么呆?”阮卿走了过来,两个人的伞碰到一起,晃下了一点水珠。
  “没有,我……”夏明之从前是以才思敏捷著称的,如今却说不出话来,但他随即看见了阮卿脖子上的颈环。
  别人可能会以为是现在流行的装饰,但他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上面的logo,分明是omega的防标记颈环。
  他在空气中嗅了一下,只嗅到了雨天独有的湿漉漉的草木味,还有阮卿身上微甜的香水味。
  没有信息素的气息,他和阮卿的信息素是高度匹配的,如果连他都闻不出来,那阮卿身上的信息素就是彻底被锁住了。
  “去哪里吃饭?”阮卿收了伞,躲到夏明之的伞底下,他转过头说话的时候,软绵绵的嘴唇和夏明之靠得很近,嘴里有和夏明之同款薄荷糖的味道,“你车在哪里啊?”
  夏明之的视线从阮卿脖子里收回来,带着阮卿去了自己的车边。
  一别四年,阮卿真的变了很多。
  从前的阮卿,是绝不会在这么惨烈的分手以后,还能如此自然地跟他说话微笑的,也不会这么亲密地躲到他的伞下,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夏明之带着阮卿往自己的车边走去,不受控制地,又想起了四年前分手的时候,阮卿红着眼睛坐在床上,身上还带着夏明之留下来的吻痕,脸和嘴唇都很红,还在发情期里面。
  夏明之记得阮卿一直在和他哭,说对不起,说夏明之别不要我。
  但是暴怒中的夏明之什么都没能听进去,甩开他就走了。
  他不知道阮卿那次未完的发情期是怎么度过的,明明才经历过最温柔的缠绵,自己的alpha却一走了之,无疑是从天堂坠入了地狱里。
  夏明之的胸口微微地痛起来,他偏过头去看阮卿,又看见阮卿细白的脖子里戴着的黑色颈环,是最新一代也最安全的产品,甚至能储存抑制剂,随时保证omega不受别人信息素的影响。
  “我这次回来,可能短期内都不会走了,”阮卿笑着说道,他一笑还是有酒窝和虎牙,但是已经没有了以前青涩的样子,“你呢,我在国外也看见你的小说报道,获得了青木奖,恭喜。”
  夏明之是家族里出了名的叛逆子弟,不好好地经商从政,却跑去写小说,偏偏还写出了名堂,国内国外的著名奖项都拿回来了,狠狠打了家族里长辈的脸。
  阮卿从前和他恋爱的时候,会窝在夏明之怀里听他构思那些故事,夏明之向来是张扬的,说起这些的时候眼睛很亮,眉宇间都是傲气和锐利,说得高兴的时候抱他很近,有点疼,但阮卿喜欢。
  如今夏明之有了更多张扬的资本,投资成功,新书获奖,不靠经商从政也走得很好。
  结果他反倒是淡淡的,“侥幸而已。”
  到了车边了,夏明之撑着伞让阮卿先坐进去,自己才拉开车门。
  一旦进到狭窄的车内,夏明之身上那种强烈霸道的信息素的味道一下子侵袭了过来,阮卿情不自禁地咬了下嘴唇,眼睛有点雾蒙蒙地看过来。
  夏明之的信息素排行第897,是里面的最高级别,当初两个人交缠拥抱的时候,阮卿闻一口都腿软,随夏明之怎么摆弄。
  如今再闻到,阮卿偷偷地,慢慢地,吸了一口,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抖了一下。
  他看着夏明之,夏明之也在看他。
  一眼之间,两个人都想起了从前,又清晰地意识到现在是四年之后。
  是阮卿先动的。
  他细白修长的手放在了夏明之的手上,也不动,就这么轻轻地放着,窗外的雨还是缠绵悱恻地下着,车子里面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夏明之的信息素带一点檀香和苦味,如今这味道已经可以清楚分辨了。
  阮卿的信息素却滴水不漏。
  “阮阮……”夏明之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他想道歉,为四年前那次的分手,他想说我不该什么都不听你解释,抛下你就离开了。
  他还想问问阮卿恨不恨他,怪不怪他。如果恨他,那也是他应得的。
  可是阮卿却眼神温柔地看着他,仿佛他们还是一对恩爱眷侣。
  然后他看见阮卿凑了过来,一个柔软的,带着薄荷糖味道的嘴唇贴了过来,阮卿的舌尖探出来,轻轻描摹着他的嘴唇,要他张开嘴。
  夏明之一把勒住阮卿的腰吻了过去,两个人唇舌相缠,这姿势是不舒服的,但是夏明之顾不上许多了,他渴望阮卿渴望了四年,阮卿的皮肤与他稍微相贴,他心里头的火就漫山遍野烧了起来,烧的他只想把阮卿带回家,压在床上,让阮卿像从前一样哭出来,在他怀里哪里都不能去。
  他要把阮卿藏起来,一辈子都藏好,他要跟阮卿过一辈子。
  阮卿被吻得难耐的哼了出来,眼睛水光潋滟,他揪着夏明之的领带,喘着气说,“不吃饭了,先吃我好不好?”
  这真不像曾经听夏明之说句荤话都面红耳赤的阮卿,会说出来的话。
  夏明之狠狠咬了一下阮卿的嘴唇,发动了车子。
  好在这里离他的住宅不远,很快就到了。
  夏明之的房子是独栋别墅,在停车库里,阮卿已经慢慢地爬到了他身上,就坐在他身上,风衣脱下来了,衬衫底下是纤细的腰肢,阮卿按着夏明之,咬着嘴唇在他身上轻轻地摇晃,他吻着夏明之的手指,含住一小节,细细地舔弄。
  他妩媚得像神话里的塞壬,天生就是诱惑的化身,要所有见过他的水手都粉身碎骨,却还愿意为他孤注一掷。
  夏明之也是,他无法抵抗阮卿,只是阮卿这个名字,就足以让他沉寂了四年的心口热了起来。
  -
  两个人再从车里出来的时候,阮卿是被夏明之抱在怀里的,裹着夏明之的外套,脚上的鞋早就不见了,只剩下白皙秀气的脚,在半空中晃着,纤细的脚踝上也不知是谁的手指印。
  夏明之踢开了门,像个急躁的毛头小子一样把阮卿抱进房间,又放在床上,刚穿上没几秒的风衣又被剥了下来,露出里面雪白的,浑身印着玫瑰色痕迹的阮卿。
  夏明之和阮卿重新吻在一起。
  情动之际,夏明之情不自禁地去咬阮卿脖子上的颈环,四年前他固执地不愿意标记阮卿,为了这个和阮卿分手,如今他却赤红着眼咬住了阮卿的颈环,心里头本能地觉得这东西碍事,这个阻挡了他和阮卿,阮卿本该就是他的。
  结果阮卿翻脸了。
  “你干什么?”
  这是短暂的重逢以来,阮卿第一次流露出不悦,但很快他又舒缓了神情,像是有点无奈的。
  “又不是在发情期,你也这么管不住自己么。”
  只有发情期,ao才能标记,其余时间的咬痕,也就是个普通的短暂标记。
  而也就是这个期间,高度契合的ao情侣难以抵抗彼此的信息素,催动之下alpha会本能地想标记自己的omega。
  从前夏明之就是怕自己忍不住标记阮卿,才强迫他一到发情期就戴上颈环。
  如今四年过去,阮卿无奈地想,还好他有先见之明戴上了,不然要是让夏明之咬上一口,怕是这场温存也不用继续了,他又得被夏明之从床上赶下去。
  当年盛怒之下的夏明之一把把他扔在地上,阮卿撞得头晕眼花,肩膀都青了,也没能得到夏明之一眼的怜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