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8 11:09:26  作者:LittleSweetie

   《睑上痣》作者:LittleSweetie

 
  文案:高冷学霸攻X别扭作精受。
  李怀煜X秦绍卿
  秦绍卿的眼睑上有一颗小红痣,鲜妍明亮,看久了就像是在心里扎了根,长着长着,就成了李怀煜的心上朱砂。
  作品标签:破镜重圆,双向暗恋,校园恋爱,微娱乐圈,假包养真恋爱。
  微博@小甜心不是小点心
 
 
第一章 
  秦绍卿百无聊赖买了个小号刷起了微博。
  这种感觉很奇妙。只是用了一个小号仿佛就可以完全置身事外,像一个无关路人一样带着漠然却又渴望发生一点什么的目光扫一眼热搜榜,然后“啧”一声发出感慨。
  “这个秦绍卿是哪里来的妖魔鬼怪,怎么那么多热搜词?还都是说他打人的,真是世风日下。”
  秦绍卿随手刷了刷,无非是多方混战。他的粉丝“小青鱼”们分为几派,其中常见的有鬼哭狼嚎派“我不信!!!卿卿那么乖!那么奶!一定有误会!!!相信卿卿!!!”,假装理智澄清派“视频是P的,号等律师函吧!”,消极脱粉派“爱过,他视频里打人的样子可凶,一点不像他的长相那么可爱那么乖,人设崩塌。已脱粉,回不回踩等声明。”
  至于路人那更是众说纷纭,不过大多都会说一句,“脑残粉眼瞎”。
  秦绍卿自嘲地笑了。
  真的是眼瞎。
  我有什么值得被喜欢的。
  手机屏幕上突兀地插进了来电显示。这是私人号码,知道这个手机号的人很少。秦绍卿有些诧异,定睛一看是秦韶蕊。
  摁掉了电话,屏幕黑了一瞬,又顽固地亮了起来。秦绍卿索性关机了。
  终于安静了。
  秦绍卿长舒一口气,懒洋洋地斜在了沙发上。不像是来见神秘金主,倒像是来旅游度假的。
  明媚的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洒落一室,秦绍卿沐浴在午后的暖阳中眯起眼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就大大咧咧地伸展长腿闭目养神。秦绍卿睫毛纤长,如同黑凤蝶微微翕动的羽翼,左眼眼睑上有一颗红色的小痣,像是一粒朱砂。
  昨晚刚出了打人的事,今天就被经纪人带到了寰宇大厦,告诉他这里高层有人对他秦绍卿感兴趣,要他把握机会。再怎么掩饰,秦绍卿也听出了这其中拉皮条的本质。秦绍卿气的都要笑了,反倒想看看是哪位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那么关注自己的点滴动态,要趁着自己人人喊打的时候趁火打劫。
  没等多久就听到了有人叫自己“秦先生”,秦绍卿就一路跟着这位一身职业装不苟言笑的女士走到了电梯间,看着不断攀升的楼层指示灯,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究竟是哪里出错了,才走到今天这步的?
  “秦先生,李总监就在里面等您。”
  秦绍卿站定,深呼吸一口气,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要是对方只是言语询问,那就回绝。要是对方动手动脚,那可就别怪他不客气。
  下定了决心,秦绍卿敲了敲门。
  “请进。”
  刹那间秦绍卿脸上血色全无。
  这个声音……
  李总监……
  怎么可能?
  李怀煜现在不应该在哪间名校或者研究所读博吗?
  秦绍卿不自觉向后退了几步,里面的声音又再次传来。
  “请进。”
  可能只是声音很像,姓李的人世界上可多了去了。
  秦绍卿站定,咬了咬牙,然后打开了门。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那一声“请进”却足以令秦绍卿心虚不已。门扉开启灿烂金光扑面而来,更是让秦绍卿无处遁形。秦绍卿微微眯起眼,待看清眼前人时,他的心开始失了节奏地乱跳个不停,大脑却像是在刹那间停止了运转。
  不是李怀煜,还能是谁?
  近四年未曾谋面,却在上千个日日夜夜中把他的面容越描摹越清晰。记忆中的人和眼前的人渐渐重合,阔额高鼻,脸上的线条还是冷硬不近人情,像是无情无欲的俊美雕塑。李怀煜好像消瘦了些,但眼神还是像刀子似的,即使李怀煜戴着一副银丝边眼镜,隔着镜片也不减其尖锐。
  心头翻江倒海,委屈酸涩像是要从眼眶涌出。
  秦绍卿跟自己说,秦绍卿你可是个酷哥儿,争气一点,可千万别哭,当初可是你铁面无情地甩了李怀煜的。
  秦绍卿稳定好情绪,至少表面上不能让李怀煜看出来自己有多怂。他想就算现在情况尴尬,他和李怀煜再差也算是大学校友,久别重逢寒暄一下也是不过分的吧。
  他斟酌着用词,正欲开口就听到了李怀煜的声音。
  “你打了徐开阳。”李怀煜的声音低沉不容辩驳。说话做事都一如从前他熟知的李怀煜,不屑于那些弯弯绕绕直接切入主题,许久不见都不会装模作样地问好寒暄。
  “……是。”
  “为什么?”
  为什么?秦绍卿瞬间就被点着了,怒意像火苗似的蹭蹭往上烧。
  “为什么?”秦绍卿重复起李怀煜的问话,笑得讽刺,“那孙子不该挨打吗?下回让我看见他我还揍他,见一次打一次。”
  话一说完,他就看到李怀煜皱起了眉,秦绍卿心里咯噔了一下,从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李怀煜就不喜欢他说脏话也不喜欢他意气用事。
  真糟。李怀煜肯定更厌恶我了。
  不过我让他不待见的事可多了去了,也不缺这一件。
  秦绍卿自嘲地笑了笑:“我就是个粗人,不学无术也不怎么聪明。”
  “真对不起,玷污您耳啦!”秦绍卿说不出的难过,“……李总监。”
  本来他可以忍住的,可最后那点克制在叫出“李总监”的那一刻也失灵了。装不出来无所谓,支撑不起“不在乎”的面具了。
  李怀煜错开了目光,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他的神情隐藏在反光的镜片后,看不分明。
  片刻后,李怀煜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从即日起你将由寰星负责,你的新经纪人很快会联系你。”
  秦绍卿错愕。寰星,业内响当当首屈一指的大公司,当今娱乐圈的老戏骨和当红炸子鸡的齐聚地。但凡是想出人头地的,没人会不想签在寰星。
  “这是什么意思?”秦绍卿想了许久才想到合适的词,声音变得艰涩,说的话也愈发难以启齿,“你这是……要包养我?”
  李怀煜不置可否,只是看着秦绍卿不说话。良久,他抽出一张纸,又拿出一支钢笔放在上面:“把你所有的联系方式,地址写在上面。”
  秦绍卿拿起笔把自己所有社交网络账号都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地写了一遍。他的脸和他的字是两个极端,字迹说得体面些就是草书,以前上大学时还被李怀煜逼着练过字。于是时隔多年秦绍卿还是改不了老习惯,在李怀煜面前写字时就不由自主地连身板都端正了起来,一笔一笔地写,像极了小学生在田字格练字本上写字。
  李怀煜扫了一眼纸上的字,而后在手机上快速敲击了几下,片刻后定定地看向了秦绍卿。
  秦绍卿被盯毛了:“怎,怎么了?”
  李怀煜:“我拨了你的手机号码。”
  秦绍卿匆忙拿出手机开机:“那确实是我的号码,我的手机关机了,并不是……”
  并不是故意留下了错误的号码。
  秦绍卿突然收了声,对于李怀煜的愧疚与在意让他情不自禁想要去解释一切行为,生怕他会有一丝一毫的误会。可两人之间明明已经是覆水难收,还有什么可解释的,被暴雨淋湿的人会在意有没有再被泼上一盆水吗。难不成是李怀煜这个不明所以的举动给了他奢望,才让他想要得寸进尺不成?
  正在沉默时,手机屏幕上出现了来电显示。
  “这是我的号码,”李怀煜说,“有任何事都可以打给我。”
  “不可以让我找不到你。”
  作者有话说:
  开新文啦!!!鸡冻!!! 攻受都有不完美的地方,但是我jio得都是好孩子(亲妈视角
 
 
第二章 
  隔天,秦绍卿就接到了杨亚菲的电话邀他来寰星见面。杨亚菲是寰星的王牌经纪人,带谁谁红几乎是毋庸置疑的。杨亚菲在简短的自我介绍后,一开场就直截了当:“你现在是什么处境想必自己也清楚吧?”
  乖乖仔的形象崩塌,随之而来的是网络上众多故作高深的事后诸葛和吃瓜群众的啧啧感叹,“早有端倪。”
  杨亚菲继续说:“目前你不需要出现在大众的视野,让公众渐渐淡忘这件事。趁这段时间你需要给你自己充电,提升自己的硬实力。”
  杨亚菲递给他一册剧本。
  “宜早不宜迟,明天开始,你就去银河剧团参与学习,准备之后随时可能会到来的试镜机会。”
  走出寰星的大楼,秦绍卿又停下脚步,仰头回望了一眼。寰星的大楼极其威严得矗立着,让人见了便生出了敬畏之感,倒是与眼下深秋肃杀的氛围很是相符。街上行人稀少,人们大多埋着头快步向前。秋风瑟瑟,四周的树枝上并不紧凑地挂了些银杏叶,好像再来一阵大风就能把它们都卷到马路上泥土里。
  秦绍卿叹了一口气,戴上口罩遮住了大半面孔,用风衣潦草地裹住了自己,不过一会儿一辆车就停在了眼前。秦绍卿拉开车门进去,对司机说绕路去一下京大。
  从昨天到今天,秦绍卿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是该庆幸劫后余生,还是该纠结于一团乱麻似的眼下。
  京大附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再去过,和李怀煜分开之后那里就成了刻意避开的场所。条条大路通罗马,绕开京大是再容易不过的事,只是越发想要逃避,反而会让与京大相关的一切在心中不断重复,一刀一刀雕刻得越发深刻。以至于多年后再见到李怀煜,秦绍卿也不会感到距离感和陌生,曾经的亲密无间好像还近在咫尺。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个时代什么都快,弹指瞬息间千变万化。在与李怀煜见面后他才惊觉原来自己这么多年来都在原地大踏步。李怀煜究竟是想做什么,他一无所知。如果现在李怀煜想要报复他曾经的所作所为,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秦先生,京大西门就在前面了。现在情况特殊,不建议您在学校这种人多密集的场所露面,如果您想要做什么事,我可以替您做。”
  听到司机的话秦绍卿才猛然回过神来,京大正门就在眼前。和当年比起来竟什么都没有变,连校门口朝气满面的学生都一如当初。
  “我……”秦绍卿怔愣了一瞬,“我不下车,绕一圈去北门那条街上,我看一眼就行。”
  京大北门一条街是一条汇集了各地特色小吃的美食街,常年拥堵,步行都比开车快。街上多了许多不眼熟的新店铺,也还有很多老店。当年在学校的时候,他领着李怀煜去吃过这街上的几乎每一家店,包括路边摊。李怀煜每次看到他吃路边摊都会皱眉头,却在秦绍卿的“威逼利诱”下把秦绍卿喂给他的烧烤麻辣烫串串都尝过了一遍。每回秦绍卿一脸期待兴奋地问他感觉如何,李怀煜都会这样一本正经地评价——
  “调料味太重。”
  只有一样东西例外,那就是街口一对老夫妇做的煎饼果子。李怀煜难得的说了一句,“好吃。”于是那之后秦绍卿就开始经常给李怀煜买煎饼果子,有时候多加个蛋,有时候多加根肠,有时候要紫米面做的,李怀煜都好好吃下了,没说不喜欢。
  没说不喜欢那就是喜欢。秦绍卿这样想着,为李怀煜因为自己而多了个喜爱的事物而感到窃喜。
  那个时候两人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很开心。开心的事情都是这样琐碎的小事,小小的快乐堆积起来就像山一样高。到现在想起还会疑惑,那时候怎么会开心得那么容易,简直快乐得像是虚假的一样。
  一段不长的街硬是磨磨蹭蹭地开了快二十分钟,可离开京大北街汇入了大路,秦绍卿却感到怅然若失。
  初到银河剧团与剧团的其他年轻演员一起接受培训时多少是有些尴尬的,秦绍卿虽说不算是炙手可热但也是明星了,免不了受到许多好奇和探究的目光。但后来也慢慢习惯了这些目光并泰然处之,毕竟有机会能接受业内顶级老师的专业指导,是再幸运不过的事,不该再为其他事分心。
  到了第三周,秦绍卿被分到了《青阳》组。
  当时指导剧目的刘新眯起本来就不怎么大的眼盯着秦绍卿看了一会儿,最后拍了拍秦绍卿的肩膀说:“小秦呐,演林沐这个角色怎么样?”
  《青阳》的故事背景是在上世纪动荡的战争年代。林沐是《青阳》里命运多舛的男二号。年少时阳光干净,是女主角的初恋。成年后家道中落,又与女主角争执不断渐行渐远。落魄过放浪过,也重新坚强起来。多年后再重逢,女主角身旁已经有人相陪,战火纷飞时林沐隐忍爱意一直以朋友的身份默默帮助女主角渡过难关,在女主角最终收获幸福时远走天涯。
  秦绍卿要比同组其余人有名气得多,按理来讲该是男一号。但秦绍卿却没有犹豫地应下了。
  秦绍卿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之前有出演过几部电视剧的经验,也相当有灵气。刘新常说他很有天赋,凡事一点就透。但在《青阳》里有一场与女主角相争执的戏,情感冲突激烈,还要表达得有层次。既有“你是我最亲密的人却不懂我”的失望透顶,又要有“就算你不懂我但我也很爱你”的情深。
  刘新给秦绍卿讲过几次戏,但秦绍卿还是找不准状态放不开,最后只得说想独自琢磨琢磨。他坐在一旁拿起纸笔写写画画梳理剧情和人物心理状态,忽然眼前突兀地出现了一瓶矿泉水。
  “需要我和你对一下戏吗?”季岳递了一瓶矿泉水给秦绍卿。
  “多谢,”秦绍卿朝他笑了笑,“我想先把思路理清楚。”
  季岳饰演《青阳》的男一号,在剧中是个纨绔不羁的角色,实际上本人却与之相反,老好人似的亲切憨厚。他在秦绍卿身边坐了下来喝水擦汗,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秦绍卿说道:“对了,休息室有个男人,西装革履的长得挺俊,还戴个眼镜,好像是找你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