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8 11:11:11  作者:李请夏

 《我当团宠的那些年》作者:李请夏

 
 
文案
 
受宠攻,受追攻
天之骄子团宠攻(尉迟墨)&温柔深情大佬受(顾钦言)
 
内容标签: 年下 天之骄子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尉迟墨 ┃ 配角: ┃ 其它:
 
 
 
  ☆、一切的开始
 
  2019年3月5日,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
  顾钦言的个人演唱会在这里举行,舞台上的顾钦言身着量身定制的白色西服,温柔的眼睛里仿佛有星辰流连,他牵动好看的唇,柔声说道:“下面一首歌,我想送给我最爱的人。”
  他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You Speak》,谢谢。”
  “You liberate me from my own noise and my own chaos
  你让我得解救,脱离自身的噪音与自我的混乱
  From the chains of a lesser law You set me free
  你使我得自由,冲破紧裹的界限与束缚的枷锁
  In the silence of the heart You speak
  在我心的寂静之处,你向我细语
  ……
  轻柔的歌喉如涓涓溪流般轻轻缓缓地淌入人们的心中,台下的歌迷随着旋律晃动着手中的银白色荧光棒,星星点点,犹如夜幕里的一片星河。
  情到深处,顾钦言眼眶微微泛红,心底那份深沉的爱意愈加滚烫发热。他心中默念道:我爱你,小墨,我爱你。
  而这首歌的主角——尉迟墨,则大大咧咧地窝在后台休息室的沙发里吃着零食打着游戏。
  “有人有人!哎……”
  演唱会结束后,顾钦言回到后台休息室就看到某人像只大型猫咪似的窝在沙发里睡着了。他走过去坐到他身边,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尉迟墨半眯着眼,刚刚睡醒的他带着浓浓的鼻音迷迷糊糊地问道:“结束了?可以回家了吧?”
  顾钦言笑了笑,弯下腰在尉迟墨的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嗯,我们回家了。”
  顾钦言为尉迟墨戴上口罩后恋恋不舍地用手指揉捏着对方的耳垂,然后说道:“走吧。”
  尉迟墨昏昏沉沉地点了点头。
  顾钦言搂住对方,两人向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在车上,顾钦言仔仔细细地为尉迟墨佩戴上安全带,这样还不放心,接着又试着扯了扯,反复地确认着安全性。
  尉迟墨瘫在座椅里,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的动作,忍不住轻笑出声,“至于吗?怎么你的心理阴影比我还大?当事人都不在意了。”
  这时的顾钦言已经跟安全带做完了“斗争”。他扣住尉迟墨的脑袋,在对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还是要小心点。”
  尉迟墨轻声地嘟囔着对方的婆婆妈妈,顾钦言则毫不在意,脸上带着宠溺的笑意听着对方的埋怨,把车开出了地下停车场。
  轿车刚开出大门,就被几十个记者团团围住,他们身旁的摄影师仿佛扛着炮.枪一般,把镜头对准坐在车内的两人。
  “真的!居然是真的!顾钦言和尉迟墨居然真的在一起了!”
  “能麻烦下来说两句吗?”
  “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前两天在台湾某酒店拍到的黑衣男子就是尉迟墨吗?”
  “听知情人士透露,你曾经飞到韩国向尉迟墨表白,请问这是真的吗?”
  ......
  嘈杂刻薄的提问还在继续,车外的闪光灯不断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顾钦言早早地为尉迟墨重新戴上了口罩,他身体前倾挡在尉迟墨的前面,然后掏出手机拨打助理的电话。几分钟后,助理带着几个保安把记者赶走。
  “我送你们回家吧。”助理敲了敲挡风玻璃。
  经过了一番折腾后,顾钦言英隽的脸上透露出一丝冰冷,他沉声道:“别忘了那些人手中的照片。”
  “好的。马上找人去办。我先送你们回去。”
  顾钦言平复住心中的怒气,然后回头去看尉迟墨,一丝不苟的脸上掠过一抹不经意的笑容,他轻声细语地安抚对方:“别担心,没事的。走吧,我们先回家。”
  “唔,好。”尉迟墨捏了捏鼻梁,疲惫地回道。而后他被顾钦言牵着手带下了车。
  随后两人坐上了助理的车,车辆在马路上平稳地行驶着,顾钦言陷在座椅里,让尉迟墨靠在自己怀里,他轻轻地按摩着对方的脑袋,手指有意无意地撩拨着对方细软的发丝,他缓缓说道,“小墨出道快有十年了吧。”
  尉迟墨冷不防地心里一跳,过了半天,他才开口道,“是啊,快十年了。”
  ……
  2009年8月10日,刚满18岁参加完高考的尉迟墨跟着父母回北京看望奶奶。尉迟墨9岁以前都在北京生活,之后由于父母工作原因才举家搬去上海。
  还是记忆里的那个熟悉的四合院,大片大片翠绿色的爬山虎攀附在墙壁上,隐隐约约的隙缝间露出的斑驳的灰白色墙壁,昭示着这间四合院的历史悠久。
  尉迟墨大步走上前去推开那扇陈旧的暗红色大门,“奶奶!奶奶!”
  “哎!哎!”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从屋里走出来,她虽满头银发但脸色饱满红润,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透露出这位老太太的好修养。
  她拉过尉迟墨摸了摸他的脑袋,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眼角的皱纹似乎在诉说着这位老人家年轻时候的故事。
  “妈!”尉迟墨的父母提着大包小包也走了进来。老太太点了点头,“哎,你们来了,都说让陈伯接你们了,你们非不听,快把东西放屋里。累坏了吧,快去歇一会。”
  两夫妻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解释道:“不累!我们自己能行就不麻烦陈伯了。”
  随后,老太太把尉迟墨也带到屋里,偷偷把他领到一旁,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看!”
  “啊!PSP!”尉迟墨眼睛放光。由于之前一直在备战高考,尉迟墨一直没有好好放松过自己。
  老太太笑着揉了揉尉迟墨的脑袋,说道:“拿去自己房间里玩吧。”
  “好!”尉迟墨露出孩子气的笑容,拿着游戏机转身就要走,但被老太太一只手拉住,“记住千万不要过度沉迷!”
  “知道啦,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尉迟墨伸手轻轻拍了拍老太太的手,安抚道。
  老太太被逗笑,笑着挥挥手:“去吧,去吧。”
  尉迟墨回到自己房间,三下两下脱掉自己的鞋子扑到大床上,伸了个舒服的懒腰,拿起床头边的糖果,剥开糖纸,把糖果含在嘴里,甜滋滋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被子是刚晒过的,尉迟墨感觉自己被温暖的阳光包裹着,正当他准备要打游戏之时,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了。
  尉迟墨不满地皱起眉头,问了一句:“谁啊?”
  门外响起了少年独有的清冽的声音,“我啊!”
  尉迟墨这才反应过来,他立刻跳下床然后给对方开门,看着面前长相清秀的少年,尉迟墨笑着调侃道:“嗨,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小外甥啊,说吧,找你舅舅我有什么事?”
  李慕书嘴角微微抽搐,没想到那么多年没见了这家伙还那么幼稚拿辈分戏弄他。
  李慕书比尉迟墨年长两岁,但是让他很不服气的是,尉迟墨是他的长辈!自己的母亲是这家伙的堂姐,所以自己理应叫他一声小舅舅。
  李慕书好脾气地连声道:“没错!没错!小舅舅,我找你有事。”
  尉迟墨双手交叉于胸前,朝李慕书微微抬了抬下巴,问道:“说吧,什么事?”
  看着尉迟墨这幅傲娇的模样,李慕书忍不住低笑了一声。
  这时,尉迟墨立刻刀眼扫了过去,李慕书马上克制住笑容:“咳咳,你听听这个。”
  一部MP3递到尉迟墨面前,尉迟墨疑惑不解地拿起耳机。
  耳机里传来躁动的贝斯声和鼓声,以及少年的叛逆的歌声。
  “我在学校中感到了压力
  同学们在相互地打击”
  ......
  一曲终了,尉迟墨半知不解地摘下耳机,李慕书立刻询问,:“怎么样?”
  尉迟墨还是一头雾水,:“唔,蛮不错的,挺燥的。”尉迟墨虽然对朋克音乐不太了解,但还是根据自己的实际听感做出了评价。
  尉迟墨随后问道:“你过来就是为了给我听歌?”
  “当然不是啦,我是邀请你一起组乐队的!”
  “什…什么?”尉迟墨瞠目结舌。
  “你看你会弹钢琴,唱歌也不赖吧。我会打鼓,林逸哥会贝斯,章启程会吉他,齐全。”
  “不是?林逸哥也陪你胡闹?还有章启程是谁?”
  李慕书端正起姿态,眼神里是满满的坚定,“不是胡闹,我们是认真的。我们考虑这件事情很久了,就是主唱还没定下来。”
  李慕书顿了一下,随后问道:“你刚刚听那首歌就没什么感受吗?”
  尉迟墨愣了一下,不可否认,刚刚自己的确被震撼到了,血液里仿佛有什么开始躁动不安起来。
  “可是,太突然了,我……”尉迟墨有点犹豫。
  李慕书把MP3塞到尉迟墨手中,“那你再好好想想,我等你的答案!”
  这天夜里,尉迟墨把MP3里的歌一首一首听过去,尉迟墨感觉自己身体里躁动不安的叛逆因子仿佛复苏过来,他激动地整宿没有睡着。
  次日,尉迟墨找到了李慕书。李慕书把他带到“秘密基地”,那里已经有两个人在排练。
 
  ☆、初次登台
 
  小屋子不足15平米,除了乐器还堆满了各种杂物和还没有来得及扔掉的垃圾,眼前的现实场景像一盆冷水浇灭了他方才的热血。
  尉迟墨皱了皱眉,俊秀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茫然和无奈,他哭笑不得:“哈?这什么破地方。”最后几个字说的极轻。
  李慕书转头问道:“嗯?你刚刚说了什么?”
  尉迟墨撇了撇嘴,心虚地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李慕书狐疑地眯起眼睛审视了一番一脸心虚的尉迟墨,随后朝对方摆了摆手,“算了。你在这里等一下。”
  然后他径直向屋内走去,跟另外两人打了声招呼,排练便暂时终止了。躁动震耳的音乐立即停了下来,屋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令人不适应。
  李慕书朝着那两人说着些什么,还伸出手指向门口指了指。顺着李慕书手指的方向,林逸看到了门口站着的尉迟墨,他一边笑着挥手,一边朝尉迟墨的方向走去。林逸停在他面前,亲切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小墨!好久不见了!都长那么大了啊!”
  尉迟墨无奈地推开对方的手,“你好,好久不见!有话说话,别没事摸我的头。”
  林逸叹了一口气,蹙起眉头故作出一副受伤的模样,“哎,你这孩子……”
  尉迟墨一脸无语地摇摇头,不听对方继续唠叨,扭头走向角落里的沙发,把沙发上的东西都移开便窝在角落里不吭声。
  这时李慕书领着另外一个人向尉迟墨走来,“小墨……”
  “啊?你叫我什么?那么没大没小。”尉迟墨抬起头,俊眉微蹙,佯装动怒,朝对方挥了挥拳头。
  李慕书连忙改口,双手合十讨好般的说道,“我错了,我错了。小舅舅,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学同学章启程,在我们乐队里担任吉他手。”
  尉迟墨站起身,伸出手,“你好,我叫尉迟墨,叫我尉迟就行了。”
  章启程也伸出了手,但没有跟他握手而是轻轻地跟他击了一下掌,“你好,尉迟,叫我阿启就行了。”
  在这边交谈之际,林逸走了过来,手里提着几份外卖,招呼大家:“先吃点东西吧。”
  尉迟墨讶异万分:“你什么时候出去买的?”
  林逸突然有点害羞,眼神飘忽不定,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他挠了挠后脑勺,支支吾吾地解释道:“不是我买的……”
  大家这才发现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位相貌清纯的女大学生,她梳着马尾辫,身材纤细高挑,看到大家都转过来看她,脸上挂起甜甜的微笑,有点不好意思地向大家挥了挥手。
  众人:“哦~”
  林逸放下外卖,向门口指了指:“咳咳,你们先吃,我还要送她去补习班,马上回来。”
  尉迟墨拿出自己的那份外卖,慢悠悠地调侃道,“诶,别急着回来呀。”
  另外两人在一旁使劲憋笑。林逸涨红了脸,“你个小屁孩懂那么多做什么。”
  门口的女孩子似乎也意识到大家是在谈论自己和林逸,她红着脸,低下了头又往门边缩了缩。林逸在众人的欢笑声中把女孩子带了出去。
  其余三人在吵吵闹闹中吃完了外卖,之后大家都各做各的事情。李慕书那个书呆子在写大学暑期作业,章启程则瘫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漫画书翻阅。
  尉迟墨无所事事,在小屋子里转了转实在无趣,便把目光放到章启程手上的那本漫画书上,他绕到章启程后面,手撑着沙发扶手跟章启程合看那本漫画书。
  章启程正沉迷于漫画剧情,突然感觉到颈部处微微传来温热的呼吸。他正好奇,猛地转过头,一眼就看到尉迟墨秀丽的面孔。尉迟墨显然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杏眼圆睁,表情迷惑又无辜。
  尉迟墨疑惑不解地看着章启程,表情似是嗔怪埋怨。
  章启程突然感到有点慌乱,一时间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你,你怎么长得跟个女孩儿一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