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8 11:12:01  作者:日规

 《夏日氤氲》作者:日规

 
文案
 
宋皙在工作上投入太多了,所以身体上就只是想简单地放松一下而已。他以为这是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默契。只谈工作不谈感情的主编与昙花一现的网红之间的故事。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皙,燕静宇 ┃ 配角: ┃ 其它:
 
 
 
  ☆、放松
 
  现在是晚上七点,天还没完全黑透,而整个城市却渐渐闪烁起诱人的光芒。那些白天被烈日炙烤得要熔化的高楼大厦稍稍得以喘口气,马上又要迎接夜晚的狂欢。它们是沉默者,庞大的身躯矗立在大地,俯视着周围的一切。银河横跨在天空,这古老的夜景已经成为传说,流光溢彩的灯光比它有魅力得多。
  宋皙结束一天的工作乘坐出租车来到这家并不陌生的酒店。房间装修很简洁,以白色为主,这种色调让宋皙感到舒服。他进去之后坐在沙发上歇了一会,将大脑放空,然后进到浴室准备洗澡。他慢悠悠地享受着热水的浸润。当他洗完出来吹头发的时候,约好的人来了。
  上身穿一件白色短袖,下身搭配一条宽松的直筒牛仔裤,脚踩一双黑色的匡威鞋,最简单的穿着,没有任何亮点。但就是让人耳目一新。眼前的人也不需要刻意的修饰,只要站在那,就可以吸引不少或是羞涩或是直接的目光。鞋子很干净,边缘处没有明显的污渍。不像宋皙见过的很多人,脚踝以上永远是光鲜亮丽的,脚踝以下永远是脏兮兮的。
  来的人很自觉地像之前一样去浴室洗澡。
  等到青年从浴室里出来时,宋皙已经将头发吹干,穿着浴衣躺在那张大床上。他将其余的灯关闭,只留下一盏落地灯。
  青年将自己的头发吹干后走到床边俯身压到宋皙的身侧。
  两个人的配合已经相当默契。很快,宋皙就抛开烦人的一切,投入到这种亲密的、令人满足的接触中去。
  只是一个吻便让人气喘吁吁,宋皙全身的敏感因子已经被激发出了活力,他将主动权完全交给对方。这个空间现在可以打九十九分,只差一点,只因不是自己的家。
  这个夜晚漫长的第一次结束之后,宋皙仰躺在床上,慢慢地回过神来,然后他听到了对方的喘息声。
  第二次如约而至,让宋皙产生一种更加缠绵悱恻的错觉,仿佛两个人是一对真正的恋人。
  最终结束之后,青年干脆地翻下身来。宋皙莫名地回想起过去的恋人总是会将脸埋在自己的颈窝迟迟不肯离开,说几句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甜言蜜语。
  一声手机信息提示音响起将宋皙从绮思中拉回,他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已经十点。他的身体和心情已经平复,爬起来进浴室冲洗完毕,出来收拾一番,穿好衣服、鞋,戴上手表,拿着手机对尚在床上的青年说了一声:“我先走了。”
  他知道青年只会回一声“嗯”。果然不出所料,没有多一个字。
  初夏时节,夜晚的风还有丝丝凉意,宋皙走在路上感觉十分舒爽。
  燕静宇躺在酒店的那张大床上迟迟没有起来。在宋皙离开之后,他循着两个人刚刚留下的尚未消散殆尽的气息又来了一次,但这次格外的难受。他想象着那双纤长的手在自己的躯体上来回地抚摸,或轻或重。终于,他折腾完自己,像一个哮喘病人。他并不着急走,他知道这房间是订到明天的,所以他可以将今日的气味充分利用。就像身处高原之人,要将最后一点活命的氧气一丝不落地用完才行,有一点浪费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销量
 
  快十二点的时候母亲打来电话,告诉他最近自己坐公交车总是晕得不行,时不时地就心口发慌。
  “你就不能去医院检查检查吗?”宋皙也没有什么办法,跟母亲说了多少次去医院,可她总是打怵。这不就是讳病忌医?
  “让我爸和你一块去。”宋皙提出折中的办法。
  “他才不陪我去呢。”母亲提起父亲就满大的怨气。
  “我最近太忙了,”宋皙按了按额头,妥协道,“过阵子等我有空就回去。”
  “算了,你忙吧,我自己吃点药就好了。”母亲又打算敷衍了事。
  “别,过阵子我肯定回去。”宋皙对母亲保证道。
  宋皙挂掉母亲的电话,喘了口粗气。稍微收拾一下桌面准备去吃午饭。刚抬起屁股,老板来到他的办公室。他没有任何铺垫,开门见山地说:“咱们的杂志销量到底要怎么才能增加。今年是咱们杂志创办以来行业最低迷的一年。”
  宋皙简直要笑出声来,老板的嘴里年年都是最不挣钱的一年,年年都形势严峻,明明之前销量增加不少,创出一个小高峰。
  他们的杂志本身受众面窄,定价又颇高,经过几年的发展虽说已经有一批相对固定的读者,但是要增加销量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况且现在纸媒的发展,能维持下去就已经是一件幸事。
  当然,老板可不管这些,道理他比谁都懂,但是商人永远是逐利的,不可能放着钱不挣。
  宋皙保持沉默。他不想开口保证销量一定会增加,他也不能开口提出一些打鸡血一般的药方为老板挣钱,那不是长久之计,甚至会毁了杂志。
  “不行就请几个流量,拍拍封面,做个专访,保准销量突突地上去。这不用我教你吧。咱就别阳春白雪、曲高和寡了。兄弟呀,我也得养家糊口啊。”老板拉开椅子坐下。
  “你一老光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你养哪门子的家,糊哪门子的口?少在这哭穷!你又不是第一天干这个,当初不是我拿刀架你脖子上让你干的纸媒吧?真不挣钱,你还关门大吉了,你还有这闲工夫在我跟前哭穷?”宋皙连珠炮似地怒道。
  “嘿,这位小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可以讲道理,但是不能人身攻击。‘老光棍’多难听啊,我只是没结婚而已,又不是没人要,怎么说话呢?”对面的人嬉皮笑脸地回应着。
  宋皙懒得跟他贫,白了一眼,不咸不淡地说:“行了,行了,老板,您要谁,吩咐一声。”
  一看情势不对,老板也知道自己今天来的不是时候,立马改变口气:“哎哟,你看你这……别动怒嘛,我只是给你提供一个思路,不是非得请流量。你看你,又激动了。三十好几的人了,成熟点,冷静点,让外人听见,还以为咱俩闹矛盾。”
  宋皙越看那张脸越来气,知道自己又落了下风,有些后悔,冲动的毛病就是改不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老板,就算两个人私底下关系再好,也得给人留几分面子,何况还是牵扯到工作,就必须拿出专业的态度才行。他缓了缓,主动说:“我比你更在意销量,我会尽快策划的,给我点时间。”
  “好,好,我知道你一向是工作最上心的人。我知道你的能力。”老班也借坡下驴。
  放屁!宋皙在心里骂。掉钱眼儿里去了。
  “吃饭吧,都快一点了,走,我请客!”老板边说边过来拉他。
  宋皙任由他拉着,打开办公室的门。他绷着张脸,倒是老板依然和没事人一样,嘻嘻哈哈。
  两人去吃日式料理,在包间里,宋皙什么贵点什么。谁也不再谈销量的事。双方都知道点到为止是最好的。只是吃完的时候老板告诉他说过两天有个新人要来公司,要宋皙好好带带。
  “什么大人物,还要我亲自带?”宋皙有一段时间没带徒弟了。他夹起一片生鱼片,蘸蘸酱料,放进嘴里,芥末的味道瞬间冲到鼻腔,醋的酸味与酱油的鲜味也交汇在一起。
  “我一朋友介绍的,小姑娘可能刚毕业。你重点关注一下。”
  “不是你从哪招惹的花花草草吧?”宋皙不依不饶道。
  “兄弟,我的亲兄弟,今天你是不打算放过我了?”老板嘿嘿笑,伸伸蜷缩的腿。
  宋皙哼了一声表示记着这码事。
  下午,宋皙把工作安排下去就在办公室里发呆。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点,大家陆续离开,他也走了。不过,他没有回家,而是直奔酒吧。
  多久没来,他也不知道。并不是想一醉方休,只是想来找点灵感,于是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几口酒下肚,微微有些醉意。回想起将近五年的工作,果然是到了瓶颈期了吗?五年前,自己从工作的第一家公司离职,当时作为学长的老侯,也就是现在的老板,找到自己,说是要和他合伙办杂志。宋皙当时情场失意,心情低落,在那家公司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与人脉,情场失意就要在工作上找补回来,宋皙在老侯的怂恿下斗志满满,决心要干出一番事业。果然也没有辜负自己的努力,两个人办的杂志有声有色,在业界也掀起不小的话题。一时也是春风得意,无人能及。但是人不能总守着过去的功劳簿过日子,竞争从来没有间断过,他的压力从来没有减少过。
  对于宋皙来说,老侯不仅是自己的合作伙伴、老板,也更是自己的恩人,如果不是他运筹帷幄,自己不会有现在的这一切。
  室内演奏着着舒缓的爵士乐,萨克斯的高亢与提琴的低沉交织在一起,将室内与外界完全隔离开来男歌手的声音入耳,和着酒精让宋皙沉醉。蓦地,架子鼓的声音激越地涌出,每一声都打在宋皙的心上。
  形形色色的面容融化在暧昧的灯光中,宋皙他冷眼看着眼前迷幻的情景。
  已经是深夜,宋皙赶上最后一班地铁。车厢内的人当然比高峰期时要少,但是比自己预期的要多。宋皙多么希望此刻的地铁是空荡荡的,只容纳自己一个人。但同时,他又感谢地铁里那些呼吸着的、喘气的人,否则就真成了游荡在夜间的孤魂野鬼了。
  到了家,他歪在沙发上,衣服扔得到处都是,解锁手机打开社交账号,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想说。
  他想找个人说说话,屋子太黑了,一点人气都没有。他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又把所有的灯都关上。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请大家多多支持!
 
  ☆、新鲜空气
 
  宋皙的公司位于这座古老又繁华的城市的中心城区,后现代设计风格的大楼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因为在这座城市里最不缺的就是特别。不管是一栋楼,还是一个人。
  他乘坐电梯到了二十楼。
  宋皙一直很满意自己的办公环境,因为当时的内部设计装修等由他负责,最后也基本按照他的想法成型。长久以来,他全心全意地将此处作为自己大展宏图的舞台。
  现在,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感到有些厌倦。他不喜欢这样的风格了,或者说,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他不想承认昨天的谈话打击到了他,他想自己不至于这么幼稚和脆弱。
  今早,他提前很长时间来到公司,一个人也没有。但这并不是空荡荡的:办公桌上,一排排的杂志、书刊或整齐地摆着或散漫地躺着;一台台电脑沉默地立在桌面上,迎接着即将到来的主人将它开启;一盆盆绿植,有的花骨朵含苞待放,有的憨态可掬,像个刚出生的胖娃娃要在桌面上跌跌撞撞;还有一张又一张的便利贴,几袋探头探脑的零食,又或者是一个安静的水杯……
  他又走进了杂志陈列室,里面有一股明显的纸张的潮气弥漫着,这是宋皙喜欢的气味。那里存放了创刊以来的所有杂志,有的时间久远,现在看起来已经过时,有的在当时激起千层浪,现在看当时拍板时的激动刷的就涌上来。
  最后,宋皙终于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歪坐在那把舒适的椅子上,环视这四周。室内布置很简单,没有多余的装饰,曾经在墙上挂过一幅画,后来看腻了,摘下来,但是一直没选好要挂另外一幅什么样的,就一直那样空着。
  他闭上眼睛,早上由于没吃早饭,现在有些犯恶心,他没有动弹,静静地等待恶心劲过去。
  想起初三的暑假,那是中考出成绩的日子,他考进了自己报的第一志愿高中的实验班。这并没有让他获得父母满面笑容地夸奖,更不用说有什么物质奖励。他不会忘记父亲的冷嘲热讽:“xxx的数学都比你考得高,人家考了106。”宋皙的数学考了96分。那是种恶狠狠的表情,时隔多年回忆起来,宋皙脑子里的形容词就属这个最合适。他感觉莫名其妙:一个从来不关心他的学习的人,为什么在这种时候突然冒了出来。
  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决定自己一定不能输给别人,一定要让眼前的人的嘴脸消失。
  初三的暑假他已经忘了是怎么过的,他只记得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再也不知贪玩为何物。他会玩,但是不会浪费时间。上高中之后,他的成绩也有起伏,但最后,他用高考成绩让别人闭上嘴,考上一所名牌大学,不给他们机会露出自己不想看的脸。
  在上大学期间他已经崭露头角,给一些杂志撰写各类型的稿子,和一些杂志社的编辑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毕业之后如愿进入了梦想的时尚杂志社。再到后来,就和现任老板合伙办了现在的杂志。他很清楚,老板的成功除了靠自身的打拼之外,和他的家庭背景密不可分,而自己自身的能力是一方面,还要感谢老板这位伯乐。
  对于宋皙来说,这种富于挑战性的工作更合他的胃口。虽然他也曾经累得头晕耳鸣、直不起腰,几天几夜都不回家,但是每当看到自家的杂志出现在报摊上并被人满心欢喜地买走时,他就觉得再苦也是值得的。
  现在这种状况之前不是没有遇到过,只是这一次,他就是有点焦躁,第一次,他对这份职业出现倦怠感,他不想再绞尽脑汁地去选题、看稿,不想再为任何一篇精彩的文字或是一张抓人眼球的封面而心潮澎湃。
  宋皙的心空了,一种负罪感将他紧紧地缠住,就像毒蛇一样,越缠越紧,他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一动也不敢动,他怕稍微挪挪脚或攥攥手就会被咬死。这份工作现在就是一座监狱,他可以在里面放风,但却不能离开,因为他被判了无期徒刑。而宣判的人大概就是自己吧。
  累并不可怕,销量不增加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对这份工作已经产生疑问,他想将自己亲手建造的理想王国毁灭。
  不知何时,外面已经有脚步声,他一看手表,已经是上班的时间。同事们都和往常一样,陆续到来,开始紧张繁忙的一天。
  他站起来走到窗前,太阳高照,阳光透过百叶窗层层穿进室内,为这个六月的清晨又增加了一份燥热。空腹的恶心感已经过去,饥饿却没有消失。他把助理叫进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