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9 11:45:59  作者:木对

   【太中】摘一朵开在心脏上的花送给你

  作者:木对
  狂野私设花吐pa
  — 你十五岁第一次被送到我这里来,当时第一句话,我对你说过什么?
  — 我对你说过什么?!
  — 我对你说——让死人去埋葬死人,我们既然拥有生命,就应当挣扎着活到最后一刻*!!但你现在是怎么做的?
  — 回答我!!!
  「我得了花吐病。因为我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
  「那个人……让中也为『他』得花吐病的那个人,是不是我?」
  ……
  …………
  「我喜欢的人从来就不是森先生。」
  「我喜欢的…是………」
  ……
  …………
  「让『搭档』见鬼去吧。」
  「我早就不想和你单纯做搭档了啊。」
 
 
第一章 
  01.
  一开始,中原中也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今天是周三。黑手党虽然不像寻常企业那样有着十足规律的工作日和休憩日之分,但周三这种夹在一周中间的寻常日期好像也挑不出什么休息的理由。中原中也的生物钟已经养成了习惯,起床后花一个半小时洗澡吃饭穿衣收拾,等把那如他本人一样难以驯伏的发梢打理好之后,无论是开车去总部大楼还是今天有需要外出的工作,在时间上来说都刚刚好。
  八点半的时候他公寓的门铃被按响,黑手党的高级干部嘴里叼着牙刷走到门口看了眼安全系统上的小屏幕,发现来人是广津。年过半百的老人仍然一副绅士又优雅的作派,对中原中也说今日黑蜥蜴活动行程临时有变,他带来更改过后的活动签单需要中原中也签字。
  黑蜥蜴作为港口黑手党手中紧握的一把尖刀,按规矩有任何活动都需要有负责的五大干部在活动准许上签字准许。当然有时事态紧急就一切从简、先把要办的事办完了回头再补签字的情况也并不少见,从这点来说,无论是黑手党还是普通背景的财阀都没什么区别。
  中原中也早习惯了这群黑蜥蜴们活动内容临时调整的高灵活性,于是习以为常地给广津按了公寓楼下的玻璃门让他上来。因为叼着牙刷一嘴巴薄荷味泡沫,所以他只点了点头没说话,开了楼下大门后又顺便打开了公寓门,然后转身回卫生间继续刷牙去了。
  这时候他仍然没能发现有什么不对。
  直到五分钟后,他刷好牙洗好脸走出来,看到广津柳浪已经站在客厅,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等着他。中原中也随手拿起放在靠墙矮柜上的钢笔,走过去接过广津柳浪手中的文件,大致扫过一眼后发现文件上有了变动的只是活动时间:预计明日才到的载货邮轮船队因为天气原因提早了半天,今天下午就能到,而黑蜥蜴负责了这次货物卸船的护卫工作,于是只好跟着改了时间。
  是很寻常的变动原因,中原中也随便扫了遍就在最下方的签字栏内刷刷签下自己龙飞凤舞的大名。广津柳浪收起来让自己大早晨开车过来的“目的”,然后继续说起有关这件事的话题:“这次货物量是平时的数倍,临近年底,大家都在抓紧时间最后大赚一笔好度过一个舒服的新年假期。不过同样也因为新年将至,又到了各行各业都需要积极起来冲一冲年终业绩的时候,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同条子之间的关系有些紧张,昨天听首领的意思,这批货卸船时恐怕需要你在场。”
  中原中也把钢笔旋回顶端笔帽,没什么所谓一点头;然后,他漫不经心地开了口。
  “————”
  广津柳浪一愣。
  中原中也自己也愣了,眨眨眼有点迷茫,心说怎么回事,我好像没听见自己的声音。
  他有点疑惑地清了清嗓子,觉得嗓子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和平时一样。于是看向广津,尝试着再一次开口:“——————”
  还是没有声音。中原中也眉头不自觉一跳。但只犹豫了一瞬,他紧接着就尝试了各种单音节、语气词以及其他能发出的声音,结果发现无一幸免:他没有任何不舒服,但就是无法发出哪怕一丁点的声音——就好像那则童话中的小美人鱼,为了拥有一双能在岸上生活的双腿而向女巫交换出了自己的声音。
  但我本来就有腿啊??中原中也有点疑惑。就算是反过来的情况,我刚才洗澡时碰到水,也没见我的腿变成鱼尾巴。
  他下意识低头往自己的腿上看,结果看到的这一眼让他再次愣住了。
  一旁广津柳浪的表情则慢慢凝重起来。
  广津柳浪敲响中原中也家门的时间是八点半。给他开门时中原中也已经穿好了那身一向惯穿的三件套,紧身皮裤配衬衣Choker和小马甲,哪怕现在正值寒冬也是同样的一套衣服而无所畏惧,顶多需要在室外时往脖子上围一条柔软的羊毛围巾。
  但眼下,当然,他的腿还是他的腿,紧身皮裤绷出的线条流畅又性感,在酒吧里足以吸引任何人——无论男女——的注视。而此刻让中原中也和广津柳浪都不开口说话的原因当然不是这个。
  在两人目光的交汇处,在中原中也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数片红色的花瓣。那些颜色鲜艳如同刚刚泡过鲜血的红色花瓣静静地、诡异地落在客厅的大理石地板上,有一片甚至落在了中原中也的羊绒拖鞋上。
  他家没有花,何况十二月份,除了那些专门种花的花房,哪里还能看见花?广津也不会抱着捧花来找他签字啊。怪异的事情接二连三,中原中也脑内一瞬闪过这些乱七八糟的内容,但紧跟着就摇摇头把这些不靠谱的想法晃了出去。他抬头看向广津,却发现这位永远秉持绅士风度、对待什么都一副云淡风轻神色的老人此刻一脸严肃。广津柳浪凝视了那些血红色的花瓣好一会儿,才轻轻皱起眉头,对中原中也说道:“我看到这些花瓣……是随着中也君说话时,从中也君嘴中掉出来的。”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歪过头,一脸没能明白他什么意思的茫然表情。
  广津柳浪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对好像是沾上了件不得了的大麻烦的中原中也建议道:“我觉得中也君现在去找面镜子,亲眼看一看比较能快速了解现在的状况。”
  要什么镜子。中原中也拿起手机调出相机自拍模式,对准自己。他看着镜头里自己那副和平时别无二致的脸,还是一样的好看和英俊,怎么看怎么能迷倒一片小姑娘,一点看不出他现在无法发出声音……以及像广津说的那样,在试图说话时,会有花瓣从嘴巴里吐出来。
  不过随时随地吐花这个设定,听起来可能某些喜欢浪漫的小姑娘会喜欢啊。还不知道这种变化具体会有什么后果的中原中也仅对表面现象做出评论。
  观察了一番镜头里的自己,没发现有异常——也是,如果有异常的话刚才洗澡洗脸刷牙时就该看见了——于是中原中也慢慢张开嘴唇,看着手机屏幕上自己嘴唇微动,一字一顿地咬着读音。
  「中·原·中·也」
  依旧是没有声音,但他眼睁睁看着和有血红色的花瓣在他尝试着说话的一刹那间凭空出现,然后掉落在地板上,和地板上那些同它一模一样的其他花瓣躺在一起;而且这花瓣从嘴唇滑下时似乎还是虚实不定的形体,在短短一两秒后,才很明显的、仅用肉眼就能看出那花瓣变成了“切实可以触碰到的存在”。
  怪不得他说话归说话,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吐出了花。中原中也心想。
  不过就算搞清楚了现状,下一步却还是回到了最初的那个问题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中原中也怔怔地看着镜头里的自己,暂时没有其他念头。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皱眉思考着关于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所将带给他的麻烦:不能出声的话这几天工作就令人头痛了。先不说部下那帮家伙会不会熟读唇语,如果只是需要他放慢语速说话也就算了,问题是——一边说话、然后一边吐出这个鬼才知道是什么的红色花瓣??那种小女生一样的场景要让所有部下都看见的话他可敬谢不敏,这都已经不是丢人不丢人的问题了。
  想到这里,中原中也把手机收起来,无声地看向广津柳浪:广津算是他们之中资历最老的了,就连红叶大姐和首领都对他保持着尊重态度,想必大部分稀奇古怪的事都有经历或听说了。
  果然,广津柳浪在几秒犹豫后慢慢开口说道:“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某种异能在作祟,不过这种事的确认大概也不需要我的帮助。但眼下从症状上看,中也君的情况的确和我所知的某事相似。”
  中原中也眨眨眼,用眼神催促他。
  广津柳浪说:“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一种……名为‘花吐症’的病症?”
  中原中也:“………”
  没听过,什么玩意儿?
  好在广津柳浪猜到他的不知情,因此没停顿便接着说道:“‘花吐症’是一种数量极为稀少的病,我也只是从一位如今早已去世的年迈医生那里听说过,并没有见过真的实例。”
  “据说那些得了‘花吐病’的人,他们在初期并不会感到任何痛苦,除了无法发出声音和永无休止地吐出花瓣;但随着病情的加重,病人会开始咳嗽、干呕……好了虽然听上去挺像的但和怀孕没关系……吐出的花瓣数量会增多也逐渐发生变化。而到了最后时,那些病人所吐出的东西听说就不是花瓣了,他们将会吐出的是一朵朵完整的花。”
  中原中也不能说话,但不妨碍他的神色变化。广津这番解释他开始还听得十分正经严肃,毕竟事关自身,早点恢复正常就能早点开始工作;听到中途他的表情开始从严肃转为微妙的怪异,在心里吐槽怎么听上去怪怪的,这是什么听起来就算不上正经的病症。
  再之后他就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关键字眼——“最后”。
  “…………”
  中原中也缓缓地抬起眼,同广津对视。广津柳浪看着那双水蓝色的眼睛,极为缓慢地重复:“是的。最后——如果,中也君没能及时痊愈,这种病的致死率是,百分之百。”
  “…………”
  在又一阵沉默后,显然没预料到这看上去浪漫的病居然如此凶残的中原中也很快表现出了某种见惯了风浪的冷静镇定来。他只用了短短十几秒就消化了这个消息,然后嘴唇微微一动,抬手没辙似的揉了揉自己刚吹干没多久的头发。广津柳浪从他的嘴形判断,这位个子小巧的最高干部可能是骂了一句脏话,没有声息,只有又一朵花瓣落了下来,象征着病患方才曾开口说话。
  「然后呢?得了这种病该怎么做。」中原中也开口了,花瓣随着他的口型接连不断地落下,「直接说吧,广津。」
  广津柳浪辨认完唇语,无声地苦笑了一下:“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说这种病的致死率是百分之百……那个医生是我知道的最了解这种病的人,他知道的患了这种病的只有十七人,他自己救治过其中七人,但是……”
  中原中也心中浮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十七个患了花吐病的病人,”广津柳浪低沉的嗓音有着难以察觉的艰涩,“最后的存活率是,零。”
  坏预感成了真,中原中也抹了把脸,又吐出了几片不知道在骂谁的血一样的花瓣。
  「……和中世纪时的黑死病一样的效果吗,我真是中了大奖啊。」中原中也喃喃。他微一闭眼,再次睁开时那些曾在他瞳孔深处存留过一时片刻的动摇和茫然便极为训练有素地一扫而空。他目光凝成一线,中原中也用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锐利的眼神看着广津柳浪,询问道:「致死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医疗技术跟不上?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说到底究竟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啊?」
  症状如此奇特的绝症,一听就和其他因为作息问题、生活环境问题、饮食问题……等等导致的绝症不一样。
  广津柳浪说:“首先,是因为得这种病的人太少太少了,医生几乎没有可参考的救治病例,一切都需要自己摸索;其次……这种病的发病率,太快了。如果过了这么多年我的记忆是正确的话,中原君可以看下自己左胸口,位于心脏位置的皮肤上应该已经出现了一个花苞。”
  中原中也愣了愣,三下两下解开系好的衬衣扣子低头一看,果然看到了像是刺青一样的黑色花苞出现在了心口处的皮肤上,栩栩如生,随着他呼吸时胸口的起伏跟着规律地颤动。
  “……”
  中原中也重新把衬衣的扣子系好,然后开口:「这是什么?我生命的倒计时么?」
  广津柳浪缓缓点头:“花苞完全绽放的那一瞬,你就会死去——虽说花苞绽放的时间听说因人而异,但我听那位医生说,记录里那些人从开始患病吐出花瓣到吐出完整的花后死去,这里面最快的一个人只经历了一天,而最晚的那个也没撑过第三天的午夜。”
  「也就是说……我只有差不多三天左右的时间了吗。」中原中也自嘲一样笑了下,「我从很久很久以前起就考虑过关于我的结局的事情。只是我想了那么多种可能性,唯独没想过我会死于这种莫名其妙的病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人生世事无常』吗?」
  广津柳浪无言以对。
  实在也是没想到自己来普通送份文件居然会碰巧撞见这样的事,组织里资历最久的老人家在一阵沉默后还是忍不住低声说道:“那些都是过去的例子了……起码得是二十年前的事,而这二十年里改变的东西太多了。并且话说的直白一点,中也君还有很大的价值啊,于公于私首领都不会让中也君你现在死去的,那样对于我们来说损失太大了。”
  「别误会了广津,我只是感叹一句,可没打算现在就认命等死。」中原中也像上了岸的人鱼一样无法发声,可是他的表情却冷漠而平静,像东京湾夜里安静危险的海面。
  常年在刀尖上行走、时常向死神淡定致意的人不会因为区区死亡的威胁就随便轻易动摇,中原中也轻轻一扯嘴角:「何况这种死法,将来说出去也未免太丢人。传出去的话我绝对死都死不能安宁,说不定还会诈尸从棺材里爬起来和那些嘲笑我的人打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