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9 11:47:22  作者:愁雨山人

   =================

  书名:杂草修炼法门
  作者:愁雨山人
  文案:
  一个是混迹于纸醉金迷娱乐圈的废柴偶像;
  一个是修行于深山老林道观的冷淡道士。
  一个摸爬滚打想要咸鱼翻身做当红明星;
  一个清静无为只求能渡天劫飞升成仙。
  当两个人的生活被一连串诡异的事件交织在一起,谁又肯为谁舍弃原本的一切。
  本文是娱乐圈经历和灵异历险双线推进发展,情感慢热但是越陷越深的类型……
  神经大条废柴偶像受×情商为零冷淡道士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娱乐圈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唐,李玄 ┃ 配角:蒋明续,林润知,慧觉 ┃ 其它:
  ==================
 
 
第一章 这种男人怎么会是灵鹿投胎!
  龙虎山的清晨永远是薄雾弥漫。
  山中分布着大大小小道宫道观不胜其数,虽然奇山兀立,苍翠料峭,却是修仙悟道之人首选的栖身之所。
  穿着灰色道袍的道士盘腿坐在悬崖边的岩石上,面对着云雾缭绕的山谷炼气修炼。
  一位老道从不远处的道观里负手走来缓缓开口:“玄鉴,虽说你年纪轻轻就结了金丹,但终究是肉体凡胎,天劫是九死一生的大事,渡不过就灰飞烟灭,不如以后再考虑。”
  李玄半闭着眼睛淡淡回答:“若是无法飞升,活着与灰飞烟灭并无差别。”
  “你怎么就不听劝呢?”
  老道无奈地叹气:“像我这样清心寡欲永生于山水有何不可!”
  “正是因为祖师爷不敢赌,所以才没法成仙。”
  李玄没有看他,闭上眼继续打坐:“我敢赌命。”
  老道有些气恼地指着道士的后脑勺说:“你呀就是犟脾气,怎么说都不听!”
  他挥了挥衣袖说:“罢了罢了,我给你指一条明路。”
  闻言李玄这才缓缓起身转过来看着老道:“请祖师爷指点。”
  老道负手走到崖边,山谷的风把他花白的长须吹得飘起,幽幽说道:“仙家有集天地之灵的神兽,偶尔有投胎为人者,那也是自带极品仙骨,求他魂魄化为己用,飞升渡劫都会容易很多。”
  李玄微微皱眉陷入沉思:“茫茫人海只怕难寻,寻到也未必肯把魂魄给我。”
  “那就要看你造化。”
  老道补充说:“神兽以灵鹤、灵鹿为上品,若是能找到投胎之人,便是天要助你。”
  自从祖师爷说了这条捷径,李玄便留意寻找。
  终于在一次开天眼时,看见一个小男孩被鬼追赶,眼泪鼻涕拖得老远摔在地上还滚了一滚。
  李玄微微皱眉,他无法想象这个摔得全身是泥的小男孩是灵鹿投胎,更想不到,这个男孩以后会在纸醉金迷的娱乐圈……混的很惨。
  一间不大的演播厅内,聚光灯投下明亮的光线,即使现在外面已经是晚上九点,室内还是如白天一样,整个演播厅洋溢着简洁明亮又轻松的氛围,仿佛故意营造一种家的感觉,让在场的人能卸下面具说出所有的话。
  台下闪动着各种字体颜色的灯牌和应援扇,粉丝们拿着手机盯着自家偶像一脸陶醉。
  演播室中央淡灰色的沙发上坐着三个风格迥异的帅气男人。
  这个深夜十点的访谈节目请到的嘉宾就是偶像组合“Phantom”。
  他们并不是新晋偶像,组合成立于十年前,当时三个人都是公司千挑万选的男孩子,二十出头青涩又帅气,一举一动都散发出男孩子们青春美好的气息。
  只凭借一首朗朗上口的主打歌,就一举成为当红男子偶像组合。
  当然,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
  演艺圈新旧更替,偶像造星更是层出不穷,组合出道没有两年热度便有所下降。
  虽然内心千百万个不愿意,但为了维持人气,经纪人还是想出了一个损招。
  “你们几个镜头底下多互动互动!”经纪人aida说。
  “一直都在互动啊。”林润知回答。
  aida摆手:“我说的是那种互动,暧昧一点,现在小女生都吃这个。”
  “你让我们三个卖腐啊!”叶唐惊讶地说。
  蒋明续双手抱臂黑着脸说:“不要。”
  “配合一点行不行,你们现在人气跌得有多厉害自己心里没数嘛。”aida对着蒋明续故意抱怨了一句。
  叶唐笑着点头:“好,全听aida姐的。”
  aida满意地摸了摸叶唐的脑袋:“三个人就属你最乖。”
  几个人经过激烈的商讨,最终还是接受经纪人的提议,偶尔靠组内成员有意无意地卖腐博取话题稳固现有粉丝。
  这招确实挺损而且吃相难看,但的确为组合笼络了不少人气和话题。
  可能是早几年前卖腐太成功,三人上网搜关于自己的话题,通篇刷下来十有八九都是粉丝们各种“真情实感”的磕CP。
  手贱点进某个同人文时读不下一页自己都会被膈应出一身鸡皮疙瘩。
  那时候叶唐总会一脸惶恐说:“完了完了……公司和粉丝们会不会硬生生把我们三个掰弯。”
  蒋明续没好气地瞪他:“要弯你自己弯,谁还能拿着刀逼你不成。”
  “别吵别吵。”林润知比另外两人大几岁,一直在团里充当和事老的角色,他如同看戏一般乐呵呵拿手机刷着话题,就差拿一包瓜子来嗑了。
  “就属你们俩的CP粉最多,粉丝要是知道你们私底下天天吵得多伤心啊。”
  “啧啧,这篇同人文把叶唐写的真是……秀色可餐。”林润知一脸坏笑地把手机递给蒋明续:“你要不要看看,小攻大人。”
  蒋明续黑着脸甩开他的手机:“滚……”
  多年以后叶唐每次怀念起年轻时三个人公司练习室一边练舞一边拌嘴打闹的日子,却格外怀念。
  主持人抛出的问题多数是由蒋明续回答,面对一些刁钻的话题,他总是能不动声色的化解。
  虽然上台前早已核对过采访内容,但这位刻薄犀利的女主持人似乎总爱剑走偏锋插入一些尖锐问题。
  “那么蒋明续先生,最近狗仔拍到当红小花演员杨茜在你的住处共度一夜的绯闻,是打算公开恋情了吗?”
  美女主持人两条修长的腿水蛇般缠绕成妖娆的姿势,完全无视对面沙发上三个男人不悦的神色。
  在现场直播的节目中直接问这种敏感问题,换做谁都不想回答。
  台下的一些粉丝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原本手里高举的灯牌也低了下去。
  “这件事情最近传的很厉害,我正好在这里澄清一下。”
  蒋明续稍微坐直了身子对着台下的镜头严肃说道:“我和杨小姐只是很好的朋友,当天是因为突然要商量工作的事情她才来家里找我,没多久她就和助理走了。”
  台下粉丝小声议论说:“杨茜要和我们蒋明续拍戏啊?”
  “好像是有听说她要拍新戏来着,男主还没定。”
  编导一脸不悦地回头对着叽叽喳喳的粉丝们使了个“安静”的手势,直到演播厅不那么吵闹才得以继续拍摄。
  “那么记者说看到深夜酒店窗帘后两个人影抱在一起是怎么回事呢?”
  主持人对蒋明续的回答并不满意,她没有见好就收,反而想追问出更多细节,她很清楚什么样的话题能给这个节目带来收视率。
  蒋明续坦然笑道:“这是个天大的乌龙,我抱的人就在这里。”他指了指坐在沙发最里面不起眼的男人,“那小子晚上突然提着两瓶酒要跟我一起喝,我因为第二天还有工作就少喝了几口,他却喝醉了,趴在我身上还吐了我一身,真是拿他没办法,不过他醉酒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
  台下一片哗然,接着大家哄笑起来,有些女粉丝激动地拉着旁边的妹子说:“天哪你听到没有,我cp发糖了!”
  叶唐先是愣了一下,红着耳根对着观众不好意思笑道:“哈哈哈,我完全不记得了,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小明家里,我都吓了一跳。”
  中间的林润知突然接梗:“我觉得他没有杀了你已经很仁慈了,大家都知道蒋明续有洁癖。”
  台下的女粉丝尖叫声更大了,个个脸上泛着高潮似的红晕。
  很显然,蒋明续利用自己的绯闻暗暗宣传了一波自己即将开拍的电视剧,顺便转移粉丝们的注意力,这样大家就不会因为绯闻女友的事情而脱粉或回踩。
  只是可怜了叶唐,又多了个“醉酒吐朋友一身”的笑话。
  不过他也不在意,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出丑背锅。
  谁让他是三人里混的最差的呢,演技不如蒋明续,唱歌不如林润知。
  进入娱乐圈十几年,没有获得任何私人奖项。
  他记得在看到另外两人获得最佳男主角和作曲奖时,自己坐在台下嘴角扯起的笑容有多沉重。
  访谈结束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一下场蒋明续就拍着叶唐的肩膀说:“抱歉,又让你帮我背锅。”脸上却云淡风轻没有愧疚的神色,他早已把对叶唐玩笑当做理所应当。
  叶唐装作不开心的样子:“这次不请我去最贵的那家烤肉店我可饶不了你。”
  “好好好,等我有空就请你去叙清苑吃肉。”
  三个人回到后台卸妆,蒋明续闭着眼跟经纪人开玩笑说:“aida姐,现在你必须要把这部戏给我弄到手,我话都放出去了,所有观众都知道我和杨茜要拍新戏,我得把谎圆过去。”
  经纪人aida是个做事雷厉风行且极具手段的中年离婚女人。由于长期负责艺人工作,自己也打扮地颇有几分姿色。
  她朝蒋明续夸张地翻了个白眼:“知道啦,我已经在谈了。我的祖宗啊,你下次可别随随便便就说这种话,万一没谈成,你的绯闻只会越描越黑。”
  蒋明续拍拍她肩膀安慰道:“那是我相信你,咱们aida姐可是万人敬仰的业务精英。”
  “放心吧,我一定会动用一切关系帮你拿下这部戏的。”
  aida表情严肃指着他郑重警告:“不过你跟杨茜一定要低调点,最好暂时不要见面了,下次被拍到可没那么好糊弄了,你以为媒体都是吃素的吗?”
  “知道了。”
  蒋明续觉得自己已经是三十一岁事业有成的男人,竟然谈个恋爱还要偷偷摸摸,心里有些不爽。
  她卸完妆起身换了件普通的外套戴上帽子和口罩便匆匆离开。
  旁边坐着的叶唐对着他背影喊了一声“再见”,他抬手挥了挥,没有回头推门而出。
  “叶唐,你晚上怎么办,鹏哥说你的房租到期了,要不要先去我家睡几晚?”
  林润知也收拾好准备回去休息,他本来想直接问叶唐是不是最近缺钱租不起原来的房子,经纪人助理和化妆师都在旁边,又没说出口。
  “不用不用,今晚我在鹏哥家再蹭一晚,明天就去找房子。”叶唐笑着看了一眼经纪人赵鹏,赵鹏跟着点头附和。
  林润知看着叶唐身边那个矮胖的男人,只记得这个赵鹏平时都不怎么敢大声说话,一脸肾虚的样子。
  他心想,艺人废柴,经纪人也没用,难怪叶唐这么多年都没起色。
  “那我先走了,拜拜。”林润知双手插在裤兜里晃晃悠悠跟着经纪人离开,
  “看来我真得加快节奏找房子了,不然小润还以为我混的有多惨……”叶唐趴在化妆台上小声嘀咕。
  一旁的赵鹏弱弱道:“你确实混的比较惨。”
  “你闭嘴……”叶唐把脸埋进胳膊里。
  赵鹏见他失落,赶紧安慰说:“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听说粉丝们都叫你杂草系偶像,说你意志坚定,虽然糊了那么多好资源但还是不放弃很努力!”
  “鹏哥你这是安慰我还是损我。”叶唐苦着脸抱怨,他把脸埋进胳膊里看不清表情,半晌突然抬起头问:“最近还有工作吗?”
  “目前没有。”赵鹏摇头,鼓励地拍了拍叶唐的肩膀:“打起精神来,你那么努力肯定会红的,只是暂时没有遇到合适的资源而已。不如趁着没事赶紧把房子找了。”
 
 
第二章 保命的丹药
  “一线城市的房价真是越来越贵啊。”正在房产中介的叶唐面对着比原来高了快一倍的租金犯难。
  一旁的中介小哥还在殷勤地递过来各种租房信息和照片:“帅哥你看,这几家怎么样?两室一厅,坐北朝南,采光效果很好,而且出门过一条马路就能到地铁站,方便的很。”
  叶唐瞥一眼价格,摇摇头:“算了吧我还是去别家看看。”说完起身推门出去。
  进入初夏,中午的太阳已经有些刺眼晒人,他脱下外套搭在肩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上午连看了几家中介都是差不多的租金价格,换做几年前当红的时候还是付的起的,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确实有些吃力,下次接到工作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还是省着花吧。
  叶唐想着心事,七弯八拐不知不觉走到了一片老城区。
  这里是少有的没被改造重建的地方,地面上有些碎沙石,四周都是高高低低拥挤在一起的筒子楼,但都是斑驳老旧的样子,每栋楼之间的距离也不大,像是大城市里某个被遗忘的阴暗角落。
  “想不到还有这种地方……”叶唐抬眼四处打量,突然脑海中出现一个想法,这里好像离地铁站也不远,我随便晃晃都能走到这,房子看起来旧旧的,要是能租到的话应该不会太贵吧!
  说干就干,他跑到路边沿着每个楼和电线杆寻找有没有张贴的租房信息,果然很快就在拐角处破旧的告示栏里发现一张被各种小围着的招租启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