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09 11:50:00  作者:为喵作伥

   《我养的崽都变成巨佬了[娱乐圈]》作者:为喵作伥

 
  文案:进城的十八线小明星方怀,日程排的很满。上午搬砖,下午送外卖,每晚敲着空饭碗数钱。直到某一天……
  当他的电影角色被关系户抢走——
  某总裁:哪家公司投资的电影?收购。
  当他写的歌被人抄袭了——
  某明星(发微博):假的,原作者@方怀。
  当他被人造谣蹭影帝的热度——
  某影帝(颁奖典礼上):没有方怀,也就没有今天的我。
  ……
  方怀:???
  这些都是谁?
  他万分确定,自己没见过几个长相出众的男人,反倒养了几种动物。一条鱼养来红烧,一只鸡养来清蒸,还有麻辣兔肉、蛇羹……全都安排的明明白白。只不过后来它们都不见了。
  方怀:抱歉,我们见过面吗?
  大佬:你救过我,还养过我,忘了?
  方怀:……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大佬低笑:你之前养我的时候,我还没化成人。你天天来看我、摸我、跟我聊天……是不是喜欢我?嗯?
  方怀:…………
  搬砖的手,微微颤抖。
 
  CP:外表高冷面瘫内心忠犬偏执总裁攻x耿直软萌特别貌美小明星受。
  【他原本是想吃我?】
  【他不知道,我也很想吃掉他。想听他哭,想舔去他眼角的泪,想把他拆吞入腹、从此只属于我。】
  【——却又想跪着吻他。】
 
  [食用指南]
  1、日更,1v1,大佬们对受的感情有亲情也有爱情,不是np,正攻叶于渊!!写着写着跑偏了的修罗场,正攻戏份80%,其他大佬戏份20%,谨慎入坑。
  2、攻真身是龙,酷,很酷。
  3、认为本文融梗请拿调色盘,空口鉴抄的喵喵这边祝你身体健康了:D。小白文无逻辑,谢绝写作指导,影响心情的评论会删。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怀,叶于渊 ┃ 配角:欢迎关注微博@为喵作伥~ ┃ 其它:
 
  作品简评:进城的乡下少年方怀,阴差阳错下参加选秀综艺成了明星。他原本只是想普普通通的写歌,没想到遇见了一个又一个颜好有钱爱在眼前晃悠的人,这些人声称自己以前认识他。方怀心里很奇怪,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些人,只是养了几只动物。而且,是养来做菜当储备粮的……本文行为流畅,爽点紧凑,节奏张弛有度。尤其是其中对于人与人之前感情的描写,明星与粉丝的描写,主角之间情谊羁绊的描写全都非常令人触动和有共鸣。更是塑造了非常鲜明又讨人喜爱的主角形象,让人大呼可爱帅气。阅读本文的过程中,有非常不错的阅读体验,实属不可错过的佳作。
 
 
第1章 喵
  “封影帝,您学生时代一定谈过恋爱吧?”
  女主持半开玩笑地问。
  话音刚落,刚刚气氛还沸腾热烈的节目录制现场,忽然鸦雀无声。
  封朗此人,和他光鲜履历一样的引人注目的,是他出道以来从不间断的花边新闻。
  观众和嘉宾全都竖起耳朵。
  封朗转了转手机,等女主持不安地握紧话筒,才漫不经心地道:
  “没有哦。”
  他衬衫扣子松了两颗,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慵懒而性感。他的相貌俊美到有些不讲道理,最出彩的还是那双桃花眼,他似乎是混血,眸色比普通华人要浅上不少。
  他兴致不高,是配合新电影宣传不得不出场,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封朗的心不在焉。
  “那一定被人暗恋过吧?”女主持不愿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不依不饶地问。
  封朗动作一滞。
  他掀起眼睑,看向女主持人,笑了:
  “这个倒是有的。”
  他说话声不紧不慢,低沉醇厚的嗓音如耳语,直让人听得耳畔酥麻发热。
  女主持摸了摸滚烫的脸颊,打量他的表情,忽然跟打了鸡血一样,追问:“嗯?是学生时代的暗恋吗?”
  封朗没有立刻回答。
  他磨挲着腕表的表盘,好半晌才回神。封朗摇头,笑着说:
  “准确来说,那时候我还不算是人。”
  “但他很喜欢我,天天围着我转。”
  “我很……”
  封朗说到此处,顿住了。
  女主持把‘不算是人’理解为封朗的自嘲——也许他那时比较渣,不珍惜他人的真心,所以‘不算是人’。她忍不住问:
  “……您很后悔、很内疚?”
  “不。”封朗摇头。
  封朗抬头,向来轻佻的浅色的眼眸难得显出几分认真。他直直地看着镜头,像是透过时光与距离、看向什么人。
  他一字一句,低声说:
  “我很想他。”
  .
  方怀提着打包盒,走进乡下小诊所一楼病房。
  “方建国,你要的糖醋排骨。”
  附近找不到中餐馆,方怀是去很偏远的地方打包的。他背后的体恤被汗浸湿,紧实而线条优美的肩背显露出来。方怀弯腰,打开盒子。
  老人不许他喊爷爷,说那样太显老。
  与前几天灰败病态不同,今天,老人的脸色有几分红润。他就着方怀的手吃了两口排骨,咳嗽一下,说:
  “你明天就回国去,机票我给你买好了。玉佩留给你,还有……”老人把一个模样古怪的白玉递给他,挠了挠头,思考自己有什么遗产,“我的六位数Q号给你吧,说不定能卖点钱。”
  方怀静静地听着,半晌后,露出些困惑的神色:
  “留给我,你不偷菜了?”
  “瓜娃子,”老人拍他的脑袋,“我要死咯。”
  “哦。”
  方怀说。
  过了一会儿,他问:
  “那什么时候回来?”
  “死了,没了,不回来咯。”老人看着他,笑得顽劣又调皮,丝毫不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怕不怕?”
  方怀一怔,沉默下来。
  老人并不觉得扫兴,他咳了两下,说:
  “对了,我死掉之后,你记得养我的Q宠,农场里的菜也留给你吧。”
  “哦。”方怀想了想,没把Q宠停止运营的新闻告诉他。
  “还有……”
  老人咳了咳,面色灰败下去,强提起一口气:
  “瓜娃子,你记得,你……你要站的很高,被很多人看见,被很多人喜欢。”
  方怀安静地听,到此处,皱了皱眉:“我不要。”
  小诊所采光不好,即使是早晨,也昏暗潮湿极了。
  老人没了声音。
  方怀低头,夹了一筷子排骨放到老人嘴边,说:“方建国,吃吧,别吵了。”
  老人不动。
  方怀沉默片刻,嘟囔道:
  “Q宠早就停运了,你QQ农场的菜也早被偷光了。”
  方怀顿了顿,又说:“排骨你不吃,我就一个人吃了。”
  没有人理他。
  一边的心电图平成一条直线。
  方怀夹起一块排骨,放到嘴边:“真的吃了。”
  一片安静。
  方怀说到做到,把骨头连着肉一股脑吞下。然后他站起来,后退两步,再退两步,出门去。
  执班护士见他,愣了愣,用英语问:
  “方先生,您好,怎么了?”
  “方建国死了。”方怀说。
  他的神情平静,说完最后一个字,脸上透出些茫然。
  “啊……”
  护士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刚成年的少年,身量高挑瘦削,头发微卷,俊美得有几分不驯。他平时是爱笑的,此刻却不笑了。
  他沉默着。
  初夏灰蒙蒙的光线照来。
  方怀垂下眼睑,过了许久,低声问护士:
  “做什么可以‘站的很高,被很多人看见,被很多人喜欢’?”
  “也许,”护士试探着回答,“当明星?”
  .
  方建国的葬礼很简单。
  没有亲朋吊唁,牧师握着十字架念完悼词,小诊所的医生与护士挨个放上花。
  方怀从头到尾都很平静。
  他没哭,甚至没有感觉到撕心裂肺的悲伤,表情连带内心都是彻头彻尾的空白。
  处理完所有事情,方怀回到两个月没回的乡下小屋子,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
  方建国提前订好了机票,明天的飞机回国,在海市转火车去南市。
  “我要,”方怀敲了敲脑袋,感觉今天思维有些迟钝,自言自语,“我要收拾一下行李,对,行李。”
  方怀站起来,拿起桌面上的收音机,把相框拆掉、相片塞进包里,又拿上两件衣服。
  他打开柜子,忽然发现一瓶藏在角落的红星二锅头,下意识一皱眉,回头指责:
  “方建国,你——”
  这话戛然而止。
  暮色从小格子窗里一点点透进来。
  方怀把那瓶酒拿在手里,又松开。
  他渐渐红了眼眶。
  一周后。
  南市,城乡结合处。
  方怀拿一个一次性塑料瓶,在洗手的水龙头下接了点自来水喝。
  飞机连带着火车,接连着一周的辗转,他这才回国、到了南市。沿海的发达城市,火车站一瓶水就要四块钱。
  方怀喝不起。
  他喝完,随手把瓶子捏扁,握着粉笔在地上写了两个字——
  “卖艺”。
  他长得帅,即使只穿了T恤和工装裤,人高腿长的站在路边,引得路人纷纷侧目驻足。这里离市中心还远,周边是些卖水果小摊贩、十元一件衣服,暂时还未被城管驯化。
  有路过小女生忍不住举起手机拍照。方怀皮肤白皙细腻,骨相极好,天生微卷的发梢泛着些浅褐,配上一双形状优美的眼睛。
  他眼尾微垂,给人无辜之感,浅色的眸子澄澈透亮,细看却又是不驯乃至冷淡的。乍一看会觉得他有点像混血儿,端正地站着。
  方怀头一次来城市,别人打量他,他也在打量别人。
  现在女孩子穿的这么暴露吗?还有那个很多人低头在看的亮片,是手机吗?
  方怀看一眼自己从方建国那里继承的蓝屏老人机。
  他是个实实在在的乡巴佬,网都没上过。
  “不是卖艺吗?卖啊。”旁边有人喊。
  方怀回神,扯着嘴角,点点头。
  他右手放在胸口,微一鞠躬,行了个礼。这稍显正式的礼仪在此情此景,竟丝毫不显得违和。
  众人看他没带吉他,甚至没带麦克风,这是要表演个啥?
  方怀拈起一片树叶,吹了两声,清脆悦耳的声音流淌而出。他吹的是首《祝你生日快乐》,虽现在会吹树叶的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众人有些失望。更有甚者直接嘘声喝倒彩,转身要走。
  “吹树叶算什么卖艺啊?!”
  “吹的还是《生日快乐》,又不是幼儿园……”
  “卖艺嘛?卖脸还差不多吧?!”
  方怀却没受影响,半闭着眼,认真专注地吹。
  一个举着自拍杆的女孩路过,在不远处停下脚步。这女孩是个网红,也是晋江直播站主播,手机屏幕上,弹幕飞快闪过——
  【小哥哥这是在卖艺?23333】
  【up求凑近一点,让我们看看小哥哥!地雷火箭炮都送你!】
  【卖艺就是吹树叶?不够看吧,这我也会啊。】
  由于方怀相貌的出挑,围过来的人着实有些多。女主播被挡在人群外面,只能模糊拍到一个高挑的青年轮廓、录到对方的歌声,却拍不清脸。女主播看了两眼,也打算走了,说:
  “人太多啦,而且我们这次行程有点紧,明天再——”
  说到此处,她忽然愣住。
  周围的人也愣住。然后,他们慢慢张大嘴巴。
  一只暗红色羽毛的鸟儿飞来,停在方怀肩上,偏头蹭了蹭他脖子。
  很快,又是一只相思雀。
  几分钟的功夫,方怀身边已经绕了五六只鸟儿,正依恋地围着他打转。
  除此之外,还有一只哈士奇挣脱绳索,撒丫子奔到方怀旁边;一只萨摩耶停下脚步、主人怎么扯也不走;一只小流浪猫顺着方怀裤管往上爬,在肩上安稳坐下。
  众人:“……”
  方怀吹完一曲《生日快乐》,把树叶折起来,清清嗓子开唱。
  他唱的是自己编的一首歌,词是方言,在场没有人听懂,但并不妨碍他们领略艺术的魅力。
  少年声音清朗,像是月色下一汪汨汨流淌的泉,独特悦耳的嗓音抓耳极了。方言的唱词咬字带着跨越时空的神秘韵味,令人听着听着就入了神。
  当然,如果有和方怀来自同一地方的人,就会发现他的唱词是:
  “崽崽哟,快长大。
  长大好炖汤哟,美味又醇香。
  崽崽哟,长高高。
  长高能红烧哟,好吃又健康。”
  这是方怀自己编的,从小时候就一直在唱,唱给他家后院儿里养的一群动物。后来他发现,除了他养的动物,别的动物也很吃这套。
  方怀一边唱,手指在空中划动。那四五只完全不同种的鸟儿,竟像是训练有素一般,随着方怀的手指整齐飞行。猫崽停在方怀肩上,随着音乐摇头晃脑,哈士奇用后腿人立而起,跟着节奏踏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