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10 10:17:43  作者:乔陛

   《刚有身孕就被影帝离婚了?》作者:乔陛

  文案一:
  本文又名《金鱼脑的春天》
  步星阑追瞿彦
  砸钱无数,将其捧上娱乐圈巅峰称帝。
  千辛万苦修成正果,孩子都有了,瞿影帝那多年白月光突然曝光。
  步星阑大受刺激,挥笔签下离婚协议书,带着孩子扬长而去——
  几天后,他又杀了回来。
  目光森寒,语气阴冷:“听说,我肚子里是你的种?”
  瞿影帝:“……”感觉好像不止是又失忆那么简单……
  叙事从两人初遇开始!这是一个只有二十四小时记忆的金鱼脑和沉默寡言在追妻路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影帝的故事!
  文案二:
  步星阑完全没有任何记忆,肚子就突然大了。
  有人对他说:“你刚有身孕就被影帝离婚了,因为他的白月光回来了。”
  这个影帝,不光是他以前最讨厌的人,居然还是他亲手捧上去的!
  于是,某天瞿影帝刚出门就被几个社会黑衣堵住了,而他的失忆小娇妻,正面无表情的靠在车上:
  “听说,我肚子里是你的种?”
  “解决下吧。”小娇妻微微一笑:“要命还是要JB,你选一个。”
  瞿影帝:“……”我选择演戏(套路你)。
  叙事从两人初遇开始!这是一个每天失忆的霸道总裁受,被闷骚戏精影帝攻自导自演花样套路的故事。
  如何将暗恋多年的金鱼脑小娇妻搂在怀里一辈子?全靠套路!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步星澜,瞿彦。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包厢内的水晶吊灯很亮,两个老板正坐在中间的沙发上,跟所有人一样,瞿彦也下意识将目光移了过去。
  今天是青果被收购之后,艺人们面见新老板的日子。大概就是一起吃个饭敬个酒套个近乎的,大部分艺人都有些紧张和期待。紧张是因为跟新老板不熟悉,期待是因为新公司代表着新的机遇。
  红鱼的老板是两个富二代,相当年轻有钱。据说他们是十分亲密的好友,公司也是双方家长给出的零花钱建立的,而因为家长不缺钱,红鱼能给艺人的资源也一直非常好。
  但瞿彦的心思却不在自己的前途上面,而是——
  步星澜……
  他微微收紧了手指,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阴差阳错来到步星澜手下。
  艺人们挨个敬酒,步星澜一脸恹恹,看上去心情不好。传闻步家的小少爷得天独秀,长相标致的堪比一线明星,但真正见了,才明白一线明星在他面前也只能沦为陪衬。
  第三性多貌美,步星澜的长相在第三性中也是佼佼者,当然最重要的不是长相,浑然天成的贵气是需要长时间的优越生活才能养出来的。
  瞿彦在后面望着他,心脏微微发紧。
  从少年到成人,近十年的时间,这个年少时厌他至极、却在青春期流弹一般闯入他梦里与他肢体交缠的家伙,如今成为了他的顶头上司。
  他一时半忧半喜,不知该伺机接近,还是远远避开。
  步星澜没有接任何一个艺人的酒杯,倒是秦尧十分和善,笑眯眯的帮好友全部挡了下来,也算给了艺人们一个台阶。
  瞿彦身高腿长,理所当然的排在了最后面,“步总。”
  步星澜上面有一个哥,哥上面还有一个爸,外面的人通常都喜欢叫他步小少总,但来了红鱼,大家都不敢这么叫,因为步星澜不爱听。
  这件事经纪人已经提前跟他们重点提过。
  在红鱼,你可以得罪秦尧,但不能得罪步星澜,因为步星澜小心眼,爱记仇。
  步星澜像对待所有艺人一样,没有理会他。瞿彦眼神微微一暗,有些失望。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期望步星澜忘记他,但当事情真的发生,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怀念被他厌恶和挑衅的情景……越长大就越觉得,他故意找茬的模样十分可爱,光是想想,便心中发烫。
  秦尧同样帮步星澜挡下了瞿彦的酒,突然正色:“瞿彦,我跟步总可是都十分看好你的。”
  瞿彦认真感激:“多谢秦总。”
  周围传来嫉妒的目光。
  步星澜神色微愠,他从来没说过会看好谁,秦尧说的什么屁话,还把他也带上。
  他心情不佳,掀起睫毛冷冷的看过去,目光落在对方俊美的侧脸上,突然开口:“等等。”
  瞿彦顿了顿,心下一沉。
  假如步星澜把他认出来,百分之八十会让他在这个圈子混不下去。
  秦尧也知道好友的尿性,心顿时跟着提了起来。瞿彦是这批里头他最看好的一个,步星澜可别搞事情。
  “转过来。”步星澜开口,瞿彦捏了捏酒杯,镇定的转过身,漆黑的眸子与他对视。步星澜冷漠的眼睛从他脸上一寸寸的划过,渐渐亮起了一个色度——
  难怪秦尧会说那话,这家伙长得真的是,嗯,挺帅的。
  他今天穿着西装,领带扣的一丝不苟,面料熨烫的没有一点皱褶,哪怕是面对他跟秦尧,脸上也毫无讨好之色,一副泰山崩而面不改色的泰然。那双漆黑的眼睛更是瞧不到底。
  冷酷,禁欲。步星澜饶有兴趣的弯唇,这个人设衬着这张脸倒是很完美,可在老板面前还卖弄人设,也实在太不识趣儿了。
  步星澜抬了抬下巴:“给我倒酒。”
  接下来大概是端起被他倒得酒从头将他浇到尾了。瞿彦心怀警惕,表面却处之泰然的走过来给他倒酒,步星澜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突然笑了:“板着脸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瞿彦保持沉默,随时防备着他反手把酒泼过来,之后闹僵,散伙,以步星澜的脾气,应该会挖苦一番给他一笔遣散费。
  但步星澜却并未做任何过格的举动,他喝了瞿彦敬的酒,便放过了他。
  瞿彦恍惚,秦尧意外:“你这是……?”
  步星澜与他附耳:“我妈催我找对象。”
  “……?”秦尧伸手搂他,恼火道:“那你找我啊。”
  步星澜跟他贴近,脸对着脸,认认真真的把他瞧了一遍:“太熟,下不去嘴。”
  秦尧一脸怒意,步星澜把他的脸推开,两人之间亲昵的姿态落在一干艺人的眼中,都下意识把攀附老总的心思给歇了,悄声议论。
  瞿彦垂下眼睫,移开视线。
  步星澜今天之所以不高兴,就是因为偷听到他妈跟他爸说担心自己以后孤独一生。
  甚至跟他大哥步月照表示,如果步星澜以后没有对象,就得麻烦他媳妇多生一个给步星澜养老,步月照现在也没对象,饭匆匆扒了两口就赶紧上书房遁了,步星澜被他妈逼着吃据说对脑子好的养生食品,一时半会儿走不开,被絮叨的憋了一肚子火。
  他对秦尧那样说,倒不是真的想跟瞿彦搞对象,只是在看到瞿彦那张脸的时候突然觉得或许找个人试试恋爱的滋味儿也不错,毕竟他一直觉得这辈子很难找到有耐心对他的,但是花了钱,买对方几年时间还是可以的。
  何况,他还真好奇瞿彦这套人设下面是什么模样。
  这么一想,他也这么做了,晚上他让助理联系了瞿彦的经纪人,后者浑浑噩噩的挂断电话之后,便立刻拍响了瞿彦的门:“厌厌!你的机会来了!!”
  瞿彦莫名其妙,滕斌立刻举了举手机,吸了口气,强忍激动:“步星澜,他让你明天晚上去盛威酒店找他!”
  “……?”
  “怎么?乐傻了?”滕斌也乐的不行:“听说葛旗在短短两年内一跃成为大流量就是因为被步星澜看上了,瞿彦,你有福了!步星澜那样的,睡了你也不吃亏啊!”
  瞿彦的脸瞬间阴沉下来。
  滕斌:“这可是好机会,你一定得把握住了!”
  瞿彦铁青着脸关上了门。
  步星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瞿彦还没到,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步星澜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高兴。
  他还是第一次兴起想包养明星的念头,瞿彦居然敢比他来的晚?他就不怕自己到时候反悔不包他了吗?
  难道是……觉得屈辱?嗯,看他那副外包的皮,倒像是自尊心很强的人。
  不过,娱乐圈里面故作清高的人可太多了,步星澜有的是时间把他这层皮扒下来。
  他开了一局音游,七点整的时候,房门传来“滴”的一声轻响,步星澜头也没抬。原本他因为瞿彦迟迟不到而不耐烦,瞿彦到了之后,他的耐心反而回来了。
  瞿彦的眼神落在他翘在玻璃桌上的腿上,睫毛垂下去,又在手游的音乐声中掀起来。那双腿雪白修长,光看着便觉滑腻,引人爱抚。
  步星澜结束了又一局游戏,才慢条斯理的抬起头,瞿彦下意识跟他对视。
  步星澜的眼仁儿很大,透着浅棕,像琥珀似得,清透。一双容易让人掉以轻心的眼睛,一张做起坏事来事半功倍的脸。
  他满脸不悦:“看什么看?还不去洗干净。”
  瞿彦皱起眉,他依然在怀疑步星澜是在打什么针对他的坏主意,但从他的表情看似乎又不像,步星澜脑容量不够用,整人都比较爽快,从不层层铺垫。
  见他依然不动,步星澜脸上渐渐浮出一抹玩味:“来都来了,还跟我这儿装起贞男烈女了?”
  瞿彦神色阴郁:“你到底什么意思?”
  步星澜站了起来,大步走过去,精致的脸瞬间逼近,虽然没有瞿彦高,但那气势倒是挺足,像一头漂亮的、危险的猫。
  “什么意思?”他的声音带着笑意,细白的手指轻佻的勾着瞿彦的下巴,红唇开合间透露着暧昧的气息:“我看上你了,从我,捧你登天。”
  瞿彦:“……”
  他开始尝试相信,步星澜真的、完全、彻底的、把他曾经天下第一最最最最最最讨厌的人,给忘记了。
  不禁想笑,太妙了。
 
 
第2章 
  瞿彦面无表情的转脸,下巴从他细腻的手指尖移开,步星澜的神情更加玩味起来。
  他长得好看,自然也喜欢好看的人,这还是他第一次包养男人,对方的反应实在有趣。
  屈辱吗?他不以为然的想,会拒绝吗?
  拒绝了应该会很可惜,因为他真的很喜欢瞿彦的脸。
  瞿彦一言不发的走向了浴室,那股‘决绝’的态度让步星澜发出一声轻笑:“嘁。”
  还以为真是什么宁死不屈自尊为上的好汉呢。步星澜有些失望,这年头想找一个颜值和品质相等的人果然很难啊。
  浴室里面似乎传来扑哧一声轻笑,像是压抑不住才发出来的一般,步星澜疑惑的转过脸,侧耳去听,却又没了,如果不是幻听,那就代表这家伙在因为被他包养而窃喜?
  想也是。他有钱又有貌,被他包养的人自然不亏。
  瞿彦出来的时候神色淡淡的,看不出半点儿喜悦。步星澜也没在意,他道:“浴袍月兑掉。”
  瞿彦:“……”
  “看我干什么,月兑啊。”
  瞿彦捏着浴袍带子,眼皮抽了抽,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这才按照他说的去做。
  步星澜围着他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还用那只滑腻柔软的手又捏又摸,瞿彦的舌头都咬出血来了,才勉强把那股热烫的火气压下去。步星澜的目光最终落在那团似有苏醒预兆的庞然大物上,终于大发慈悲:“穿上吧。”
  瞿彦利落的将浴袍披在身上,望着对方走向沙发的背影,喉结滚动,眼神滚烫。
  步星澜坐定转脸,他又把目光垂了下去,专心系着腰带。
  “站着干什么。”步星澜开口,拍了拍身边,眼神带着命令,“坐这儿。”
  瞿彦在他身边坐下,眉头微皱,步星澜见状勾了勾唇,坏坏道:“我真喜欢你这副忍辱负重的表情。”
  “……”瞿彦平复眉宇,沉默不语。
  步星澜抬了抬下巴:“把酒打开。”
  瞿彦依言去做,浓密的睫毛垂下,挡住了里面的情绪。步星澜端起杯子让他给自己倒酒,突然猝不及防的欺近,瞿彦条件反射的抬眼,步星澜在距离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停下,扑哧笑了:“你干嘛那么防备我,我又不会吃了你。”
  他收回身体,晃了晃酒杯。瞿彦把酒放回桌上:“你还要我做什么?”
  “你晚饭吃了吗?”他问完,又自己接着道:“算了,反正我没吃,你得陪我吃。”
  “……”
  服务员很快把饭送到,步星澜窝在小沙发上懒洋洋的道:“今天这桌子上都是我喜欢吃的菜,你记一下,记错了,我就罚你。”
  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很坏。
  他在故意侮辱自己。如果瞿彦真的是娱乐圈中的小新人的话,这会儿定然会因为他趾高气扬的模样而感到恼火,但步星澜显然不光忘记了他,还把他老子当年拼命想巴结的瞿家也给忘记了。
  瞿彦一时不知道该给出什么反应才好。
  他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去记桌子上那些菜。但步星澜垂在小沙发前那条细白的腿却总是影响他的视线……
  步星澜今晚,会跟他上床吗?
  一时心中焦灼。
  他既希望步星澜不要是那样随便的人,又希望步星澜能在他面前随便一点。想到滕斌说步星澜曾经包养过葛旗的话,心中更是一阵火烧般的难熬。
  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却忍不住望着步星澜启唇吃饭的模样浮想联翩。
  步星澜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突然挑眉看了过来,瞿彦立刻又垂下眼睫,唯恐被他发现自己心中的欲望。
  步星澜主动包养他,这是一开始想都不敢想的大好事,他不能破坏了这个机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