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10 10:25:03  作者:猫不狸

 《跟我一起学喵叫》作者:猫不狸

文案:
橘猫阿布本来只想好好在二脚兽给的安乐窝搅搅基,吸吸猫薄荷,谁料家里多了个新成员,比他威风比他酷,还是个资深心机喵,抢了他的猫不说,还把他逼成了个大胖子,离家出走迫在眉睫,哪想到偏偏又遇上了一个又呆又蠢的小跟班,从此节操是路人,人类是死敌。
 
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愚蠢的两脚兽终于被盯上了。
 
阿布:看到那个人类了吗?趁着夜黑风高,让我们联手消灭掉他。
小跟班:不行。
阿布:为什么!?难道你忘记他们对我们干的那些“好事”了!?
小跟班耸了耸鼻子:相信我,他手里的纸袋起码装了10对鸡翅。
阿布肚子叫了一声:你说的很对,我们应该先打劫那袋鸡翅。
 
嘴硬心软高冷厌世温柔橘猫攻&憨乎乎的直来直去傻汪受
 
友情提示,这是一篇魔幻萌宠文,死神出没请注意!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现代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布,啾啾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每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斜斜的投进屋子,
  每当阳台外的乌鸫准时向玻璃窗上投下报复的粪便,
  躺在客厅沙发上的橘猫阿布都会优雅的舒展一下身姿,然后转头给睡在一旁的爱猫递上一个亲密的早安吻。
  这样勉强算得上温馨甜蜜的日常,却在一周前不幸中断了。
  “亲爱的?”
  今天也没有例外,已经是第七次了,在阿布睁开惺忪的睡眼之后,发现一旁的沙发空落落的,只有一个略微凹陷的小团痕迹,象征着这里不久前睡着另外一只猫。
  阿布习惯性的用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身上黄得发亮的猫毛,这是重要的形象管理,他必须让自己时刻保持光鲜亮丽的帅猫形象,然后才轻轻的从沙发上跳到铺着白色羊绒地毯的地板,宛如一片轻盈的羽毛落地,静静的优雅的,没有任何声响。
  因为这已经是第七次了,所以他知道该去哪里找自己的另一半——二楼转角的猫爬架上。
  当然,如果不出意外,在猫爬架的最上方肯定还有另外一只猫栖息着。
  那是阿布的人类主人在一周前新领回家的家庭成员——动物收容所里的一只7个月大的黑猫,足足比阿布小两岁。
  “你怎么不叫醒我?”阿布蹲坐在猫爬架下,略微有些怨意的仰望着架子上的另外两只猫,主要是他的爱猫——毛茸茸的白色波斯猫杰米。
  他的伴侣有着高贵的“猫中王子”之称,这正是阿布引以为傲的,因为他是这只“猫中王子”的所有者,“王子”的王子。
  “我看你睡得很香,所以就没叫你。”杰米不动声色的回头瞄了一眼猫爬架顶部的黑猫,跳到了阿布的面前,亲昵的用侧脸蹭了蹭他的脖颈,用销魂的喵喵音说道:
  “我想今天咱们也能吃一顿猫薄荷吧?”
  “当然!”阿布自然是无法抵御这样的柔情攻势,他愿意为身旁的这只爱猫赴汤蹈火,更别提只是去户外摘一些猫薄荷回来。
  二楼传来开门声,紧接着地板上响起了拖鞋趿拉着的声音,是他们的人类主人起床了。
  “小伙子们,开饭啦!”人类主人伸了个懒腰拍了拍手,下楼走到了厨房,打开橱柜取出了一大袋猫粮,分别倒在了墙边的三只印着狗骨头图案的不锈钢猫盆里。
  黑猫神情傲慢的打量了阿布一眼,第一个走向厨房。
  他似乎深谙如何讨好这位人类主人,在投向自己的早餐之前,乖巧的在主人脚边转了个圈,友好的舔了舔他的脚丫子,在得到主人的爱抚之后,才去吃它的早餐。
  “阿布,杰米,你们也快来吃早饭!”主人被黑猫哄得很开心,声音里都带着笑意。
  “哼,那个新来的家伙可真有心机。”阿布不屑的瞪了一眼黑猫屁股下面那两团刺眼的蛋蛋,哼哼一声走到了鞋柜后的猫砂盆旁,吃饭之前他决定先解决喵生大事。
  “我想我们应该先去吃饭。”杰米叫住了他。
  厨房那头传来了黑猫饱餐之后满足的喵喵声,阿布想了想,为了避免黑猫偷吃他的那份早餐,或许应该听杰米的话。
  主人见另外两只乖乖走到了猫盆前,就离开了厨房,走到猫砂盆旁边准备进行每日的例行铲屎。
  “我的天呐!”主人抬起脚,一脸惊恐的的看着黏在鞋底被他踩成了扁平状的猫屎,整张脸一阵青一阵白,他冲着厨房气愤的嚷嚷了起来:“是谁在猫砂盆外面拉屎了!?”
  阿布竖起耳朵一听,立刻向黑猫投去了质询的目光。
  在这个家,他和杰米从来不在猫砂盆外拉屎,他们三个月的时候就被主人带回了家,训练有素,高贵优雅,而这只黑猫就不一样了,听说他是流浪了很久才被动保人士救助的野猫,用猫爪想想就知道他之前的生活习惯有多么随心所欲,毫无纪律。
  主人气急败坏的拿着沾了大便的拖鞋冲到了三只面前,他瞪着眼珠子,将视线从他们身上依次扫过,在黑猫身上停留的时间稍长一些,最后却落到了阿布身上。
  “不会吧,两脚兽不会是怀疑我吧?”阿布从主人注视着他的视线里,不安的察觉到了一丝怀疑的气味。
  “阿布,你刚才是不是去过猫砂盆那边?”主人的语气听起来不像是询问,反倒是定罪之后的责难。
  喵喵——阿布无辜的叫唤了几声,然后看向黑猫,希望眼前这个蠢钝的两脚兽能明察秋毫。
  杰米淡定的吃完他的那份猫粮,若无其事的从主人脚边穿过,回到了客厅沙发,很明显的在向他的主人传达着他的立场——你拖鞋上的大便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黑猫至始至终只是平静的蹲坐在原地,从容地看着他的主人。
  主人看了他一眼,长长叹了口气,拿起了阿布吃剩的半盆猫粮,严厉地说:
  “作为惩罚,今天你的早餐只能减半了。”
  阿布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个笨蛋两脚兽就这么给他定罪了?他甚至还如此大胆的拿走了他的早饭!
  黑猫得意的用棕绿色的瞳孔斜睨了阿布一眼,大摇大摆的跟着他的主人离开了厨房。
  阿布觉得自己的尊严和地位受到了践踏,面对如此的奇耻大辱,他当然要还以颜色。
  就在黑猫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抬起猫爪,狠狠的往他的头顶上拍了一下,令人愉悦的啪啪声。
  喵!——
  黑猫嗷嗷的叫了一声,撒娇似的贴在了主人的脚边。
  “阿布!你怎么可以欺负新来的伙伴!”主人气恼的将阿布一脚踹开,心疼的将黑猫抱在了怀里,安抚起了他:“乖,不怕。”
  阿布震惊的看着这个倒戈相向吃里扒外的二脚兽,被踹了一脚的屁股隐隐作痛,在这个家他从来不向任何人类屈服,他必须报复回去。这时,沙发那头传来了杰米的呼叫:“亲爱的,别闹了。”
  阿布长长叹了口气,看在杰米的面子上,他决定先将这笔账记着。
  主人在吃完他的早饭之后就去上班了,阿布在跟杰米短暂的温存之后,就跳到阳台的纱窗上,熟练的打开了窗子,偷偷溜了出去。
  他得去兑现自己的许诺,替杰米摘一些猫薄荷回来。
  “还是出去一个小时吗?”杰米在阳台上温柔的注视着即将离开的阿布。
  阳台外是一片草地和花坛,绿油油的草坪上稀稀拉拉的挂着一片片白色的鸟粪,都是长期盘踞在他们家附近的乌鸫的杰作,是对阿布和两脚兽的报复。
  “是的亲爱的。”阿布冲杰米笑了笑,“我很快就会回来,不要太想我。”
  “好的,路上注意安全。”杰米身后毛茸茸的猫尾高高的立了起来,左右摇摆着,看起来他的心情十分不错。
  阿布熟练的穿梭在大街小巷,准备去到一公里外的小公园里找些猫薄荷回来。一想起杰米那期待的眼神他就心潮澎湃,只是一直尾随着他的乌鸫十分恼人。
  “你有完没完?”阿布停了下来,炸起浑身的猫毛,怒视着正准备往他头顶拉屎的乌鸫,“那件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准备报复到什么时候?”
  乌鸫冷冷哼了一声,落到了一旁的一根树枝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树下的阿布:
  “你当时挠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的局面,我们乌鸫可是出了名的不好惹。”
  “那是两脚兽的意思。”阿布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你先啄他的。”
  “那是因为他想打掉我的鸟巢!”乌鸫气愤的扑扇了一下乌黑的翅膀,扇得身旁的树叶簌簌作响。过了一会儿,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嘲讽的说道:“你知道吗?你是我见过最可笑的橘猫。”
  “明鸟不说暗话,别这么阴阳怪气的说些我听不懂的。”阿布从树缝里漏下的阳光下眯缝起了眼睛,舔了舔粉嫩的脚垫,没太把乌鸫的话放在心上。那只乌鸫最擅长的就是虚张声势。
  “嗬,从没见过被戴了绿帽子还这么高兴的蠢猫。”乌鸫看着他说。
  阿布蓦地一怔,放下猫爪,抬头看向乌鸫:“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是在求我么?”乌鸫得意了起来。
  阿布看了他一眼,颤着猫须冷冷一笑,装作转身要走。
  乌鸫有些按捺不住想要爆料和打击他的心情,连忙说道:“你们家的杰米和那只新来的黑猫有一腿!”
  “不可能!”阿布立刻厉声吼道。
  “虽然我们乌鸫报复心强,不过从来不说假话。”乌鸫从阿布愤怒的神情之中收获到了不少报复的快丨感,“不信的话你回家看看,每次你出门,他们都会背着你偷情。”
  “不可能——杰米那么爱我。”阿布其实早就有过疑惑了,因为好几次他都从杰米身上嗅到了黑猫的体味。不过每次他都劝说自己那可能只是巧合,毕竟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很容易就沾染上对方的气味。
  “从黑猫来你们家的第一天,他和杰米就开始了。”乌鸫坏坏的一笑,“如果你现在折返回家,相信能看到十分刺激的画面。”
  阿布难以置信的摇晃起了脑袋,最后还是调转方向,用最快的速度奔回到了自家的阳台外。
  透过阳台的玻璃,阿布看到足以让任何一只公猫都崩溃的一幕。
  他的杰米正被黑猫压在身下,两只堂而皇之地在客厅的地毯上兴奋地哼哧哼哧着,杰米嘴里哼哼着足以让任何一只猫神魂颠倒的呻丨吟声。
  “杰米!!!”阿布跳上阳台,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嘶吼。
  杰米惊慌的抬起头看向阳台,黑猫仍然淡定的压在他的身上。
  他看着阿布身上因为愤怒而全都竖立起来的毛发,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第 2 章
 
  阿布将全身的力气和怒火蓄到四肢上,从阳台的窗沿上往客厅地毯高高一跃。
  他的身后笼罩着一圈金黄色的光晕,是屋外明媚灿烂的阳光,将他这历史性的一跃勾勒出了令人遐想和惊叹的光辉。
  他张开锋利的猫爪,重重挠在了黑猫的头顶,同时用抬起后腿,一脚将他从杰米身上踹开。
  黑猫并没有反抗什么,只是沉静的在一旁用脚爪挠了挠头顶,好像这一切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阿布眼里闪着凄凉的泪光,伤心欲绝的看着被他按在身下的杰米,
  “我替你摘猫薄荷!替你舔毛!替你按摩!每天晚上在你睡觉之前还献唱一首喵喵摇篮曲!恨不得将猫粮一粒粒喂到你的嘴里!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杰米呆呆的看着阿布,脸上闪过恐惧、不安和内疚,直到一旁的黑猫忽然用他低沉的声线旁敲侧击道:“我想没什么必要再瞒着他了。”
  杰米难过的将脑袋别向一旁,内心似乎正在挣扎犹豫着。可事实上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眼前的这一幕足以说明一切。
  阿布从杰米的神情之中读出了令人绝望的讯息,他缓缓从杰米的身体上挪了下来,努力让自己的处境不那么难看。
  阳台外的乌鸫正幸灾乐祸的看着这场史无前例、空前绝后的捉丨奸,兴奋的又往窗沿上拉了几滴鸟屎。
  “我只想知道这是为什么。”阿布痛苦的看着杰米,两只前爪用力的抓在地毯上,锋利的指甲深深的嵌进了地毯的绒线里。
  “因为我有你没有的东西。”黑猫踏着轻快的猫步,走向前,一脸无所畏惧的站在了杰米和阿布中间。
  他的出现简直往阿布内心强抑着的愤怒的小火苗上浇上了一捧热油,砰的就引爆了所有的怒火。
  “你给我滚开。”阿布咬牙切齿的瞪着黑猫,深邃的瞳孔里迸发着愤怒、憎恨和屈辱的火焰。
  “让我来说吧,亲爱的。”杰米站了起来,轻轻将黑猫推开。
  “你刚才叫他什么?亲爱的?”阿布感到了一阵令人窒息的眩晕,看着杰米的目光里多了些许可怜的乞求——求求你不要再说下去了。
  “亲爱的阿布,或许你应该意识到,当主人带你我去绝育之后,我们的生活就远没那么美妙了。”
  当杰米说完这段话的时候,阿布明显的感受到了从黑猫眼里投来的鄙夷和嘲笑。
  “作为一只阉猫,你应该有点自知之明才对。”黑猫嘲讽道。
  阿布无言以对,他痛苦的紧咬嘴唇,内心还残留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他指着黑猫,大声对杰米喊道:“二脚兽很快也会带他去绝育的!”
  “最起码现在还没有。”杰米的遗憾的垂下了眼眸,身后的尾巴水平在地毯上左右摇摆着,嘴里发出喃喃的声音:“他的蛋蛋很可爱,我想我有些无法自拔了。虽然很对不起,阿布,结束我们的关系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