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10 10:25:46  作者:爱笑的女生0129

 =================

书名:「爵迹同人」银尘麒零:无畏一场拙慕
作者:爱笑的女生0129
晋江2019-07-09完结
文案
“麒零,我想你了。”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银尘。”
“你是我的无上至宝。”
“此生唯爱你一人”“我也是”
 
内容标签: 年下 重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银尘+麒零+修川地藏 ┃ 配角:吉美,莲泉,神音,幽花 ┃ 其它:银零,零尘,
 
  ☆、找寻
 
  只看过剧版爵迹看了结局 就是想给银零一个好结局 写给自己舒服的不上升真人  第一次写 文笔并不好 
  “我想好了,我想去找他,哪怕踏过玄沧的每一个角落我都要把他找出来 。莲泉,你好好照顾幽花,有什么事给我传训。再见!”麒零抱别了莲泉,独自踏上了不知前路的找寻之路。 
  麒零走在茫茫的草原之上 ,这里曾是他和王爵最快乐的地方,他想起了他和王爵曾在这里一起练习控制灵力,结果自己逞一时之气结果连累王爵一起被淋湿,王爵居然没有处罚他。他还回忆起刚当使徒的时候,王爵告诉他:你会觉得我很迷人。而他确实也是受到了爵印的影响总不自觉的想要靠近自己的王爵。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爵印的影响早就被替代了。他们师徒俩的共进退,银尘的保护,宠溺,早已让麒零的内心深处生长出一股独特的情愫,它是超越亲情,爱情的,友情的存在。麒零甚至分不清它是什么,只是在他成为七度王爵的那一刻,他感到了难以言说的痛苦和孤独,还有无止境的严寒。他终于发现,银尘是他的启明星,是他的信仰,是他在这世上存在的意义。他本想随银尘一走了之,要不是莲泉幽花用生命保护他,提醒他:银尘想要的就是你活下去,玄沧还等你去拯救。所以哪怕是痛苦不堪,他也熬下了,终于玄沧太平了,而他也失去他最重要的纯真无邪。他终日郁郁寡欢,要不是吉美告诉他:银尘并没有死,他只是像他之前被封印了一样,正等着他去拯救。不然他怕是会荒唐度日,失了生气。他现在只有一个信念:找到银尘。
 
  ☆、使命
 
  麒零花了整整两年踏遍了银尘曾走过的每一个地方,感受着那许久不曾感受的温暖的灵力。他每每入睡都要和着银尘穿过的衣服,不然他就会陷入一个孤独而又黑暗的深渊中难以自拔。他摸了摸尾椎的最后一节,那里曾是温暖而有强大灵力包围的爵印,如今却消失殆尽,只剩一片冰凉。他现在是七度王爵,拥有了银尘所有的灵力,自然也继承了他的无限灵器同调能力,他总是时不时的拿出银尘给他的女神裙摆擦拭,唯恐沾染上一丝灰尘。他所停留之地的布局皆如当年与银尘一起时的样子,仿佛银尘还在他身边。2年的时间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要说最好消息便是幽花终于恢复了肉身,只是还未清醒罢。
  吉美平复玄沧的白银祭司之后,踏上了风源地界,却发现风源白银祭司已然复活,不是凭借他一人之力能够铲除的,而且风源的一度王爵如今也处在失踪的状态。吉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和麒零他们共享近况,所以也知麒零的的选择,他不曾阻止他离去,哪怕他是零度王爵,体面还留存了玄沧白银祭司的灵力,又继承了七度王爵的所有能力,麒零现今的灵力已是最强,只是还未觉醒罢了。吉美知道,整个玄沧除了他,没人发现麒零体内残存的白银祭司的灵力。他不愿银尘辛辛苦苦保护的使徒再次卷入纷争。只是如今局势有变,他不得不面对现实,发了一条白训通知莲泉帮忙调查一下四个大陆王爵的失踪和更替情况,又委托麒零来到风之地界与他一起寻找风之一度王爵,因为只有他才能告知风源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为何黄金瞳孔会在白银祭司身上。
 
  ☆、误入结界
 
  「风源地界」酒馆内,幽花静静躺在床上,如同一个瓷娃娃般沉睡不醒。吉美正和莲泉,麒零讨论如何寻找一度王爵,莲泉根据收集到的信息得出,风源的一度王爵应该是跟吉美一样被封印在了像白色炼狱一样的空间里,风源的最北端有一名为北之森的地方,传闻那里上古灵兽众多,终年云雾缭绕,进去过的人就没再出来过,因此传着传着便再无人敢去。这么一看,那里应该就是最好的藏匿点。因此吉美一行人等决定休整一段时间再去。
  麒零自来到风源便觉得有些奇怪,他明明没来过,却觉得十分熟悉,仿佛这里的灵力于他而言分外熟悉,但他明明是水源灵术师,正好这几天休整,为了验证他的猜想,他独自坐着苍雪之牙在空中飞行,发现了一个偏远的树林,那里黄金灵雾弥漫,安静隐蔽,他便进入树林,试着掌控着风源的灵术,虽然不熟练,但他做到了。他才突然意识到他是不是也会四象极限,这不是银尘作为一度使徒所继承的,为什么他身上也会有,难道他连一度王爵的回路都继承了?他调动灵力,模仿当初祖金墓中银尘所动用的土源灵术,果不其然,他确实是会四象极限的。正当他要匆匆回去询问吉美时,却不小心踏空,眼前一昏,倒在地上,陷入昏迷状态。
  待他醒来却发现周遭空荡荡一片,他明明刚才还在树林之中,怎么转眼之间变成如此景象?仔细想想,偏远树林,隐蔽,黄金灵雾弥漫,这不正是莲泉所说的北之森,麒零怪自己来时不多加留心,如今误入北之森,前面有多少危险都是未知,不过他并未深入,应该还能应付一段时间。麒零为找出口,只好继续前进,突然漫天大雪,四周一下变得白茫茫一片,这令麒零想到了他曾经和银尘一起看雪,那雪,也是如此,纷纷扬扬。银尘还曾教育过他:这场白雪,表面看似洁白,安然无恙,但事实上,悄无声息的白雪,掩盖了许多真相,下这场雪的人是谁?不清楚。这么想着,似乎现在的情景也没那么可怕了。
  说来也奇怪,这雪虽大,覆盖住一切,但是麒零身处其中,却无任何不适,不知是不是自己本就耐的住严寒还是早已麻木?他没多想,继续前进,他踏着白雪小心翼翼地走着,唯恐沾染到任何危险的东西,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出口。突然,他发现似乎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经历无数,也练就了麒零强大的感知能力,他很清楚,这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他环顾四周,一切都静的太过安静,麒零凝聚灵力唤出时间之剑,时时刻刻防备着,却被突然一声猫叫惊到了,他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这只弱小的猫,觉察不到灵力,不经意间就放下了防备,“你怎么会掉到这里来,这么冷,你要是没碰到我,一定会被冰成冰雕的。”麒零用灵力凝聚成一团火焰为它取暖,小猫盯着火焰眼神越发深邃,周遭散发出浓浓的危险气息,其实它就是这片禁地的灵兽“自在”,多年来没人拜访,好不容易碰到个有趣的人,不戏弄戏弄就吃了岂不可惜,可惜麒零却毫无察觉这潜在的危险。但风雪似乎有感知能力,朝麒零席卷而来,本以为会是一场难抵御的暴风雪,却只是让麒零一不小心摔到地上,使他与怀里的危险“自在”分隔开来。麒零一边抱怨一边爬起来,却没发现自由正和挡在麒零一旁的风雪对峙着,那眼神,根本就不是动物该有的,仿佛就像是一个王者在和敌人斗争一般,风雪于它而言也不过是玩物而已,它凝聚起巨大的黑色灵力,朝正在爬起的麒零袭去,却被风雪的影响改变了方向,扑倒在另一边。但它也并不为此感到生气,只是慵懒的在一旁注视着,看看这多年只有黑暗,却一下迎来这奇特的风雪和这奇特的少年,它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渊源,它更喜欢食用的是这里面的故事。
  PS:银尘什么时候有戏份呢?
  应该就在未来的一两天吧,毕竟他为救吉美而牺牲,他的回归必然是困难的一段旅途
  虽然他们没有相见,但是银尘的意识还是会跟麒零共进退的,因为王爵会保护使徒
  所以哪怕化作风雪,化作尘埃,麒零在哪,他就在哪。
  只是麒零还傻傻不自知,我们的麒零有点迟钝,哈哈。
  接下来我还是尽量日更,要是拖了,原谅我后面一定会把字数补上的。
  
 
  ☆、“重逢”
 
  麒零搜寻了一下周围,却找不到原来的“小猫”了,虽然担心它,但夜幕降临,于风雪中行走了一天的麒零有些疲惫,只好找了个小小的山洞,设立防护结界后便躺在地上陷入沉睡。不一会,消失的小猫“自在”迈着慵懒的步伐一步一步的靠近山洞,至于眼前的防护结界,对它来说不过是个玩物。了解了风雪出现的原因,就不那么有趣了,是时候开始捕猎了。它抬脚一挥,一块巨大的冰块向结界砸去,眼看结界就要被毁,风雪却瞬间环绕结界形成了一个风眼,将冰块卷离了结界。自在又凝聚了许多冰棱,朝洞□□去,风雪仿佛着了魔力般封住洞口抵挡住了自由的攻击,只是洞门在“自在”的强大攻击下也顷刻间化为碎片,徒留下一地冰渣,方才显露出洞中光景。洞中少年,面色安详宁静的躺在那,美的让人心动,让人不忍打扰。突然,少年身体有微微颤动,他的口中呢喃着一人的名字“银尘,银尘,不要离开我!”(梦中,少年身处在一个毫无生气的石头阵上,神色苍白的银尘躺在上面,鲜血从他的尾椎流出,扩散成一个圆形。他的王爵,他心心念念的人呀就在面前,他却怎么也触摸不到,他撕心裂肺的叫着“银尘,我是麒零呀,你的使徒,你说过的,王爵是要保护使徒的,可是这几年你又在哪!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呢,我是你的小使徒呀!”这一刻,少年似乎将他毕生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了,银尘离开的这几年,他不曾有过任何一丝情感,却在见到银尘后泪不决堤。他的眼泪融入了银尘不断流出的血液之中,血液有一瞬间凝固回流,银尘的眼皮微微颤抖,可是太过悲伤的少年却未发现这个现象。便被一股力量拉开,离他的王爵越发遥远,他嘶吼着“不要,不要,不要抛下我。”)
  白暮降临,自在不喜欢太过刺眼的阳光,便退到冰雪之后觊觎着即将醒来的麒零,毕竟他还算有趣,不急这一时。毕竟只要夜幕降临,待到少年再一次沉睡梦境之中,它便能吸收掉这有趣的回忆,控制他的□□,将他变成傀儡供它玩耍。从梦中醒来的麒零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苦笑道:银尘,如今见你竟要这般,不过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你的,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麒零走出山洞,发现洞口多了许多冰凌,还有一些巨大的抓痕,仿佛像是经过一场大仗,他惊诧这么大的破坏力竟不成伤他结界一丝一毫,想到这,他意识到这里的一切都太过奇怪,再待下去只怕更危险,便加快了行进的步伐……这风雪依旧下着,只是变得温柔了,零零散散的飘落在麒零的肩头,竟让人感觉到一丝暖意,如同当年银尘用冰渣惩罚他的熟悉感觉。这空荡荡的空间里,也只有风雪,一直陪伴在麒零身边,麒零顺着风的方向前进,终于看到了一处被封印的结界。结界于麒零而言已不算什么,他如今是零度王爵和七度王爵加身,魂力更是源源不断,他的时间之剑更是能斩一切,打破它不在话下。结界破除的那一刻,风雪也随之消失殆尽,一如当初银尘被白色植物包围消失般快速干净,仿佛这一场风雪从未出现般。呆在黑暗中太久的麒零突然不适应这耀眼的光芒,他抬手遮挡阳光,仰头呼吸着这充满生气的气息。一块小小的七棱冰晶从破除的结界上方缓缓飘落,落到了仰头呼吸的麒零的唇瓣上,麒零唇上的温度让冰晶有些许融化,融化的雪水顺流进麒零的体内。麒零浑身一颤,他感受到了多年来只有梦中才能感受到的温暖的灵力,一如当初他通过使徒试炼时银尘为他输送灵力那般,看着冰冷却十分温暖,那一刻,仿佛就像是银尘在拥抱他,麒零泪流满面,伸出双手去环抱银尘,感受这得之不易的气息,他的脑海又浮现出了那个石头阵,只是,他看着这次的银尘缓缓睁开了双眼,虽然虚弱,细碎的声音小到常人根本无法听到,麒零却很清楚的知道,他的王爵:银尘,是在叫他的名字:麒零,麒零。可是他太虚弱了,以至于他喊完又陷入了沉睡。冰晶在麒零唇瓣上慢慢融化,它是那么小,那么脆弱,透明易化,像极了脑海中的银尘。他赶紧拿手将冰晶取下,用灵力将它冻住,唯恐与银尘的联系又断了。
  PS:我可怜的银尘,他还是如此脆弱 ,哪怕再脆弱也要保护麒零
  今天又是想念银尘的一天
 
  ☆、计划初定
 
  麒零回到酒馆已是第二日的正午了,莲泉和吉美这两天到处奔波,寻找麒零,可是连他的一丝灵力也觉察不到,他们差点以为麒零被鬼方白银祭司给抓走了,想去拼个两败具伤,好在他回来了。可是他们却发现麒零的样子怪怪的,眼睛红肿,像是哭过似得,但是脸上却带着笑容。不管是哪点,这两年麒零都不曾显露过情绪,如今他这样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而且必定与银尘有关。
  果不其然,麒零拿着七棱冰晶跟他们讲诉这两天的奇遇,以及七棱冰晶可以感应到银尘的事都交代清楚。可是其中猫腻莲泉和吉美一听便知,麒零所遇到的灵兽“自在”乃是上古神兽,素来最喜欢制作傀儡以供它把玩,若是傀儡无趣了,还会将他生吞活剥了,连骸骨都不剩,平常灵术师死了还有灵魂,而被“自在”控制的傀儡连灵魂都会被它吃得一干二尽,它所捕猎的对象,是不会让他逃脱的。可麒零居然毫发未伤?麒零这才想起洞口处的冰渣和战斗痕迹,突然明白了这其中的关联,原来他的王爵一直都在,他怎么会那么傻,到现在才知道!他的王爵明明那么虚弱,为了它还不惜消耗他那微乎其微的灵力化作风雪去保护他,只为他平安活着,而他,却还在他面前责怪他抛下自己。看着七棱冰晶,他不禁又热泪盈眶,但是这次他没落泪,而是努力的想要绽开笑容。因为银尘喜欢他笑,如果他伤心的话银尘也会伤心,所以他拼了命的去笑,只是他这几年隐藏情绪,早已忘了如何笑,他现在的又哭又笑的样子特别狰狞,连莲泉都被他吓到了。
  对于冰晶,吉美,莲泉都能能从上面感知到细微灵力的存在,但是却感知不到银尘,难道只有麒零能感知到?或许银尘和麒零之间还有着他们所不知道的羁绊?七棱冰晶的出现让他们相信,或许,麒零真的能找到银尘。
  在玄沧执行任务的神音在接到莲泉的白训后得知麒零现在的境况,在请示特蕾娅后赶到风之地界与他们会和,并为幽花和莲泉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幽花目前昏迷不醒,主要是因为灵力流失严重,需要大量灵力补给,而今我们所有人中,只有麒零,吉美,还有莲泉这个双身王爵,如果你们合力为她输送灵力,或许能补充她流失掉的那部分灵力,但是几股不同的灵力注入势必会导致冲突,但幽花是永生使徒,应该可以自我修复,这个方法有风险,要看莲泉你是不是要尝试。或者是找到黄金瞳孔,它可以一次性提供大量魂力,可以给幽花补给,但是要拿到黄金瞳孔就意味着要打败白银祭司,这难度更不用多说了。目前拯救一度王爵是首要任务,或许救下他可以获得取得黄金瞳孔的线索,实在不行,三人合力输送灵力是下下策,因为莲泉知道,就算永生天赋有修复能力,但这过程有多痛苦只有她体会过,她不希望幽花像她那样痛苦。莲泉一边说一边为幽花盖好被子,眼里满是心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