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10 10:28:38  作者:查小姜

 =================

书名:将军府的美娇娘
作者:查小姜
晋江2019-06-01完结
文案
纨绔陆楚千对同伴的妹妹一见钟情。
撩之,追之,放下脸皮爬墙之……
结果,前一秒还哭唧唧,娇娇弱弱让人恨不得捧进手心呵护的美娇娘,裙子一提,变身小郎君是怎么回事?
等等啊喂!
我喜欢的是小娘子 !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楚千,代银娘 ┃ 配角: ┃ 其它:
 
  ☆、第1章、纨绔陆楚千
 
  “得儿——驾!得儿——驾!”
  一声悠长的催马声高亢清亮,从街尾传到街头。
  与之紧接的,是奔腾的马蹄声。
  热闹的市集突然一静,不知是谁高呼了一声:“闪啊!纨绔天团来了!”
  人们犹如被按下了快进键,躲闪的躲闪,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
  不多时,原本是人挤人的街道,硬是空出了一条宽阔的大道。
  这时候,那驾马声已经临近到耳边。
  一群鲜衣怒马的少年你追我赶地骑马飞驰。
  隐约还能听到落在后面的气急败坏呼喝:“陆楚千,你奶奶的!有本事别耍诈,和老子公平比一场。”
  为首的少年郎哈哈大笑,回首张扬道:“代金门,愿赌服输。比赛之前可没说不许找个小娘子拖延你。你自己看见美色走不动路,怪不得我。”
  说完少年再回头。
  俊朗的容貌在初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整个人散发出蓬勃的生气。
  任谁看了都要夸一句:好儿郎!
  然,看看他做的事,这夸奖,又说不出口了。
  为啥?
  因为,他是汴京城第一纨绔。出了名了的吃喝玩乐一把手。正经事上的废物。
  少年们来得快,去的更快。
  等马屁股消失在视线的深处,避退在两侧的人们,神色如常地走回中间,摆摊的摆摊,看商品的看商品。
  仿佛刚才的空白只是一场错觉。
  谁都没注意到,街道二楼的茶铺里,临窗坐了一位貌美娇弱的小娘子。
  小娘子似乎有不足之症,脸色苍白,唇色也淡得很。吹吹风就开始咳嗽。
  刚才马蹄飞奔,扬起的尘土不少。
  这可折腾惨了小娘子。
  她伏在桌上,嗽个不住。
  一旁伺候的丫鬟急得团团转。
  又是轻拍后背又是寻人找大夫又是叫小二上热水……
  同时咬牙把刚才打马路过的纨绔们翻来覆去骂了几十遍。
  其中骂的最多的,除了为首的陆楚千,就是那个高喊耍诈的代金门。
  为啥?
  代金门,正是这位小娘子的兄长!
  说好了带妹子出来看花出来耍,结果半道上遇到了狐朋狗友,两句话一激就受不住,妹子也不管了,骑上马就要去比试。
  小娘子难得出来一趟,又想为哥哥助威,就选了主道的茶楼。
  谁知道一句喝彩的话没说出来,先听了哥哥的洋相,又被洒了满脸灰。
  真真是气死了人。
  *
  “到了,就是这里。”
  陆楚千勒停了马,停在一座山的山脚下。
  仰头望去,这山平平无奇,矮小得很,但山顶上却有一座精巧的尼姑庵。
  其他的纨绔也跟着停马。不过谁都没有下去的意思。纷纷扭头看向最末尾,一个微胖喜庆的少年。
  那少年正是代金门。
  只见代金门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脸上闪过几分犹豫之色。他问:“真的要去啊?”
  陆楚千张扬一笑,带着几分痞气挑衅问道:“不敢?还是舍不得钱?”
  “愿赌服输啊兄弟——”
  最后几个字,念得意味深长。
  代金门的圆脸一下子就涨的通红。
  他老代,是那种赖账的人吗?
  他不过是怕回头家里知道,大家都要被打断腿。
  毕竟逛青楼还可以说是雅事,吃吃酒听听琴吹吹牛逼。
  可这寻欢寻到花姑庵,还能干啥?是个男人都懂!
  他们是纨绔,可是是,洁身自好的纨绔!
作者有话要说:  掐指一算,开文大吉。每天4更,准时12点。
 
  ☆、第2章、小兔子,哪里跑!
 
  都到了山脚下了。纨绔们犹豫一番,到底是心中的好奇占据了上风,加上代金门和陆楚千比马失败,承担这次的费用。
  不玩白不玩,呼喝一身,大家把马留在旁边的棚子里,开开心心上去了。
  花姑庵就在最顶端,周围绿竹环绕,清幽雅致。
  任谁也想不到,这地方竟然会藏污纳垢夜夜笙歌。
  陆楚千既然选了这里,自然是提前打探好了的。
  他当先一步去扣门,只见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小女尼小心翼翼开一条缝,露出眼睛朝外望:“请问施主是要上香?我们庵堂今日闭门做功课,不开放。”
  陆楚千歪歪嘴,一手上去扣住门缝,然后用力往里一推。
  小女尼不防,往后跌了个屁股蹲儿。
  后面的纨绔们哈哈大笑起来。
  陆楚千不管女尼,抬脚就往里走。边走边说:“去告诉你们师太,有贵客到。不相干的人,都赶走。”
  小女尼脸上的担忧褪去,原来不是误闯的,是真客人。
  她麻溜地爬起来,飞奔去寻师太。
  其他的纨绔看陆楚千这熟门熟路的姿态,纷纷惊诧,又很佩服。
  就连代金门也忍不住凑上去问:“楚千兄,常来?”
  陆楚千只是一笑,不说话。
  不过这个态度却让大家以为他是这里的常客了。
  更加激动。
  有个熟人带领,才能玩出花样。
  他们哪里知道,陆楚千也是在混巷子的时候偶然听到别人提了一嘴。他也是第一次来。不过他惯会装,显得比别人镇定见过世面。
  有了小女尼的报告,等陆楚千他们一行绕过佛堂,走到后面待客的院子,花姑庵的静心师太已经领了十三个妙龄女尼等候。
  这些女尼们穿着特制的缁衣,将身材勾勒得纤毫毕现。
  偏偏因为缁衣的缘故,妖娆中又透着一丝不可侵犯的端庄。
  真是……刺激的美啊!
  “咕咚,咕咚”,咽口水的声音。
  陆楚千嫌弃的看了一眼同伴们,往旁走开一步拉开距离。表示自己和这群急色的家伙不是一起的。
  静心师太早就料到这些小郎君们会受到冲击,也没有笑话大家,而是让女尼们穿花蝴蝶一样,过去拉着纨绔们落座。
  纨绔们一共只五六个人,于是,一人分得了两个女尼。
  光秃秃的头,描眉抹粉,涂着口脂戴着耳环,真是别样的风情。
  纨绔们晕乎乎乐淘淘,酒喝了不知道几杯,酒令也不知道行了几轮,玩的渐渐丑态毕现。
  倒是一开始提议来的陆楚千,欣赏不来这种调调。
  在宴席开始没多久就走了出去,打算在竹林转转。
  这花姑庵风景还是不错的。
  簌簌,簌簌簌……
  陆楚千耳朵动了动,朝声音的方向看去。恰好看到一抹白色一闪而过。
  兔子?
  陆楚千玩心大起。
  要是能抓只野兔子加餐,也不枉费跑了这一趟。不然今日可太无趣了。
  他向来是吃喝玩乐中的好手。捕猎的技巧也懂一点。
  他放轻了步子,弓着腰,一点一点接近。
  那躲藏的兔子显然没有发现有危险临近。专心地靠着竹枝,弄出簌簌声响。
  好个蠢笨的小兔子。
  陆楚千心中得意,手上也不含糊,算好了距离就往前一仆。
  预想中揪住两只耳朵的情况没有发生,手下倒是按住了两个有些圆的东西。
  啥?
  陆楚千低头一看,原来哪有什么小兔子。是一个白裙子的小娘子蹲在那里。他的手,就按在人家小娘子的肩膀上。
  此刻,小娘子正双目喷火地瞪着他。
  眼眶里,还有吃疼涌出的泪水。晶莹闪烁。
  
 
  ☆、第3章、你要负责
 
  任是陆楚千机敏聪明过人,也想不到会在花姑庵这样的地方遇见良家小娘子。
  所以,他的第一反应是,这庵里的尼姑戴假发了。
  岂有此理!
  哥们儿来寻乐,寻就是不同以往。
  你看我不喜欢,就戴上假发来引诱我,难道我就会心动了吗?
  陆楚千一生气,手上的力道就重了些。他去扯头发,半晌没有扯下来,倒是惹得小娘子惨叫连连。
  这时,一个绿衣服的小丫鬟跑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
  连滚带爬的冲过去,对着陆楚千又咬又打的,叫嚷着:“放开我家娘子!”
  陆楚千:“哈?”
  这就很尴尬了,陆楚千虽然混,但也不是拿良家女子取乐的人。
  忙撒开了手,退到君子距离。
  抓抓头发挤出两句道歉的话:“对不住,我以为是只兔子。”
  小娘子本来是背对他的,闻言,眼泪汪汪扭头:“那你看到是人,做什么还扯我头发?”
  陆楚千:“……!!!”
  好个标致貌美的小娘子!
  好娇弱!
  好可爱!
  好想捧在手心里怜惜她!
  心怦怦乱跳。
  陆楚千第一次体会到了,心动的感觉。
  他痴痴看着,痴痴笑着。
  那情态,惹得主仆两个同时一皱眉。
  小丫鬟还故意扭身挡住了陆楚千的视线。一边给自家小娘子梳理头发整理衣衫,一边小声说:“娘子,要不我们还是去山下等吧。”
  小娘子很倔强:“不,我就要看看他丢下我,跑来这里做什么了。”
  陆楚千发誓自己不是故意。
  但他就是耳朵好使啊。
  然后又管不住嘴巴,就接了一句:“当然来做耍子。”
  然而小娘子和她的丫鬟,对这个地方都不了解。小娘子虽然没有看他,但是对着丫鬟不服气说:“一个庵堂有什么好的!难道来听尼姑讲经?他才不是那种人。”
  陆楚千:“扑哧。”
  对不起。
  他还是不是故意的。
  但,怎么会有这么蠢萌的小娘子?
  也难怪,管不住相公了。
  还要跟踪,还想抓人回家。
  就她那小身板小模样。
  别被其他喝醉的纨绔当成女尼调戏了。
  陆楚千决定做一件好事,于是他拍拍衣摆上的尘土:“听我一句劝,回家吧。你相公玩开心了自己知道回去。你留在这里……”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
  就被一粒小石子砸中。
  陆楚千:“???”
  小娘子绕过丫鬟,露出一张气得通红的脸,“你才有相公!你有十七八个相公!”
  说话就说话,骂人干什么!
  陆楚千摸摸鼻子,觉得有些无趣。
  这小娘子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算了,他不多管闲事。
  转身要走,身后却传来一阵阵的咳嗽声。
  还有小丫鬟焦急的惊呼:“呀娘子你没事吧?咦,我的药,我的药呢?”
  陆楚千告诉自己不要管。
  管了肯定又要挨骂。
  但难受的咳嗽声,就像咳在他的心上。
  他到底没有忍住,又走了过去,问那丫鬟:“你们夫人这是怎么了?”
  小丫鬟着急呢也不忘翻他一个白眼:“别乱说话。我们小娘子还没有许人家。”
  说罢,想到了什么,小丫鬟突然伸手抓住了陆楚千的衣角:“你要对我们小娘子负责!”
  陆楚千:“哈???”
  他什么都没干还!
  负什么责!
  
 
  ☆、第4章、乌龙了
 
  “绿色的圆肚瓶,巴掌大小,盖子上缀着绿色的流苏……”
  竹林中,陆楚千弯着腰念念叨叨寻找着什么。
  然而他把小丫鬟划定的可能区域都搜寻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小丫鬟说的东西。
  他有点怀疑小丫鬟是不是记错了。
  毕竟……
  那丫鬟回忆的时候,表情不是很可靠。
  至于他为什么要帮忙找东西呢?
  还不是那句,要他负责。
  说都是因为他,她才会弄丢了小娘子的药瓶。
  陆楚千真是有冤叫不出。
  拒绝吧。人家小娘子咳嗽得那么可怜。
  但这一通寻找无果,不禁让陆楚千怀疑起来,自己是不是被耍了?
  他一时有些愤愤。
  扭头就要回去。
  结果走出没两步,脚下一个趔趄,摔得他屁股差点开花。
  啥东西?
  伸手掏啊掏,掏出来一个中指长短的绿色瓷瓶。
  和丫鬟的描述一模一样,除了大小不对。
  就这……巴掌大?
  陆楚千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回去。
  还没开口,丫鬟先眼睛一亮:“找到了?!”
  遥遥伸出手要接。
  陆楚千却没有递过去,都是径直走到那咳嗽不停的小娘子面前。问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里又没水,她如何吃的下去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