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10 10:30:40  作者:三岁安

   我有钱,别撩我

  作者:三岁安
 
      晋江2019-7-8完结
      文案
      吹拉弹唱样样都会、有点脾气不差钱的陆星灼,整天穿着背心、踏着拖鞋,满街上溜达。
      被季淮川捡着几次,带他吃好的,穿好的,样样都好说。可偏偏想把他签约下来,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对此,陆星灼称:“我不稀罕做大明星,我有钱。”
      季淮川:“好,我信你,但你下次翻垃圾桶的时候,稍微注意点,别让人发现了。”
      没多久,陆星灼给基友们发消息:完了,我觉得那家伙在撩我!一见我就笑,对我百依百顺,还和别人说喜欢我……他别想得逞,我可是个直男!
      基友:呵呵,真香。
     而另一边——
     季淮川:“医生,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有个男的好像很喜欢我!”
     心理医生:“那你来找我干啥?不是那个男的的问题吗?”
     季淮川:“可是...可是我心跳好像有点快。”
     简而言之,这是两个直男互相脑补,把自己掰弯,然后去祸害对方的故事。
     多才多艺随心所欲不差钱爱炸毛受x沉稳绅士瞎操心脑补帝总裁少女攻
   【吃瓜食用指南】
    1.1v1,慢热,甜文
    2.有副cp,偏执痞子受x暴躁警察攻
    3.日更,每晚六点更新。点开即有缘,收藏成真爱。
    内容标签:强强都市情缘娱乐圈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星灼,季淮川┃配角:接档文《天上掉下个太子爷》即将开坑┃其它:
 
  初见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铃声在偌大的房间里响起,床上的人烦躁的用被子蒙住了脑袋,可铃声大有你不接我不歇的气势,响个不停。
  终于,一番挣扎后,被子里的人伸出一只白皙健瘦的手,摸索一番后,才接起电话。
  “您好,请问下手机尾号3636这个号码是您的吗?”
  “不是。”
  对方安静了几秒,“额……打扰了,告辞。”
  陆星灼随手将手机扔在了旁边,起身拉开了窗帘,窗外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他打了个呵欠。看看时间,已经下午快四点了。
  冰箱里除了饮料,并无什么可以果腹的食物了,泡面也只剩下最后一桶。
  将泡面泡好,打开电视,节目里正在放一个刚开播的综艺节目,嘉宾们正在叽叽喳喳的做着游戏,房间顿时不再冷清。
  他面无表情的嗦着面,节目里说邀请了神秘嘉宾。画面一转,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屏幕前。
  只一眼就能认出来,是近两年在综艺里混的风生水起的小鲜肉——石棠。
  他无趣的关掉电视,眼睛直盯着手里的泡面,久久不能回神……
  对面有个大一点的批发超市,他得去储备点干粮。熟门熟路的经过天桥,拉二胡的老大爷跟他打了个招呼:“出门啦?”
  “早,今天生意怎么样?”
  “不早了,喏,就这几块钱了。”老大爷笑了笑,手里也停下来,笑嘻嘻地喊住了他:“我尿急,你来帮我看着会。”
  他撇嘴,无奈的走过去:“老是让我来帮你,也不怕砸了你招牌。”
  “你办事,我放心。”老大爷笑嘻嘻的把碗里的钱装进袋子里就溜了。
  陆星灼坐在了小板凳上,腿活动不开,往前伸着才能坐好。活动活动筋骨,手拿着弓子,开始了他的演奏。
  不一会,就围了一群人驻足围观。
  夜色将近,各处的小摊贩纷纷出动,下班的人们步履匆匆的赶着回家的路,车子堵成了一条长龙,不时冒出些粗俗不堪的话。
  在这条长龙里,一条宾利始终沉默地跟着长流,缓缓移动。
  小郑从后视镜看去,后座的男人从上车之后,就一直看着车窗外面,没说过任何话。
  男人看着年纪似乎比他还小,双目深邃,轮廓分明,即使是他阅人无数,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非常好看的。
  就是做派有些老套,头发一丝不乱的向后梳着,衬衫西裤不见一丝皱褶,整个人透露出一股严肃正经的气息。
  这就是他的新老板,季淮川。
  “还有多久?” 后座的人突然开口,声音不慌不忙,甚至是不带一丝怨怒。
  小郑慌忙收回自己的视线,谨慎的说:“按平时的车程大概还有十几分钟了,但现在这个情况,不好说,早知道就走另一条路了。”
  “还有别的路?”
  “有的,就在前面的天桥过去,直走到新天地广场右转,虽然绕了一点,但应该不堵。”
  “好,你找个地方停下,我去那边打车。”
  小郑听话的在路边停车,不忘嘱咐他:“要是找不到路了,随时打我电话。”
  “好的。”男人微笑着说,小郑不禁一愣,似乎还挺平易近人的。
  季淮川有些新鲜的看着四周的变化,几年没有回来了,变化不可谓不大。
  他一步步跨上台阶,心情有些微妙。忽然,一阵熟悉的二胡声在耳畔响起,是《江河水》。
  他快步走上去,天桥中央围了一群年轻人,尤其是女生居多,纷纷举着手机拍照。他仗着身高优势,往里面一瞧,竟是个穿着背心,踏着拖鞋的年轻人。
  年轻人头发微长,许是天气有些闷热,发根有些湿,脸色微红,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此刻正闭着眼,无视周围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季淮川也没忍住,拿出手机拍了张颇有些痞气的二胡演奏者。
  一曲终了,陆星灼睁开眼,扫视了一眼众人,“都散了散了啊,哥哥我马上就要走了。”
  围观者自然是不愿走,难得见一个年轻好看的帅哥拉二胡,可不得多看几眼嘛。
  “想听就加钱,最后一曲了。生活不易,陆哥卖艺。”他吆喝道。
  碗里的钱很快就装满了。
  “好好,可以了,碗已经装不下了。”他笑着重新又弹奏了一曲《二泉映月》。
  结束之后,陆星灼再三表示不会再拉了,围观群众才慢慢散了,唯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一直在原地看着他。
  “请慢走。”他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你拉的真好,能再拉一曲吗?”男人避重就轻,很有礼貌的说着。
  “不能,卖艺时间到。”他想也不想的拒绝,只是帮忙看个场子而已,兴致来了,就弹上两曲,又不是真卖艺的。
  “我有钱。”
  闻言,陆星灼不免多看了他两眼,着装打扮确实不俗。但从他正经又认真的神情来看,又不像是故意装逼的。
  “那你很棒棒哦。”陆星灼面无表情的说,“但是过期不候,我现在心情不好,不想拉了。”
  谁知那人依旧不放弃,语气里多了一丝恳求的意味:“我爷爷很喜欢《江河水》,在世的时候就喜欢带着我们去听这个。”
  陆星灼微微皱眉,啧了一声,才重新拿起弓子,:“想听什么?”
  “《江河水》”
  陆星灼坐好,悄悄翻了个白眼:“最后一首了,别的再没有了,管你什么爷爷奶奶的。”
  说罢,他又重新拉奏了起来。
  季淮川闭上眼仔细聆听,时而沉静,时而躁动的变奏,伤感怆然与昂扬愤慨的情绪相交在心中。
  小时候常跟爷爷去听二胡大家的演奏,这个年轻人的功力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师,但在这个年纪已经能做到这种程度,显然是有天分的。
  最后一个音节收起,对方十分捧场的鼓起了掌,“你拉的很好,我该把钱放哪?”
  陆星灼摆摆手,“时间到了就不收钱了,碗也装不下了,你自己留着回去给你爷爷烧点纸钱吧。”
  “那我扫你二维码吧?”男人跃跃欲试的说,回国后,他才真正体会到二维码的方便之处。
  “不扫,没手机。”陆星灼拿出常拒绝人的说辞。
  “那你的名字呢?”
  “不好意思,我也没有名字。”
  说完,他摆了摆手,“别在这磨磨唧唧的,要走就快走,我没工夫没你瞎聊。”
  季淮川确实也有事要忙,既然人家不要钱,不妨下次再来捧捧人场。走之前他不忘提醒:“小兄弟,你的背心穿反了。”
  “……”
  “我去。”陆星灼低头自己看了看自己的黑色背心,线头都在外面。
  他利落的脱掉背心,身上有不少浅浅的疤痕,他丝毫不顾及别人的眼光,三两下就翻了个面,重现穿了上去。
  他一侧头,就见对方欲言又止的盯着他看,“怎么了?”
  “你是民间流浪艺术家吗?不问钱财,不通姓名,就像国外的那种?”男人问。
  “民间流浪艺术家?”陆星灼嘴里嚼着这几个字,觉得很是新鲜,轻轻一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说:“是呀。”
  男人走后,陆星灼等了一阵子,老头这才回来。
  “你去个厕所都要这么久,是不是有毛病?”
  “嗯,便秘。”老大爷倒是十分诚实,噎的他说不出话。
  “算了算了,我走了,记得把钱收好。”
  老头一看碗里的钱就呵呵的笑了:“果然还是你们年轻人厉害啊。”
  下天桥就是批发超市了,他买了两箱泡面,一袋火腿,外加一盒子鸡蛋。刚出超市门,就接到了周楠的电话。
  “喂,陆哥,冯乔又来闹场子了。”
  “他娘的,又来,我马上过来。”
  他把鸡蛋火腿全扔在垃圾桶了,扔泡面的手却又停下了,小心的将箱子放在地上,心想要是回来没人动这个的话,就把它搬回去。
  “漫天星光”是他四年前开的一家酒吧,这几年他一直把精力放在酒吧上,经常晚出晚归。
  好在经营的不错,回头客也不断增加,在整个酒吧街都算是数一数二的生意好。
  陆星灼匆匆赶到了“漫天星光”,门口依然有进有出,还能透过窗子看到里面的灯红酒绿和烟酒之气,他松了口气,应该是没出大事。
  周楠是酒吧最早的一批员工,此时正在吧台急的团团转,见陆星灼来了,瞬间找到了主心骨,指着酒吧里的某个角落,说:“陆哥,你可来了,冯乔今天又跟人打架了,那人进医院了。但是他却一直赖着不走,还在那呆着,好多客人都吓走了。”
  陆星灼看过去,一个满头黄毛的年轻人正瘫坐在沙发上。
  他点了根烟,走过去,一拖鞋直接蹬在黄毛脸上:“臭小子,当这是学校了是吧,隔三差五的就来报个道。”
  黄毛龇牙咧嘴的瞎嚷嚷,两手抓向他的拖鞋,陆星灼收回自己的脚,看着对方脸上的大脚印才算出了口气。
  黄毛拍拍了脸上的灰尘,整理自己的发型,“我就是闲的没事干,就看中你们家风水不错,就要好好玩玩,不行吗?”
  陆星灼没好气地看着他,扭头问周楠:“今天又是怎么闹的?”
  周楠刚欲开口,察觉到黄毛的恶狠狠的眼神,小步挪到了陆星灼旁边,“一位客人在这喝的好好的,他非要去跟人家拼酒,两人喝大了就打起来了。”
  陆星灼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个黄毛叫冯乔,隔三差五的就来这喝酒,每次还非得挑事。问题在于他每次不主动,而是故意挑衅别人,然后称是自卫,真是拿他没办法。
  就算每次送他去局子,顶多也就是呆一晚上就回来。
  “小店是有什么东西让您这么念念不忘的,你给我说说,我马上砸了它去。”
  他顿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俯身在黄毛耳边低声问:“你也不大像酒鬼,难道说你看上了我这里的人?”
  黄毛一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签约
 
  酒吧里人声鼎沸,不少人来围观,其中一个人指着黄毛说:“我记得这个人,怎么总是来闹事?!”
  另一个也附和道:“对啊,老板快把人弄出去吧!闹了半天了,别打扰我们的兴致。”
  一个女生嫌弃的说道:“是啊,快走吧,别待在这了。”
  冯乔凶狠的看了一圈围观的人,突然往前一步,惊的站在前面的人往后一退。
  陆星灼眼疾手快的捉住了他的领子,防止他有下一步动作,“别动,小心我烟灰掉你头上,你这鸡窝就要着火了。”
  冯乔顿时敢怒不敢言,挣扎半天,竟然还没从陆星灼手里逃出去,不由惊讶的看着他。
  陆星灼扭头招呼围观的众人:“好了好了,都散了吧。马上乐队演出就要开始了,快去抢位置吧。”
  随后将人扭送到大门口,一把将人直接扔在了地上,黄毛坐在地上也不起来,开始大声辱骂:“你们这就是黑店!你大爷的,你二舅奶奶的。”
  “还不走?等会警察又来了。”陆星灼神色淡淡的威胁他,虽然也不起什么作用。
  果然,冯乔骂的更大声了,“老子会怕一个破警察吗?!有本事你就叫他来,老子见他一次打一次。”
  “哦,见到谁一次就打一次呢?”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警服的高大男子走了过来,手里转着手铐,看清地上的人之后,脚尖轻轻踢了下冯乔,忍不住笑道:“又见面了哈,几天不见皮又痒了。走吧,先去医院把病人的医疗费用付了,再跟我去局子里喝喝茶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