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11 16:10:39  作者:君莫遥

   《穿回来后我开了家网红店》作者:君莫遥

 
  文案:
  江橙是个穿了两次的人,第一次从现代穿到修真界,第二次从修真界穿回到现代,还带回了据说可以无限生长无限种植的息壤。
  有了息壤,本来拿的是升级逆袭的剧本,结果硬生生变成了直播种田做菜开网红店宠粉丝撩总裁套路文。
  这个小网红种出来的菜还不是一般的菜,白菜要比普通白菜大几圈还水灵,种出来的土豆大个儿又好吃……
  请关注好蔬菜,我们的口号是,江橙出品,必属真品。
  吃瓜群众1:【啊啊啊,主播的声音好好听】
  超级奶凶也有些恶趣味受×特别挑食特宠媳妇特恶趣味冷厉攻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异能 网红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橙,薛凛 ┃ 配角:预收文《山海直播》《穿回来后我爆红了》连载文《重生后我盘了豪门老总》 ┃ 其它:
 
 
第1章 
  “毕毕剥剥”
  “毕毕剥剥”
  炸豆子似的闷响声突然出现在房间里,只见一道黑影从卧室里匆忙蹿出,卧室门因为黑影用力过大,发出“砰”地一声闷响,客厅地上的酒瓶子被踹得四处翻滚,有的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碰击声。
  屋子客厅处米色沙发上悠闲躺觉的白色波斯猫,听到这急促又熟悉的声音,两只尖尖的猫耳朵颤抖了一下,立马直起修长的身子。
  眯起那双祖母绿的宝石眼四处张望,只看见一个黑黢黢瞧不清人形的影子,像是一阵风似的从卧室蹿向浴室,空气中回荡着一股烤肉的焦味……
  “喵~”
  小胖猫从沙发上优雅而轻快地跳了下去,就算铲屎官身上散发着难闻的味道,凭借着它灵敏的嗅觉还是把浑身脏兮兮的铲屎官认了出来。
  “喵~”
  黑影就像是没有听到喵咪的叫唤似的,蹿进浴室后,浴室门被甩出“砰”地一声巨响。
  “喵呜~”
  没来得及跟上铲屎官的步子的喵咪喉咙中发出威胁的叫声,身子弓起,就等那傻铲屎官出来,以便发出猛烈一击。
  “喵~”
  “喵喵~”
  小胖猫试探性地叫了两声后,祖母绿般的双眼微眯,身上的毛发突然炸起,抬起它那双粉嫩嫩的肉垫子,露出它的武器,疯狂挠门,发出“呲啦”“呲啦”的声音。
  没有得到回应的小胖猫不甘地一爪子拍在浴室门上,并发出一阵凄厉的“喵喵喵”乱叫,活像被猫强迫了似的。
  不一会儿,浴室里蒸腾起白雾,里面传来稀稀拉拉的水声,将猫主子脆弱的喵叫声音彻底掩盖了下去,猫主子只好暂时放弃修理铲屎官的想法。
  将注意力转向地上散落的酒瓶,伸出自己高贵的小肉垫开始玩|弄地板上四处散落的酒瓶,玩到高兴处,嗓子里便愉悦地“喵~”“喵~”叫,试图把浴室里面的铲屎官吸引出来。
  但是,现在,猫主子的铲屎官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观赏自家猫主子屈尊降贵的表演,江.铲屎官.橙正疯狂地揉搓着自己身上的黑色污渍。
  这些黑色的污渍其实很好清理,大多数被水一冲,便纷纷掉落,和水混合在一起,变成了黑色的污水,顺着水流流入下水道,黑色污渍从身上脱落下去,露出一具白嫩青涩的少年身体。
  江橙是一个穿越者,穿了两次的人,第一次因醉酒从睡梦中穿到修真界,第二次则因遭到雷劈又穿了回来。
  江橙将镜子上面的雾气抹开,镜子里面是一个长得极为精致的人。
  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抿着嘴,皮肤被水汽蒸得白里透红,卷翘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水珠,那双看上去莹澈无比的眼睛透着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暗光。
  那卷翘蓬松被雷劈的爆炸潮流发型,顶在这么一个脑袋上,竟然也觉得还挺好看的,并没有出现什么违和感。
  可以说颜值还是一如既往地高,江橙微垂着双眸,暗着眼睛,身上还有热气在蒸腾。
  *****
  在江橙十八岁前,家庭幸福,按照自己的爱好,选择了服装设计这个专业,但是哪想到天有不测之风云,他的父母在他刚结束高考那年发生车祸,留下江橙和他弟江雨两人相依为命。
  江橙他父母出事后,家里面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手里捏着给父母办理后事余下的十来万,还不够兄弟二人读书,江橙很快下定决心,从G大办理休学手续,开始为家中生计操劳起来。
  江橙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出去找工作的时候,遇上了留白娱乐的经纪人林建仁。
  江橙生得好,才出社会心眼又少,林建仁在娱乐圈里摸滚打爬多少年了,忽悠一个小孩儿,自然手到擒来,在签约前给江橙画了一张大大的蓝图,江橙很容易就被忽悠和留白娱乐签约。
  社会经验是一张空白的江橙自然也做起了一夜成名的美梦,毕竟他还希望继续回学校读书,兴高采烈地就跟林建仁签下了五年卖身契,如果违约就要赔偿一千万。
  艹着精致小王子路线的江橙出道以后,还没有开始赚钱,就花了不少钱,毕竟参加各种活动,不可能穿一身地摊货,江橙手里那十来万很快就投了差不多一半进去,但是砸进去却没有溅起半点水花。
  每个月拿着几千块钱,只够交房租,最近两个月,江橙每个月领到的钱更加少了,连房租都快交不起了。
  经纪人林建仁给的解释便是娱乐圈更新速度实在太快,江橙不过是一百零八线的小艺人,还想挣多少钱,就把心思单纯的江橙打发了。
  虽然每个月拿到的工资少,但是好歹是个正经的工作,江橙也兢兢业业地工作着。
  却没想到经纪人林建仁很快就暴露了他的本来面目,开始拉皮条,拉着江橙出去介绍各种老板公子。
  江橙这才明白自己到了怎样一个公司,才知道林建仁手下那几个艺人为什么这么听林建仁的话,但是奈何签了五年卖身契,违约金根本就不是他能够赔得起的。
  江橙穿越前就是因为他的经纪人给他找好了下家,结果他用酒瓶子把那个肥头猪脑钱老板给砸了,自然而然就被雪藏了,没想到某天一觉醒来,就到了修真界。
  作为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新青年,江橙以为自己在凶险的修真界活不过三集,但是耐不住运气实在太好,一路顺风顺水,生生活了几百年,最后在经历化神期雷劫的时候,九九八十一道天道雷劈下来,才回到了现代。
  现在心理年龄好几百岁的江橙,盯着这么一副嫩得出水的小少年模样,与镜子里的自己对视。
  在弱肉强食的修真界,真的还得拿出敢拼的本事,才能获得机缘。原本没有穿越之前这种遭心的事儿在他心里面认为是天塌了的大事,现在再想想竟然差点想不起来。
  江橙忍不住嗤笑一声,镜子里的少年也跟着露出一副蔑视的笑容,一双桃花眼微眯,嘴角上扬,看上去挺欠揍的,随手抓起架子上的浴衣,穿在身上。
  “喵~”
  江橙裹好浴衣,刚推开门,那头蠢猫就抛下肉垫下才成为“好朋友”的酒瓶子,一下子就蹿了过来,举着两只粉白的小爪爪,要抱抱。
  “蠢不拉几的。”
  江橙嫌弃地抱起蠢猫,蠢猫立刻就忘了刚才铲屎官的无情无礼无理取闹,两只肉垫拍打着铲屎官的手背。
  “卖萌可耻。”
  江.铲屎官.橙懒得理这只蠢猫的小动作,随手将它扔在沙发上,走到卧室找了一身休闲点的衣服换在身上。
  换好衣服后,将家里卫生打扫干净,他身上的修为被雷劈得只剩下一丢丢,估计也就锻体一二阶的修为,也就体质是化神之体罢了,所以不要想着用什么清尘术、扫地术。
  想到这里,江橙从兜里面掏出一块黑森林蛋糕般的小圆球,摸起来十分q弹,小圆球表面上也十分光滑,戳一下,就能够戳出一个小窝窝,这是雷劫之下,唯一留下的一个宝贝——息壤。
  *****
  “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
  江橙将息壤放进裤兜,找出扔在沙发缝隙的可劲儿唱歌的手机,莹白屏幕上亮着微弱的光芒,上面写着林贱人来电。
  林贱人即江橙的经纪人林健仁,这个只想着从艺人身上薅羊毛、薅出多少是多少的经纪人在江橙脑中的面貌已经模糊不清了,依稀间记得这个经纪人比较矮,但是手段确实脏得很。
  若不是他把那个钱老板给砸了,指不定就被那个钱老板【哗——】了。
  看时间,现在应该在他穿越前雪藏时,比较颓废的那段日子,在那段日子里,林建仁也是像现在这样打了好几个电话,要求他回心转意,但是当时的他全部回绝了,直接导致后面一段时间他根本没有丝毫收入,还要给照顾他弟的大伯家打钱……江橙想到那家人,眼中咻地闪过一丝冷光。
  江橙随手点了那个绿色的电话图标,还没开口说话,电话那头就传来林建仁气急败坏的声音。
  “江橙你这个小贱人,跑哪儿去了!!!!老子告诉你,你签了五年的合同,想跑就等着法律传票吧!赶紧收拾干净了,滚到公司来……”
  好不容易打通电话的林建仁顿时破口大骂,言语之间皆是威胁之意,他一点儿也不希望江橙被雪藏,毕竟江橙的脸好,再经营经营,巴上几个大老板,拿点资源找点水军推推,不说爆红跻身小粉红,他的收入就非常可观了。
  这次江橙用酒瓶子砸了钱老板脑袋,可把他气坏了,钱老板那边还暗中施压,把江橙给雪藏了。
  当时他就差点儿气晕了过去,原本以为就这样了,没想到方才钱老板又打电话来了,并表示只要江橙好好赔罪,他就不追究,林建仁就赶紧联系江橙,威逼利诱一定要让江橙去。
  这个江橙,是该好好收拾了!
  听到林建仁怒气冲冲的话,江橙懒懒地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撸着猫,桃花眼中波光流转,问电话那头的人,“哦。然后呢?”
  “然什么后,赶紧收拾收拾来公司找我!!你还想不想赚钱了!”
  林建仁被江橙这懒懒地声音噎了半刻,立马又斗志昂扬,怒气冲冲地朝电话里吼着,江橙这个穷逼,脸长得这么好不就是拿来艹的吗?整天就知道装清高,林建仁“呸”了一声,他还真不信治不了这小东西了!
  “不想动。”
  小胖猫在江橙躺下的时候,灵活地钻到江橙怀里去,举起粉色肉垫,想要去拍打让铲屎官不专心的手机屏幕,江橙敲了小蠢猫的毛脑袋,“别闹。”
  林建仁简直要被这个不识好歹的艺人气得心肌梗塞了,刚好对上一个助理的传来的探寻目光,林建仁直接横了过去,“看什么看,上班时间浑水摸鱼还要不要工作了。”
  林建仁把那助理骂了一通,又开始低声威胁,“江橙!!你是腿断了还是怎么的!!当时签约的时候可是说了,艺人必须配合公司的活动。违约金可是有一千万呢!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嗨呀!大经纪人,你真是料事如神,我昨天喝酒喝多了,把我腿给磕着了,起不来了,要想让我去公司,就来接我吧。再说了不是你们把我雪藏了,不给我安排活动的吗?怎么成了我违约了。就算是更年期提前到了,也不用这么糊涂吧?”
  “你……”
  “嘟嘟嘟……”
  “嘟嘟嘟……”
  呲牙裂目的林建仁还没有反应过来,电话里面就传来一阵嘟嘟声,江橙那个小贱人竟然挂了他的电话。
  正想再拨过去,钱老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气得想要爆炸的林建仁顿时就像是杰瑞碰到了汤姆一般,那股气儿像是被刺破的气球一样迅速瘪了下去。
  “钱老板。嗨嗨,放心吧!江橙已经答应了,好的好的,我马上去接他。”
  “是是是!我已经好好教训了他,他刚才还在哭着说要来找您道歉呢!年纪小不懂事儿……今天让他好好伺候您……”
  “……”
  钱老板得到满意的答案,许给了林建仁不少好处,林建仁也喜笑颜开,现在就想办法把江橙弄过去,想起江橙那清高样,咂咂嘴冷笑,“小贱人,今晚过后,看你还装什么清高。”
  林建仁思索着还有哪些老板隐晦地提过江橙这块硬骨头,想着想着,便愉悦地笑出声,看来又要发一笔了。
  ……
 
 
第2章 
  林建仁上楼的时候,江橙已经出门去超市买东西了,“砰砰砰”的防盗门敲得特响,整个走廊都回荡着敲门的声音。
  江橙现在住的房子是自己租的,两室一厅,有厨房有卫生间,虽然不在城中心,但是环境还算是不错,房租价格也比较合适,每个月三千块不包括水电费。
  房屋主人就住对面,听到外面震天响的敲门声,简直心疼坏了,连菜都不切了就从屋里蹿了出来,竖起眉头,吼道,“喂喂喂!你谁啊!别拍我门,拍坏了你赔得起吗?”
  房东阿姨刚才估计还在切肉,手上提着的大菜刀上还有血迹……
  江橙猜到林建仁会再次打电话来,故意将其落在家里,林建仁打了无数个电话都石沉海底,林建仁心头火大,但在房东阿姨的死亡大菜刀的威胁下,根本不敢继续拍门。
  林建仁一点儿也不想这么丢人显眼,紧着眉头心里又把江橙骂了一顿,也不想继续等下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趾高气昂地斜视了房东阿姨一眼,人模狗样地踏进升上来的电梯中,在电梯还没关上前,轻嗤一声。
  “死矮子,哼什么哼。”
  房东阿姨不是个好相处的主,见到林建仁还瞪她,也毫不犹豫地瞪大眼睛,回瞪过去,手上沾有猪肉血迹的菜刀还威胁似的扬了扬。
  虽然知道房东阿姨不会提刀冲上来,但是林建仁也条件反射般瑟缩地缩了一下脖子,kao,死猪婆。
  *****
  江橙从超市买了两大袋子东西,从袋子里面摸出一罐猫粮,喂给小蠢猫吃了后,才洗了一个脆甜的红富士,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翻了一下林建仁发来的信息,哟,林建仁居然舍得来接他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