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11 16:12:19  作者:藏弓半步

   《将军爱宠意外怀孕了[星际]》作者:藏弓半步

  晋江2019-6-30完结
  总下载数:13 非V章节总点击数:292014   总书评数:915 当前被收藏数:4364 营养液数:1263 文章积分:51,958,988
  文案:
  一夜风流后,阮斐不仅返祖变成猫,肚子里还多了个小崽崽。
  就在他提刀准备找人算账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阮家大少爷的名号被顶,同父异母的弟弟摇身一变,成了对方的未婚夫。
  阮斐扭头抱紧了孩子他爹的大腿,成为将军大人的爱宠。
  背着我动手脚?不好意思,我都看着呢!
  打脸!
  虐渣!
  阮斐白天逆天苏爽打脸,晚上使唤帝国将军。
  做猫,也要做到猫生巅峰。
  全星际的人都知道,自从帝国的骄傲——费德烈将军养了一只猫,就变成了妥妥的猫奴。
  养猫之前:我,莫得感情。
  养猫之后:我家的猫天下第一,不接受反驳
  爽文+狗血+萌宠+生子
  内容标签: 生子 星际 甜文 未来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斐 ┃ 配角:费德烈 ┃ 其它:
 
 
第1章 你的diao有毒
  阮斐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古铜色的宽阔胸膛。
  宽肩窄腰,六块明显的腹肌,劲瘦有力。
  如果是平时,他可能会多欣赏一会儿,但是现在,对方双眼迷离,正一只手压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在床上上下其手,一边拍他的屁股。
  “屁股抬起来,放松。”
  wtf?
  谁特么敢在阮家继承人头上动土?不想活了?
  “滚!”
  阮斐怒喝一声,要把人掀飞!
  手刚碰到对方的手,身上突然一软,力气尽褪,反而涌起一阵燥热。
  有人下药!
  他正咬牙抵抗,眼前的高大男人却一只手托着他的脸颊,低头深深吻住他。
  另一只手将人直接抱起来,压在身下……
  一夜沉沦。
  -
  第二天一大早,阮斐刚醒来,看到男人还躺在一旁,气得一觉把人踹下床,捂着屁股,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要是被人知道,他阮斐竟然被人给上了,以后还怎么活?
  “便宜你了!”
  他穿好衣服,又狠狠踢了一脚地上的人。
  “唔……”
  男人突然动了动,像是要醒来。
  阮斐吓得迅速后退几步,跑了出去。
  他才刚走,昏睡在地上的人才睁开眼睛。
  费德烈的瞳孔异常深邃,一片墨黑,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皱眉。
  头部传来一阵刺痛,只隐约记得,昨天自己赴约来见订好的相亲对象,才刚进门,就被人下了烈性药。
  后来,好像有一个人……
  他摇了摇头,却怎么也想不起对方的模样。
  药物后遗症吗?
  费德烈站起身,看到床单上染了淡淡的血迹,眉心皱得更厉害。
  房间中看不见第二个人,他迅速穿衣服,被子里掉出一块翠绿的玉佩,上面雕刻着一个明显的“阮”字。
  他微微挑眉,朝外面走去。
  才刚走出酒店大门,一群记者突然冲出来,将他团团围住。
  “费德烈将军,听说昨天晚上您和情人共度春宵,是不是意味马上就会结婚了?”
  “您的情人是否和这次和阮家的联姻有关?阮家对此有什么想法?”
  “阮家是艾罗帝国最古老、最高贵的家族,这次联姻,是否意味着帝国和阮家即将统一阵线?”
  ……
  阮斐离开酒店,迅速给经理打电话,消除了所有关于自己的痕迹。
  一瘸一拐地往阮家走,一边给妈妈花莲凤打电话。
  “妈,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所有人都等着你呢。”花莲凤着急道:“你爷爷他们等了一晚上,还好有阮辛哄着。你要是回来,你爸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阮斐不想说自己昨天晚上被人睡了,还是下面的那个。
  “我就是故意不去的,看到阮辛我就烦。”
  花莲凤叹了一口气。
  “阮辛这孩子也可怜,母亲刚死,无依无靠,你爸没有办法,才把他接回来的。”
  “一个小三的孩子,有什么可怜的?他们拿了阮家多少钱我还不知道?妈,你别管了,等我回去这就把他赶走。”
  花莲凤连忙道:“不是,小斐,昨天晚上其实是给你……”
  她说到一半,阮斐抬头看到广场上的全息投影,正在播放一个人的采访。
  那模样,烧成灰都认识。
  “妈,回去再跟你说。”
  阮斐迅速挂断电话,抬脚走过去。
  今天早上还一身□□,被他踢了两脚的人,此时身穿黑色军装,带着军帽,站得笔直,目光刚毅沉稳。
  费德烈将军,今年三十一岁,在帝国平均年龄超过三百岁的现在,可以说十分年轻。
  但是他此时身上的成就和荣誉,确实别人几辈子都无法完成的。
  几年前,帝国被外星系攻击的时候,他独自一人带兵杀出一条血路,直捣老巢,以铁血手段开辟出新的疆土,不断扩张。
  常年在帝国星际边境征战,极少回国,就连阮斐也是第一次看到他。
  传闻中不近情se,似乎因为小时候的基因缺陷,冷血无情,没有任何感情。
  曾经有敌对国家派来貌美间谍,想要爬上他的床,将军大人直接掐着脖子,丢进监狱,被称为铁血将军。
  对此,阮斐现在只有一个回答。
  呵呵。
  他现在屁股还疼着呢,好吗?
  全息投影中,男人的模样十分立体,抬头看着镜头,墨黑的瞳孔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冷漠无比。
  “以生命保证,我会保护帝国所有人的安全。”
  阮斐屁股疼得厉害,气不过。
  早地上找起来,艾罗帝国地面每天都有只能机器人清洁,找了半天,才终于找到一块小石头,泄愤地朝全息投影丢去。
  咚一声,掉在地上。
  投影中的男人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警告!警告!请勿破坏公务!锁定嫌疑人——”
  尖锐的电子音突然响起,很快,几个警卫机器人滑了过来,追着阮斐。
  “锁定嫌疑人!站住!放下武器!”
  阮唐拔腿就跑,奈何身体不允许,跑了一会儿竟然没能把身后的机器人甩开,真是丢份。
  一闪身,躲进巷子里,没想到竟是个死胡同。
  他看了看周围,正要准备翻墙,一阵剧痛突然传来,迅速蔓延至四肢百骸。
  阮唐一下子就慌了。
  擦,费德烈的diao有毒!
  他弯腰捂着肚子,弯腰,一点点缩成一团,慢慢变小。
  嘭!
  衣服一空,落在地上。
  警卫机器人滑进来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嫌疑人目标,排着队走了。
  过了一会儿,地上的衣服动了动,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拱啊拱,毛茸茸的脑袋突然钻了出来。
  浑身雪白的小猫抖了抖耳朵,脸圆乎乎,黑色的眼睛水汪汪的。
  好萌!
  小猫从衣服里跳出来,低头看到自己粉粉嫩嫩的小爪子。
  阮斐:???
  【我去?什么情况!】
  小奶猫扯开脖子,发出一声怒吼:喵呜——
  他连(蹦)滚(蹦)带(跳)爬(跳)地跑出去,看到商店镜子中,自己的倒影。
  阮斐:“喵喵!喵喵喵!【费德烈的diao有毒,竟然把我毒成了一只猫!】”
  “喵!喵喵!【辣鸡!老子要杀了他!】”
  站在商店中的导购目瞪口呆。
  “老板,外面有只猫在卖萌,老可爱了!我要抓回去养!”
  阮斐:“喵喵!【养泥煤啊!】”
  朝那人怒(卖)吼(萌)地叫一声,撒丫子跑了。
  费德烈,我要跟你算账!
  阮斐飞快跑出广场,却根本不知道费德烈住在哪儿,只好调转方向,朝军部跑去。
  夺过三个要抓捕他的机器人,五个想要盘他的熊孩子,还有一个跟他说心事的醉鬼,曲折跑了两天,他才终于潜入军部,偷偷摸摸来到费德烈居住的房子附近。
  一路上他饿得受不了,抓了虫子,又下不去口,足足饿了两天,眼睛都在冒光。
  身上满是脏污,灰突突的,全无一开始的美萌。
  阮斐抬头看了看军部给费德烈分配的小别墅,踩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进去。
  一屁股坐在门口,目光坚定地等着。
  “将军,您真的要答应这次的联姻吗?您这是被迫的,不公平。”拉尔激动地说着,愤愤不平。
  费德烈一阵军装平整干净,穿在身上更显身材高大,器宇轩昂,目光中十分冷淡。
  “无所谓,那天的事已经传开了,发生那样的事,我也有错。而且结婚之后,更方便监控。”
  他的语气淡淡的,感情对自己来说,只不过是一串数据罢了,从出生开始,他的人生中就不存在这种元素。
  他为战争而生,不需要爱。
  卡尔无奈,道:“订婚宴确定在半个月之后。”
  “嗯。”
  费德烈微微颔首,走进院落。“一个小时之后,你把这次新兵晋级名单送过来,给……”
  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低头,朝小腿看去。
  阮斐一直等在门口,一看到费德烈出现,就迫不及待地冲过来,后腿一蹦,手脚并用抱住了他的小腿。
  指甲伸出来,抓着裤子,超凶地瞪着它。
  费德烈看着脚上的小脏猫,眉心出现一条细微的褶皱,还没有动作,小猫就扯开嗓子叫起来。
  阮斐:“喵!喵喵喵喵!【狗贼!你的diao有毒!把劳资毒成这样了!你知道吗?】”
  卡尔:“将军,这只小猫在和你卖萌呢。”
  费德烈看着猫,就在阮斐以为自己要被甩出去的时候,将军锋利的眉眼柔和下来。
  双手托着小猫,见它爪子还执着抓着自己。
  “太凶。”
  低声说了一句,把猫提了下来。
  阮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挣扎,怒气冲冲、张牙舞爪地咒骂着,努力了很久,终于把卡尔萌出了一脸血。
  “将军,这只猫好像很喜欢你啊。”
  “是吗?”
  费德烈声音淡淡的,但柔和的眉眼,却显示他心情不错。
  阮斐:……放他娘的屁!
  他立即扭着屁股挣扎起来,刚动了一下,却被一个声音打断。
  “费德烈将军。”
  阮斐回头看去,见一个和自己有三分相似的人走进来,脸上带着柔和的浅笑。
  费德烈转过身,目光变得冷漠,不带任何情绪。
  “你怎么来了?”
  “父亲让我来商量订婚宴的事。”阮辛轻声道。
  卡尔笑起来。“您现在是将军的未婚夫,派个人过来就好,不用这么麻烦。”
  阮辛一脸娇羞,偷偷抬眸去看费德烈。
  “其实我是想要道歉。那天在酒店发生那种事,我太慌张走了,毕竟……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将军拿着我的玉佩,才不得不承认。我希望将军不要介意。”
  阮斐目瞪猫呆,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和私生子弟弟见面。
  此时,他是一只猫。
  脏猫。
  饿得头昏脑涨。
  最惨的是,还被费德烈提在手上,像个挂件。
  而阮辛,竟然成了费德烈的未婚妻?
  更可怕的是,自己几天前,还和费德烈睡了。
  阮斐表示想昏迷。
 
 
第2章 莫挨老子
  阮斐浑身僵硬,跟被雷劈了似的,尾巴上的毛都炸开了。
  这是什么狗血桥段?
  费德烈第一时间感觉到怀里的猫有些不对劲,身体僵直,还以为掐疼它了,提起来看了看,怕它不舒服,只好抱在怀里。
  犹豫了几秒,还是抬起手,以他认为的温柔力度,轻轻拍了片它的背,安抚着。
  但是这温柔的力道,拍得差点让阮斐一口老血咳出来,也拉回了他的思绪,转头朝眼前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看去。
  艾罗帝国人口稀少,只允许一夫一妻制,但是在阮斐十岁的时候,阮辛的妈妈艾连娜就带着他找上门了。
  阮辛只比阮斐小两岁,也就是说,在阮斐一岁的时候,阮成磊就出轨了,还在外面生下了孩子。
  本来这事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阮成磊和艾连娜都要直接送进监狱。
  但这是阮家。
  帝国最古老,最高贵的家族,也是上万年流传下来最纯正的华夏血脉,绝对的地位和权势,让执法的人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且花莲凤脾气太好,听阮成磊道歉几次之后,就原谅他了,只是没想到阮辛和他妈竟然变本加厉,隔三差五就来闹一次。
  这十多年,从阮家要走的钱,少说也有几千万,却还是堵不住这个无底洞。
  半年前,阮辛的妈妈服用违法药剂过量致死后,阮成磊甚至开始盘算着,要把阮辛接过来,入住阮宅。
  花莲凤好说话,但阮斐不是,就因为这事,和阮成磊闹了好几次,怎么也不同意。
  这两人表面装得可怜,只要其他人一走,脸变得比谁都快,要不是他护着,小白花一样的花莲凤早就被他们弄出阮宅,取而代之了。
  他只不过离开了几天,阮辛怎么就成了阮家的孩子,还和费德烈订了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