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11 16:13:56  作者:咸鱼几

 《系统逼我GAY》作者:咸鱼几

 
 
文案
 
一场意外,解琅被强制绑定了一个盖里盖气的不太成熟的系统;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继承家里的矿,解琅使出浑身解数,变着花样的把自己扳弯,随时做好了扑倒或者被扑倒的觉悟。
  
  我们的信条是:
  把自己扳弯,成全那个他!
  
﹉﹉﹉﹉﹉﹉﹉﹉﹉小剧场↓﹉﹉﹉﹉﹉﹉﹉﹉
  解琅疯狂明示:“这次我想被扑倒。”
  边瑾:“……”
  解琅内心os:“难道我说的还不够直白?”
  边瑾故作镇定:“为什么?”
  解琅:“……”
﹉﹉﹉﹉﹉﹉﹉﹉﹉﹉﹉﹉﹉﹉﹉﹉﹉﹉﹉﹉﹉
  阅读指南:
  1、有最终CP,he(提头保证)
  2、系统存在感极低!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解琅、边瑾 ┃ 配角:男人和女人 ┃ 其它:
 
 
 
  ☆、【直男总裁,在线撸汉】1
 
  解琅站在一个房间门口,脸色阴沉着,深呼一口气神色慵懒地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客厅很整洁,也很简单,可以看得出来主人只把这里当临时住所,并不打算长住。
  解琅解开西装外套扣子,似乎是要让自己冷静一些,接下来的场面——
  解琅硬着头皮打开卧室的门,抬脚走进去,凌乱的衣服丢在地上,旁边杂乱地丢弃着成/人/用/具。
  解琅咽了口唾沫,缓缓抬眸,茶几上,沙发上,都有着各种成/人/用/具。
  沙发上一片混乱,茶几上原本摆放好的花瓶倒在地上,正往外面滴答滴答流着许久未换的水。
  水滩里泡着一只白皙僵硬的脚,目光顺着脚望了上去,白皙的小腿没有丝毫赘肉,膝盖红得发紫,大腿上伤痕累累,布满红色抓痕。
  白色衬衣只扣了中间两颗。勉强遮住下/身,一手无力地垂在胸前,另一只手被手铐拷在床头,白皙的皮肤上布满红色渗人的勒痕,显然已经磨破皮。
  一直垂着的头缓缓抬起,惨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双唇惨白,唇角一片淤青,眼眶充血,目光涣散。
  扑通一声,解琅往后退的同时狠狠拽上门,慌乱之下摔坐在地上。
  此刻他的脸色绝没比里面的人好到哪里。
  解琅半天才回过神来,咽了口唾沫,杵着冰凉的地板站起身,愣在门口硬着头皮再次打开门。
  里面的人没有抬头看他,声音沙哑地冲门口愣着的人说着,“药箱。”
  解琅愣了一下,急忙往旁边衣柜走去,拿了药箱走过去。
  楚夏缓缓抬头惨淡地笑着,却没有看他,解琅放下药箱,急忙出了卧室。
  楚夏目光涣散地看着面前的药箱,却没有动,呼吸有些虚弱。
  解琅坐在客厅沙发上,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他同情楚夏,同时也觉得傅宁呕心。
  这时脑海里响起一个冰冷官方的声音。
  系统:“玩家任务是完成原主任务。”
  解琅眉头微蹙,就在一个小时前,解琅还开着他心爱银色帕加尼跑车去学校做研究生报道。
  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一个莫名其妙的系统,一个猎奇的理由,他被强制绑定了。
  当系统以官方的声音一本正经地说出,“一GAY得GAY,二GAY得爱”这样羞耻度极高的话时,解琅就没有心思再往后面听那些无聊的解释。
  大概意思是,只有不断完成任务,经验值满格他才能活过来。
  而这个任务,简单概括就是撩汉。
  他是直男,且反同!
  但是他有不得已的理由,必须活着。
  解琅起身,脸色冷清地转身再次打开门,楚夏仍旧垂着头,药箱没有动。
  解琅咽了口唾沫,转身在书架的抽屉里拿出了钥匙,冷着脸走过去解开了手铐。
  “傅总玩够了?”
  楚夏声音嘶哑地轻飘飘的说着,仿佛被人囚/禁在这里,肆意玩/弄这件事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却始终没有抬头。
  解琅蹲下来,楚夏稍微抬头看了他一眼,眼底有一丝诧异,随即一头栽到解琅身上。
  解琅僵在原地,不知所措地低头看着怀里晕倒的人,硬着头皮扶起楚夏冷着脸扔到床上,一气呵成拽过被子盖住,转身大喘着粗气。
  看着地上的工具眉头深锁,愤怒地踢了一脚,嫌恶地收拾在旁边的箱子里,暴躁地一脚踢到床下。
  瞥了一眼床上的人连忙转身出了卧室。
  眼前投影出显示屏,上面标注着他的属性信息:
  编号:0213
  姓名:解琅
  年龄:23
  取向:?
  经验值:1(0/100000)
  灵魂值:50
  生命值:60
  魅力值:?
  幸运值:10
  精神力:70
  技能:无
  荣誉称号:无
  就在一个小时前,经验值还是0。
  解琅倒也镇定,坐在沙发上小憩一会儿,心里盘算着对策。
  楚夏是婚纱设计总监,在傅宁公司工作,傅宁就是解琅此刻着具身体,要完成的便是他的任务。
  让楚夏原谅傅宁,爱上傅宁。
  ﹉﹉
  解琅离开了公寓,回了傅家郊区的别墅,傅家高门大户,院子里的佣人看着来人急忙开心地笑着跑回屋子报信。
  “夫人,少爷回来了!”
  解琅慵懒地叹了口气,声音大得他都听见了,司机把车开走,解琅刚进屋便走过来一个妇人,四十岁上下,短发微胖,但是气质姣好。
  “儿子啊。回来了,辛不辛苦?去休息会儿,妈给你热汤过来。”
  解琅嗯了一声上了楼。
  傅宁的房间干净整洁,一看就是家里的佣人得力,母亲上心。
  解琅不禁想起自己的房间,佣人不得力,母亲——
  解琅皱起了眉,脱了外套枕着手臂躺在床上。
  求原谅他不知道,不过追人他见的多了,当那些女孩捧着情书、便当、巧克力等在他面前娇羞表白的时候,有时候心底也会有一丝感动。
  只是这样的方法有用吗?
  解琅坐起身来,有用没用先试了再说。
  解琅拿出手机订了外卖,酸菜鱼、麻辣鱼、水煮鱼、清蒸鱼、烤鱼……
  煎的炸的煮的烤的全部订了一遍送到公寓。
  楚夏喜欢吃鱼,傅宁知道。
  这是傅宁对他为数不多的了解,两人是高中同学,高中毕业以后便没再遇见,所以了解的并不多。
  解琅又连着订了玫瑰,小品。
  ﹉﹉
  三天之后,解琅坐在会议室靠着椅子神色慵懒地听着各公司回报工作。
  解琅对于管理公司虽未上手,但是从小跟在爷爷身边耳濡目染也略懂一二。
  这时有人突然推开门,解琅抬眼望去,皱了皱眉,助理低头走了过来,在他耳边小声说着。
  “傅总,您公寓那边被举报整天说小品扰民。”
  解琅摊摊手,不耐烦地说着,“去把公寓买下来。”
  助理愣了半秒,连忙点头出了会议室。
  解琅又是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模样靠在椅背上听着各公司避重就轻报喜不报忧的回报。
  解琅突然把手上的笔拍在面前的桌上,暴躁地看着愣住的各公司高层。
  “既然公司都那么优秀,为什么上半年收益这么差,你们是在告诉我是你们从中间抽走了什么吗?”
  众人紧张地低着头,解琅暴躁地说着,“都给我重新回报一遍,实在回报不好就不用干了!”
  “是是是。”众人附和着,本来还笑容从容报道的人立刻收敛了起来,不敢有丝毫隐瞒。
  解琅又是一副慵懒的模样靠着椅背,表情懒洋洋地听着报道,一言不发。
  会后,起身声音懒洋洋地说了句,“下半年就按你们刚才订的目标来完成。”
  话音刚落,也不管他们表情如何复杂,转身出了会议室。
  这会议可不比他做心理学报告简单,虽然从头到尾发了个脾气便没有说什么话,但本精神却紧绷着,毕竟也是头一次。
  刚回办公室,身后便跟了个人进来。
  解琅回头,楚夏本能往后退了一步。
  解琅看在眼里没有说话,走到沙发边坐下,翘着二看腿神色慵懒地看着面前的人,声音懒洋洋地问,“有什么就说。”
  楚夏愣了一下,这才正视面前的人,慵懒的模样仿佛变了一个人。
  他上前几步,硬着头皮说道,“傅总,我想调去分公……”
  “我不同意。”
  解琅突然暴躁起来,坐直身子神色冷清地看着面前如同惊弓之鸟的人。
  “你答应我的。”
  楚夏眉头紧锁,不满地看着他,“傅氏这么大的公司总裁竟然要出尔反尔?”
  “对。”
  解琅暴躁地应着。
  特么,他一个直男要在这里撩汉,谁特么又是自愿的,放你走了怎么撩?
  楚夏气得满脸通红,解琅倒是冷静了许多,又是一副慵懒的模样靠着沙发,似乎有些不舒服,直接抬脚躺在皮沙发上。
  楚夏站在他面前,许久才问道,“你还想怎么样?”
  “我看设计部有一个案子,除了楚总监谁也做不了。”
  解琅懒洋洋地说着。
  楚夏愣了一下,“我帮你完成这个设计就让我走。”
  “不可能。”
  解琅懒洋洋地说着,又摆了个舒服的姿势,“作为公司总监,那是你的职责,不足以用来谈判。”
  楚夏深呼一口气,头一次见识了这个人的无耻。
  转身愤然离开。
  解琅微微侧头,随后深呼一口气。
  楚夏的女朋友朱兰也是一个设计师,奈何陷入抄袭风波,楚夏来求傅宁,于是才有公寓里的那一幕。
  本来只是约好了一次,傅宁却使了手段,让朱兰目睹,朱兰愤怒离开,傅宁却没有因此放过楚夏。
  继续在他身上宣/泄这么多年的相思之苦,以及求而不得的愤怒。
  解琅刚睡着,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撞开,解琅抬头,助理着急地指着门外,气喘吁吁地说着,“楚总监,他,他在楼,楼上……”
  跳楼?自杀?
  解琅一骨碌爬起来,没有理身后叫他的人,跌跌撞撞跑出去,等不及电梯着急地拐进旁边的楼梯。
 
  ☆、【直男总裁,在线撸汉】2
 
  解琅哼哧哼哧跑上楼的时候,看见一群人围在总监办公室外。
  解琅心中一惊,一个箭步冲过去,围观的人连忙让开。
  一个女人挥起手朝着楚夏狠狠地甩去,解琅急忙上前,从身后抓住女人挥起的手。
  楚夏满脸惊讶地看着解琅。
  傅宁这个冷血无情的人,帮自己?不!他一定不是帮自己,他肯定有什么阴谋。
  女人愤怒地转身,看着表情冷清的人愣了一下,收敛了愤怒的表情,转而不可思议地打量着突然出现的人。
  看着面前披着奢华百分百真貂披肩的人,手上勾着个LV当季最新款,浑身上下无不彰显着她,有钱,很有钱。
  解琅蹙了蹙眉,神色慵懒地笑着。
  “吴女士对吧,楚夏负责的那位在本月底结婚的吴总?”
  吴女士不屑地嗯了一声,仔细打量着面前的人。
  神色慵懒随意,眉宇间冷清强大的气场又让人不敢小视。
  解琅神色看了一眼旁边狼狈的楚夏,又瞥了一眼外面围观的同事。
  笑着懒洋洋地说道,“那么,我介绍一下,我叫解……傅宁,是这家公司……”
  “傅宁?”
  吴女士惊讶地叫了出来,听闻傅氏大少爷年轻有为,竟没想到还长得这般年轻帅气。
  看着惊讶的人,解琅随意点点头。
  吴女士立刻改口,笑脸相迎。
  “原来是傅大少爷啊,误会误会。”
  解琅嗯了一声,道是和来他家碰见他的那些人如出一辙的反应。
  “是这样的。”
  吴女士看着楚夏,语气也温和了许多,但是眼底却满是愤怒,“你这个总监给我设计的婚纱太窄,手臂的设计显得我特别胖,我不满意,他居然说是我自己要求的,态度非常恶劣。”
  解琅回头,漫不经心地问,“真的?”
  楚夏心中咯噔一下,看着神色慵懒地看着自己的人,倔强地抬头,目光冷清地看着他。
  “我只是说了事实。”
  解琅回头看着吴女士,摊摊手。
  “看样子我也帮不了吴女士了。”
  吴女士愣了一下,看着解琅一副慵懒的模样,还一副今天要护犊子的表情,眉头微拧,“傅总,你手下的人这种做事态度,你觉得适合吗?”
  “楚夏是业界一流的设计师,他的设计都是求而不得,对吴女士更是有求必应,我觉得这个做事态度没什么问题。”
  “你!”吴女士愤怒地看着解琅。
  楚夏不可思议地看着身边的人,他不是应该在顾客面前维护公司,臭骂自己一通,然后再给别人求和,让自己重新设计吗?
  “我会让他丢了饭碗!”
  吴女士笑着,“一个设计师没有品德在圈内是混不下去的。”
  解琅蹙了蹙眉,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位吴女士已经四十岁,找了个小白脸月底结婚,虽然有钱但是因为自己年老色衰,所以十分重视自己的婚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