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11 16:14:49  作者:Chillyeon

 《等响曲线》作者:Chillyeon

 
文案
 
唐灼见在公会里享受到了万众瞩目、众星捧月般的感觉,虽然心里有点小小的愧疚,但完全不影响他继续作下去,毕竟,魔兽世界这种大型网络游戏,女生还是占少数。
 
直到有一天,几乎从来没有说过话的RL突然开口了:“你知道,人声是一条曲线吗?在电子音乐里,把人声的曲线拉成直线直角,就会形成电音,而你说话的声音里,全是电音。”
 
唐灼见一阵惊悚,立刻假装淡定地回答:“你的意思是我开变声器?嘁,有什么证据吗?”
 
别寒靠在录音棚里的椅子上,慵懒地说:“你见过微博里常说的百万混音师吗?我就是。”
 
--------------------------------------------------------------
 
现实中:报复心极强混音师攻x外冷内热歌手受
游戏中:高冷坦克攻x不作会死治疗受
做做音乐,打打游戏,谈谈恋爱,专治不服
两个杠精的故事
 
--------------------------------------------------------------
 
【游戏:魔兽世界/亚服/为了部落】
【日常轻松,只管谈恋爱撒糖,勿深究】
【故事纯属瞎扯,如有雷同,编的,虚构的,臆想的。游戏里副本排名在文里均为捏造】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游戏网游 甜文 时尚流行 
 
搜索关键字:主角:别寒(Cold),唐灼见(一块糖) ┃ 配角:朱群飞,唐墨砚,闻海山,肖回,马一...... ┃ 其它:魔兽世界,音乐,混音师,歌手
 
 
 
  ☆、第 1 章
 
  唐灼见参加过不少选秀,但都没能走到最后,因为淘汰和晋级之间总是隔着一纸合同,他不妥协,就只有离开。
  有看过现场的粉丝拍了唐灼见唱歌的视频发微博,随后“妖孽唐”这个名字便火了一段时间。
  “成长之路”是刚刚火起来的一档音乐类选秀节目,第一季大获成功后马不停蹄地开始了第二季。唐灼见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了,当时是复赛。
  他笔直地站在舞台帷幕后方,穿着他平时最常穿的休闲装,脸上云淡风轻。
  在站在这里之前,他曾和节目组导演进行了一次他单方面觉得不愉快的对话。
  “台前三位专业导师,胡赤羽是出道不久,现在也当红、跟你年纪相仿的唱作鬼才,已经内定了你,这本身也是根据你自身定位来决定的,魏清就不说了,人尽皆知,最后别寒你们可能都不熟,他刚回国,录音混音师,就这两年开始,国外很多一线明星专辑的混音都跟他合作了,他的老师被称为录音混音届的King。你的任务就是怼他,不服他,他说什么都要怼回去。”
  唐灼见实在不懂为什么要给他塑造这种形象。
  他皱着眉头,又看了一眼导演给他的资料:唐灼见,20岁,四川成都人,从小喜欢唱歌却从来没有被认可过,甚至因为对音乐的喜爱导致被逐出家门后偷偷在爷爷奶奶家住着,靠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现在在一家餐厅兼职服务生为自己赚取学费生活费,没事的时候喜欢背着吉他在街上唱歌,做一名流浪歌手,生活巨大的压力使得他好几次想放弃梦想,但最终一次又一次坚持下来,直到站到了这个舞台上。
  拜托,喜欢音乐被家人赶出去,十年前的剧本才这么写好……吧,这是事实,但并不代表如果VCR念出资料上这段话之后,他有心情接到:“我是唐灼见,我想实现梦想。”
  开什么玩笑,除了他父母,没有人在他专业方面不认可过他。
  这种俗套的人生故事实在是像清水煮白菜一样索然无味。
  有人写,有人演,就有人看。唐灼见从来不怀疑这世界上有什么不可能的事。
  “你的眼神,不要这么冷淡和平静,愤世嫉俗一点,对,要充满对这个世界的控诉。”导演沉浸在为唐灼见安排的人设里,但唐灼见一点也做不出来那个样子,微微抿了抿嘴唇,半晌,低声说:“请问,我为什么要怼那位老师?”
  导演长呼一口气,翻白眼望了一下天花板,隐忍似的拍了拍手上厚厚一摞上面或许记载了很多选手人设的纸张道:“话题啊,没有话题哪里来的流量?你选了胡赤羽,怼了别寒,也是暗中激化两位导师的矛盾!你需要话题再次把你带出来,我看过微博,你粉丝挺多的,还可以更多。”
  可能是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唐灼见重组语言:“抱歉,我是说,为什么是他?而不是魏清老师?或者说如果我最终一定要选择胡赤羽老师,为什么不一开始选择怼胡赤羽老师,最后被他打动反而选择了他?”唐灼见轻描淡写。
  从海选到初赛到复赛,他已经把自己的人设看了无数遍了,其中真假参半,现实和理想各执一词。
  可他不需要话题把他带出来。
  他是一个大部分情况下都很不爱做小丑的人,说是大部分情况,因为对于某的人而言,总是会有例外的。
  “别寒刚回国,他们做幕后的不像歌手有那么高的曝光率,没有人知道他才是我们为之花费时间金钱精力最多的一位,不了解他不认识他,到最后知道他是谁,然后话题就回到你身上了,这就可以创造流量。”导演尽力在解释,并且有已经不想解释了的趋势。
  见好就收,唐灼见微微点头,轻声笑出来:“啧,就是演一出,初生牛犊不怕虎?”
  导演猛地拍了拍手:“对!就是这样!”或许是产生了一种孺子可教的欣慰感。
  “嗯,知道了。”
  娱乐圈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所有的意外和话题都有一个早已拟定好的剧本,只需要这些明星和素人一起演就好,演得好就获得无数粉丝,演得不好就获得无数黑粉,总之,好的坏的都算一种“收获”。
  在这种“自杀式”出名中,偏偏不少年轻人趋之若鹜。
  “接下来要出场的这位可能有的人已经很熟了,他的声音你听过一次就绝对不会忘记,分辨率极高,我们在舞台下笑话过他,如果他去参加蒙面唱将猜猜猜,那就不是猜猜猜了,可能是六六六,哈哈,OK,来,有请,唐灼见!”
  唐灼见的音色属于有点“妖”的类型,开口便是百鬼夜行、秋风乍起,他的专业老师李识睿给他的评价就是:“冷”,冷冷清清的冷,像一眼望去看不到头的黑暗,也像夜晚雪山吹不尽的风,而他就是空气中抑扬顿挫的灵魂,没有诗,没有远方,只有满眼无尽的荒凉。
  这是“妖孽唐”的来由。
  对于歌手来说,除了十年一日的练习,最重要的不再是刻苦,而是天赋,一个人的音色只能通过发声方式和位置来改变,但终究是万变不离其宗,嗓子还是同一副嗓子。
  “加油加油,好好唱。”导演拍了拍他的背。
  关于唱歌,唐灼见向来从容不迫,轮到他上场,下面尖叫四起,一首很久以前写的中国风轻而易举在舞台上卷起高潮。
  这是常事,再普通的歌经由他的嗓子出来都带上了别致的绝望和深情,一时间现场仿佛涌进了秋风。
  黑色,从头到尾都是黑色,都说舞台需要夸张的颜色来凸显其中的主角,彩色的服装彩色的灯,一片明亮,所以唐灼见不,彩色便成了他黑色的点缀。
  丝毫不紧张就这么一帆风顺地把歌唱完,鞠躬,安静地等导师点评。
  “唐灼见是吗?太棒了,我感觉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种,歌声里有灵魂的感觉你知道吗?你的音色真的,很有特色,让我感觉,很绝望,而且你应该是从小学唱歌吧?气息很稳,每个音都控制得很好,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啊我好像记得我有在微博上看到过你唱歌的视频,当时好像很火,也是参加什么节目时被录的吗?然后这首歌是你自己写的吗?”胡赤羽坐在最中间,一副饶有兴致或许又有点兴奋的样子盯着唐灼见。
  唐灼见微微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机械化的微笑,然后发出一个单音:“嗯。”说话的音色与唱歌的相差无几,就是他已经将唱歌融入生活的证据。
  魏清很欣赏他,本着讨论的心态转过头与胡赤羽目光交错,然后笑着说:“你也觉得不错?从他开口我就被惊艳了,音色就是本钱,这样的本钱真是太少见了。”
  “对,这首歌是你写的,那你平时也会经常写歌吗?”胡赤羽问到。
  “嗯,但我只是会把灵感记下来,如果我不能保证这个旋律能做成一个我满意的成品,我就会一直让它保存在语音备忘录里。”唐灼见如实回答,至少他认为艺术是有灵魂的,磕磕绊绊弄了一个半成品出来,也是对当时一闪而过的灵感的不尊重,要做就做到最好,否则就不要开始。
  魏清笑着指了指他,偏头跟胡赤羽说:“这个想法有意思,喜欢什么就要尊重什么也很重要啊。所以你是不想潦草地就应付完一个音乐作品了?”
  唐灼见:“嗯,不想。”
  “哇哦,那,现在简单介绍一下你今天唱这首歌?”
  唐灼见拿着话筒,眼睛飞快地扫过评委席,看到坐在一侧的魏清和他奉旨要怼的别寒。
  对于魏清,国民老公,十多岁就做乐队出道,为乐队包揽了词曲唱,写的歌朗朗上口,很多明星的歌里都有他的名字,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快四十岁了,灵感似乎还没有枯竭,从不炒作,有今天的成绩全靠实力,他就坐在那里表情始终很柔和谦逊。至于胡赤羽,唐灼见是无感的,他对于流量明星向来无感。而别寒则是完全陌生的面孔了,跟魏清的温和和胡赤羽的兴奋不同,他好像对谁唱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不太关心,只是淡淡地看着唐灼见也并没有打算要说什么的样子。
  唐灼见回过神,清了清嗓子说到:“这是一首中国风,灵感来源于陆游的‘苍颜白发入衰境,黄卷青灯空苦心’。这首歌讲述的是朱允炆。公认的说法是朱棣篡位之后建文帝死了,但是也有人说其实他没有死,而是遁入空门出家当了和尚。而这首歌也就是讲述他的那种境遇和心境的,所以……”说到这里,唐灼见不经意顿了一下,刚准备继续说,却突然听到了来自身后的声音。
  唐灼见在学校里选修了一门课,刚好撞上了别寒的专业领域,名叫“混音实践”,有一个每天都要做的训练就是,通过耳机或者音响听一个声音,辨别这个声音所处的频段,精确到500赫兹以内,然后辨别声像,精确到5以内。
  这个声音来自右后方声像数值60左右。
  “朱允炆是个皇帝,明朝的,年号建文,朱棣也是明朝的皇帝!跟你上张专辑那首中国风的创作背景类似,你不用管,谁是谁根本不重要!”
  这声音不大,只是碰巧因为训练过,唐灼见耳朵比普通人灵敏一些。再一抬头,看见台下胡赤羽一手捂着耳机若有所思的表情,唐灼见微微皱眉,然后突然就懂了什么。
  “所以才写了这样一首歌。”他继续说到,“当然,这都是我在主观代入和臆想当时的场景,然后这首歌我用的燕乐,毕竟是中国风,民族调式总不会错,因为纯粹的宫商角徵羽过于正派。”说到这里,唐灼见又停了一下,还没出口的话立刻拐了个弯,突然全部用另一种相对专业的词代替了,“像主和弦,在调式里总是代表着稳定,雅乐自新人注册送菜金的网址表着宫廷讲究雅俗共赏,偏偏燕乐给人风雨飘摇的感觉,比如我要描述一个纠结的人,我不会一开始就想着要选择一级三和弦,我会更偏向二级九和弦的听觉效果,条件允许下我可能还会降五级,如果追求所谓的未解决感,‘闰’这个音比‘变徵’接地气得多,所以我认为,燕乐再合适不过。”说完,唐灼见露出一丝几乎不可察觉的微笑,瞬间被舞台上聚光灯的温度蒸发。
  其实他无意要拽专业,且不说身为一个音乐人这算是基础。只是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煞费苦心做了一份色香味俱全的蒸蛋,吃下去的第一勺,便嚼了满嘴的蛋壳。
  可以说是很不高兴了。
  “燕乐和雅乐都是中国民族调式,一个升四级一个降七级,被称为变徵和闰,宫商角徵羽就是传统的中国五声调式,至于什么三和弦七和弦就不用管了,都是作曲编曲的事。”果不其然,后台再次传来小声解释的声音。
  想必,这位在中国火了大半年,传说中百年难得一见的创作鬼才胡赤羽,也是导演手里那一摞不厚的剧本,不知道剧本里写了多少与他完全不相符的人设。
  唐灼见微微一哂,等着台下导师开口。
  舞台的灯光始终聚在唐灼见身上,也将他那点不甘与不屑全然照出来。
  可粉丝觉得那是“霸气”,一种能镇住全场的气场。
  他就是很多人眼里的“毛小子”、“年轻人”,一行一业的规则早已暗定,却不断有人企图用自己所谓的努力来换取一次奇迹,然后被现实狠狠拍下。
  “很棒,真的很棒,那么,你觉得我们队如何?”胡赤羽依然笑着问到,就好像唐灼见从来没有回答过他什么问题一样。
  按照剧本,唐灼见应该欣然接受,在接受之前,还要将别寒带入话题。
  他的目光游走在三位导师身上,片刻,莞尔一笑:“哦,抱歉,我想加入别老师战队,不知道别老师,能——接受我吗?”
  他望着别寒的时候,别寒也正看着他。
  但别寒也没料到舞台上这个看上去也就刚好20岁的年轻人会突然提到自己,早就递交给他的学员名单里根本没有唐灼见三个字,于是这才抬起头认真审视了一遍舞台上的青年。
  全黑打扮很适合他,黑色头发清爽地耷拉着,长相算不上惊艳,却亮得有些让人挪不开眼,笑起来右边还有一颗小虎牙。
  几秒钟的时间,别寒收割结果:很有气质。
  这样的人已经很少见了,说不上他到底是帅炸天还是帅到让人怀孕,但就是让人能一直看着
  他,气场侵袭着身边的空气,使之凝结。
  他站在那里,中间像隔着深渊。
  现场一度尴尬,最尴尬的还是胡赤羽,好在这是录播,而且只在复赛,观众里有不少选手后援亲属团,属于唐灼见的也有,粉丝都在欢呼,工作人员都愣在原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