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9-07-11 16:15:33  作者:清水娘娘

   《论高冷学霸的攻略方法》作者:清水娘娘

 
  文案:[少爷霸道攻X学霸冷情受]
  转学后的白卿遇到了很多麻烦,因为他格格不入,总有人想要把他拎出来碾碎。
  但是渐渐的,他发现想要挑刺的男人早已改变了目的。
  那天,他打开课桌上突然出现的纸条,里面是龙飞凤舞的几个字。
  ——来打一架吗?在床上。
  -
  白卿:“你想干嘛?”
  顾廉:“我想干你。”
  白卿:“我是问你想做什么?”
  顾廉:“我想做你。”
  白卿:“你脑子里没点别的东西了?”
  顾廉:“有啊,我想睡你。”
  -
  1.一坑未平一坑又起,作者已经放飞自我,你们也不要太催!
  2.甜甜甜,从头甜到尾,开坑其实就是想虐狗了而已。攻追受,狂追!
  3.最近比较喜欢那种青葱风格的电影,所以想要写一篇关于校园和年少轻狂的事儿。
  4.白卿是我四儿子,与其他几个儿子无关的四儿子。(因为前几篇正文的主角之间都若有若无的牵着线,所以在此特别提醒,这次什么关系都没有!)
  5.封面娘娘自己撸的,无审美观请自觉过滤。
  6.娘娘有很多开个头的稿子,这篇也是,决定写完全是因为最近萌这个,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1章 叙南高校
  因为父母工作调动的关系,白卿一家从小县城搬到了热闹繁华的A市。
  白卿家在县城时虽然小康之家,但是到了A市,他们家那些小小的积蓄,显然是不够看的。
  好在父母算是半个政府工作人员,给他们一家在中环靠外的地方分配了一间两室两厅一厨一卫的八十多平的公寓。
  这个公寓永远都是政府的,但只要白卿的父母活着,他们可以不交房租过一辈子。
  可这不代表是白卿的产业。
  想要在A市生活下去,白卿就要更加努力的学习才行。
  只有考上一所好大学,才有更好的出路。
  在A市上学的高中已经定好了,内环的一所高级高校——A市叙南高级高等教育学院。
  简称‘南高’。
  中环和内环差了不止几小时路程的距离,一家人思量过后,让白卿住在学校宿舍,对此,白卿没有一点意见。
  可是能是青春期了,白卿越发沉默,每日只知道学习,让父母担忧极了。
  但白卿就是不爱说话,遇事淡然无比,仿佛什么事情在他的眼里都构不成威胁。
  不过跟同龄人一样的是,白卿也讨厌父母的唠叨。
  他是个孝顺的孩子,不管在哪都惦念着父母。但是一对上父母不厌其烦的叮嘱和唠叨,他心里虽知道那是为自己好,但耳朵里却磨得发痒。
  或许去住宿舍,才能清净一些。
  叙南高校内,日光照射的小路还带着一丝晨间不曾散去的清潮的味道,伴随着风吹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让人有种仿佛踏在云端的大自然中的感觉。
  白卿来到教导处,他所在班级的班主任已经在教导处等他了。
  “白卿是吧?”中年女人带着眼镜,气场凌厉,看着精明至极:“我是你的班主任,宋学妍。”
  白卿点点头,应了一声:“宋老师。”
  “你这个情况挺特殊的,特别是进大奥班。”宋老师道:“听说是因为你父母工作的调动是吗?”
  “是的。”白卿不着痕迹的低下头。
  “我看了你以前的成绩,挺好的。进了大奥班,也要保持住啊。”
  白卿点了点头,宋老师见他乖巧的样子,不由得松了口气。
  她还怕插班生是跟班级里那几个霸王一样难缠的角色呢。
  赶在第一节 课上课之前,宋老师带着白卿来到他的班级——南高重点大奥班。
  这个班级跟有些学校分文理之后决定的大小奥班不同,从升入高中开始,这个班级就存在了,每年会通过测试排除掉一些不适合留在奥班的学生,却不会再招成绩好的学生进来。
  似乎整个班级的学生都是不能有一点瑕疵的奢侈品。
  白卿讨厌这种教育方法和制度,但很不凑巧的,他的成绩名列前茅,几乎可以用学霸来形容。
  跟在宋老师身后进入到班级里,吵吵闹闹的大奥班似是没看见老师一样,依旧嘈杂不已。
  宋老师进门之后脸就板起来了,皱眉环视了一周。
  “没看见我进来吗?还说话!”
  教室里的声音有些减小了。
  这时,突然从教室后方传来一道异常狂傲的声音。
  “哎呦,老师,咱们有新同学了啊!”
  话落,后面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来。
  “还真是有新同学啊,长得白白嫩嫩的,女扮男装的吧?”
  “进奥班!可以啊,是学霸吗?”
  “廉哥廉哥快别玩了,看看看,有新同学呢!”
  ……
  白卿感觉自己像马戏团里的猴子,供人观赏。
  面不改色的目视前方,白卿看着宋老师怎么管理秩序、训斥那些起哄的同学,直到话题再次转移到他的身上。
  “白卿你先坐在右面靠窗旁边的空位上。”宋老师指了一个方向,而后顿了顿,思量半晌,又道:“你先去坐着,等有空我再把座位排一下。”
  话落,又听后面响起一阵阵起哄声。
  随着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座位,白卿脸上淡淡的表情成为那群男生群讽的理由。
  “看起来非常高冷啊,新同学。”
  “新同学你叫什么?咱们交个朋友呗?”
  “干嘛那么冷漠啊,来,笑一个给哥哥我看看?”
  一路直视前方,直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周围的唏嘘声才渐渐落了下来。
  短短的道路,白卿似是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拎着书包,垂头看着自己即将面对的第二个挑衅。
  ——他的同桌,一个靠着墙玩手机的男生,此刻正将双腿交叠架在他的椅子上,动作潇洒。
  从白卿的角度,能看见他额前细碎的黑色发丝和耳朵上黑色的耳钉,以及屏幕闪烁着的游戏界面,却看不见他的五官。
  白卿没有说话,那人继续玩游戏。
  僵持几秒钟之后,白卿再次听到了不客气的笑声,来自于那些刚刚说出嘲讽话语的男生们。
  白卿不在乎,似乎在等他们笑够,或是等自己所谓的同桌玩完游戏。
  眼看着就要上课了,前排的一个染了头发的男生嬉笑着戳了戳他架在桌上的手臂,道:“顾廉,你的新同桌等着坐下上课呢。”
  被打断的男生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这才抬起头,向白卿看来。
  这是一个看一眼就被帅到的男生,不论是精致的五官还是深邃的眼眸,仿佛是上帝精雕细琢后的杰作,让人看见就无法移开。
  白卿顿了一下,在他似笑非笑的眼神中,将手里的书包塞进了书桌中。
  这种宣誓主权的行为让男生发出一声轻呵,他紧紧地盯着白卿的眼眸,良久之后,才散漫的将腿放了下去。
  白卿看了一眼有些脏了的椅子,没有犹豫的坐下。
  他能感觉到,男生戏谑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没有丝毫掩饰的打量,直到上课的铃声打响才消匿不见。
  南高第一节 课,白卿上的食不知味。
  不看今朝,未来便已是艰难漫漫。不敢不想,不敢不听。
 
 
第2章 团结知道吗
  白卿的个子在男生中不算矮的,一米七四。但是他很消瘦,又瘦又白,还不喜多做些表情,冷不丁看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或许是因为淡漠的性格招人注目,不知何时,那道令人坐立不安的刺骨视线再次袭来。
  白卿能感觉到那个叫做顾廉的人一直在看自己,他手撑着下巴,侧头看过来的目光几乎一眨不眨,即便是过去了一节课,他都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没有变过。
  白卿只要稍稍动一下直视的目光,就能看见他似笑非笑的神情。
  白卿不知道对方出于什么目的,但只要不过火,他都不会理会。
  本来就不是闹腾热血的性格,到了新地方,自然更不会去主动招惹什么。
  但真实的情况证明,不是他想要躲开所有的麻烦,就一定能躲开的。
  手下的笔记本突然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抽走,来不及挪开笔的白卿眼睁睁的看着翻新的一页被自己划上一道足以破损的划痕。
  那个名叫顾廉的男生将本子翻到最前面的一页,扫了一圈后,目光定格在一处,同时嘴里发出一道意味不明的哼笑。
  “白卿?”顾廉的手指摩挲着页边,“啧,看看这笔记,真全面啊,赶上教科书了。”
  白卿目光淡淡的扫了那被拿在对方手中的本子,而后移开视线,翻开课本,预习下一堂课所要学习的知识,仿佛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办法打断他前行的步伐。
  “真是学霸啊。”
  顾廉那似笑非笑的声音透着几许戏谑。
  白卿不予理睬,隔壁传来几道捣腾桌箱的声音,然后耳边一声巨响让他轻轻蹙起眉头。
  顾廉将自己的所有的作业本堆在白卿的桌子上,有几本甚至压到了白卿放在桌上的胳膊。
  “新同学,在我的班级,就要团结,知道吗。”顾廉慵懒的目光扫了一眼自己的作业本,颇有几分指示的意味:“喏,把作业给我补上。”
  白卿草草掠过那一摞作业本,看数量几乎是所有课程的作业。
  心里对自己的同桌早有定义,无非是有钱阔气的富家少爷,游手好闲,天塌下来他们这类人都是一副慵懒的模样,仿佛金钱就是一切。
  白卿目光闪烁,将作业本原封不动地推回去。
  “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
  白卿是真的没有时间,最近搬家、到处奔波,导致他好几天没有办法学习。刚才的那堂课,虽然听得食不知味,但他依旧发现自己落下了不少没接触过的知识。
  而那些知识,本应该是这几天内计划学会的。
  另外,没有义务做的事情,就算是有时间,他也不会去做。
  他不希望惹出麻烦,但也不代表自己要低声下气的为这群少爷做事。
  对方沉默许久,久到白卿不想再等他的回话时,一道意味不明的声音才缓缓响起。
  “呵。”
  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如同酝酿醇厚的红酒,带着一丝高贵和狂傲,更多的是面对低劣时的不屑。
  简简单单的一声,却让白卿心里漏了半拍。
 
 
第3章 体香么
  似乎从一开始,无形的梁子便结下了。
  上午的课程很是枯燥,但是令白卿有些放轻松的是,顾廉在第二节 课的时候就被人叫走了。
  那是其他班级的几个男生,没有穿校服,身上的休闲装也是数一数二的名牌。
  富二代和富二代才能玩到一起去。
  不过与其说是被叫走的,不如说是被请走的,因为来人无一不叫顾廉一声‘廉哥’。
  白卿眼底掠过一丝淡漠与轻嘲
  ——好好的富二代,偏偏要搞成纨绔子弟的模样,也不知是谁人的不幸。
  时光冉冉,从指缝中悄然流逝。
  午休的时候,白卿将书本放进书包里,去了一趟卫生间,在楼梯拐角处,他遇到了消失了几乎一上午的男生。
  他倚靠着光滑的理石墙壁而立,慵懒而潇洒的屈起一条腿,踩在台阶上,围在他身边的是今天来找他的人,以及大奥班座位靠后的几个男生。
  这处楼梯比较偏僻,鲜少有人来这里。因为自己楼层的卫生间课间爆满,就算是排队也未必能挤上,所以他想要去楼上或者楼下的卫生间,那样会快些。
  没曾想,在这里,竟然遇见了顾廉和他的富二代朋友们。
  谁人的不幸?大概是自己的不幸吧。
  “廉哥,今天把李正一狂揍一顿,真是爽啊。”
  “老子早就看那厮不爽了,一天天装的跟天王老子似的,可惜啊,家里就是个开黑店的。”
  “跟廉哥抢女人,我看他就是脑子里有洞!”
  顾廉轻笑着抬起手,吸了一口夹在手指间的烟,声音散漫:“别乱说。”
  “哟,你还不承认了?你把人家的追求者都给带人打了。”一个男生凑过来,装模作样的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不过啊,听兄弟一句劝,蒋可然那种女人太不省心,玩玩还好,可别动真格的啊。”
  “叶嘉你这话说的就太多余了啊。”一个男生笑道:“廉哥当然是跟那个女人玩一玩了!”
  顾廉低沉的目光轻轻扫过来,却在目光触及到叶嘉身后正欲转身离去的身影时,目光有一瞬的怔愣。
  而后目光一沉,一道暗芒从眼底深处划过。
  “这不是我们的新同学么。”
  顾廉徒手掐灭了手里的烟,绕开围在他身边的男生们,一步一步向顿住脚步的白卿走来。
  “怎么,看见我在抽烟,所以想去打小报告?”
  充满磁性的尾音上扬,带着利箭刺来般的锋利和威胁。
  没能偷偷走开的白卿转过身,目光漠然和平淡地注释着顾廉,一字一顿道:“你抽烟,与我无关,我不会对外界宣扬。”
  “呵,我该相信你?”
  顾廉走近白卿,直到嗅出对方身上清淡的薄荷味,才停下自己的脚步。他微微弯腰,将嘴唇凑到白卿的耳边,感受着周身被对方的气息环绕,将这本就没有多远的距离演变得暧昧升温。
  “打小报告不就是你们这种学霸愿意做的事情吗?老师的乖乖学子,像班级里那个四眼仔一样……”说着,他深嗅,“身上好香啊,体香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