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有喜——vendredi - 腐书网|www.fushuwang.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4-08-04 18:30:20  作者:vendredi

=================
书名:《陛下有喜[重生生子]》作者:vendredi

备注:
     为谋得皇位,他忍辱负重,委身于上辈子送他走上绝路的男人

事成之后疯狂报复,抄家灭族,阉之成【太监】以做羞辱

可恨的是,孽胎已经种下,还打不掉了……

且陛下体质特殊,没男人不行

太监……勉强亦可用之
==================

☆、杀戮

  夕阳西沉之后,天边最后一丝余晖也消失殆尽,夜幕已经悄然垂下。
  整齐而急促的列队脚步声在原本一片死一般沉寂的皇宫纵横小道响起,须臾之后,凄厉的尖叫喊声和哭声由宫院四处传来,时断时续,在这漆黑的夜里,犹如鬼魅一般,撕裂着人心。
  士兵手里的火把照亮了一张又一张惊恐到扭曲的脸。
  一声接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过后,溅出来的血染红了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眼。
  皇帝寝宫昭德殿前,有人在众星捧月的兵马当中,一步一步登上了最高台阶,嘴角的嗤意,眼里的阴森,全部不加掩饰。
  来人一身赤红的精致外袍,胸前绣着的那正欲腾空而起的金丝团龙昭显着他的身份,昭德殿的太监跪倒在他面前,身子匍匐到地下,哆哆嗦嗦地说着:“叩……叩见太子殿下……”
  他斜睨下去,嘴角上扬,没有出声,只轻抿了抿唇,身边的侍从会意,粗声粗气地代问:“陛下在哪里?”
  “陛……陛下已经……歇了……在里头……”
  没有人敢阻拦,朱红色的大门被身后的侍从径直推开,他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决地走了进去。
  只两个侍从跟着,其余人自觉候在殿外,昏暗没有点灯的主殿之内,因为身后侍从手里的火把,瞬间亮堂了起来。
  瘫软在龙椅上的男人两鬓斑白,面如死灰,眼里写满着的全是最深层的恐惧。
  他唇角的笑意又上扬了几分,慢慢走上前去,在离男人三步远处站定。
  对方缓缓抬起了几乎不能控制颤抖着的手,指向他,愤怒道:“你这个孽子……你……你要做什么……”
  他讥笑着看着面前垂死挣扎的人,徐徐伸出了一只手,冲身边的侍从示意。
  象牙质嵌着夜明宝珠的剑柄交到了他的手上,锋利的刀刃在昏暗的灯火下泛着慑人的寒光,他的手慢慢握紧了那剑柄,一旁的侍从突然出声,低声提醒他:“殿下,将军说,您不能弑君。”
  握着剑的手微一滞,他慢慢睨向了说话之人,眼里的冷然和杀意毕现,侍从惊动之下跪了下去,却依旧坚持:“将军说,除了陛下不能杀,您不能背上弑君之名。”
  他冷笑:“陛下,是本宫杀的吗?”
  “……”
  再一次拖长了声音,重复:“陛下,是本宫杀的吗?”
  跪在地上的人低着头不敢作答,他的目光斜向另一侧递剑给他的人,道:“你说呢?”
  对方微垂下眼,沉默片刻,回话:“陛下身染重疾,暴毙而亡。”
  龙椅上的男人面色青白,身子不停颤抖,下一刻,双眼瞳孔骤然放大,三尺长的剑从他的心口刺穿,鲜血飞溅而出,半滴不沾面前人的身上。
  倒映进浑浊双眼里定格住的最后一幕,是他脸上几近狰狞的嗜血笑意。
  有压抑着的呜咽声自龙椅下方断续传来,他后退一步,冲身边侍从示意,死不瞑目的男人已经被推到了一边,沾满鲜血的龙椅整个被抬起,蜷缩在下头是浑身颤抖得如同筛子一般的小皇子。
  “啊——!”
  在龙椅被掀起的那一刻,失去了庇护的人惊声尖叫,身体哆嗦往后退,却是避无可避。
  沾了血的剑尖在他面前晃动,举着剑的人狞笑着,仿佛在逗弄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奶猫。
  “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对方可怜地哀求,他眼里戏谑的笑意越浓。
  “殿下,二皇子殿下还是孩子,您……”
  劝人的话没有说完,又是一声尖叫过后,剑尖已经刺穿了小奶猫的前胸后背。
  有小兵匆匆进来禀报:“太子殿下,方才我等进去秀芳宫时,萧贵妃正欲上吊自尽,人已经被救了下来,正押在秀芳宫的大殿里头,还请殿下示下该如何处置?”
  “自尽?”说着话的人嗤笑着:“就这么死了未免太便宜了她,送冷宫里去,剁去手脚,做成人彘,别让那贱人再出现在本宫面前污了本宫的眼。”
  大殿的门突然被人推了开,一身铠甲,高大挺拔、面目俊朗的年轻将军大步走了进来,看到面前死状凄惨的俩人,他微微蹙眉,再看向那眼里透着嗜血杀意的皇太子殿下,言语里带上了几分怒意:“你还是杀了陛下?”
  对方不屑轻哂:“他忘恩负义,亲信佞臣,为君不仁,纵容妖妃祸乱宫闱,他该死。”
  “你还要杀多少个人?萧贵妃呢?也被你杀了?”
  “本宫没打算杀了那贱人,本宫不过是让那贱人生不如死而已。”
  “你何必……”
  “怎么?”他挑眉看向他:“萧将军可是还念着跟那贱人的姑侄之情,舍不得了不成?”
  “那二皇子殿下呢,他才七岁大,你之前不是答应过放他一条生路?!”
  “他是那贱人的儿子,斩草要除根,本宫今日放过了他,他日他未必会放过本宫,”他说着慢慢闭起了眼,半日,才低声呢喃:“本宫只是将那贱人当初对本宫母后做的,一一还回去罢了。”
  “你在说什么……”年轻的将军看着面前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的皇太子,话哽在喉口,却再说不下去。
  即使他并不明白,他这刻骨的恨意究竟从何而来。
  萧贵妃是对皇后下了毒,皇后却也只是痴傻了而已,陛下的废后诏书还在这昭徳殿的御案之上没有发下去,他却已经先发制人,要将这些人,所有的人,一网打尽,赶尽杀绝。
  在他看来,皇太子殿下现下所做的一切,未免太过。
  你当然不懂,你怎么可能懂我到底都经历过了什么。
  闭着眼的人嘴角渐渐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讥笑,却无意解释。
  母后中毒痴傻,被做成人彘惨死在不见天日的冷宫之内,他为救母不得已带兵犯上,事败被俘,从皇太子沦为阶下囚,一壶毒酒、三尺白绫就是他的下场。
  重来一次,却到底还是慢了一步,母后依旧喝下了那个贱人送去的下了毒的汤,他忍辱负重,精心谋划,为的也就是今日。
  再一次睁开眼,所有的情绪都已经不露痕迹,他缓缓抬眸看向面前之人:“你不让我弑君,我杀了,如今,你要拿我如何?”
  对方看一眼那死不瞑目,双眼大睁倒在御座旁的皇帝,摇了摇头:“事已至此,只能对外宣布陛下暴毙了,为免夜长梦多,明日就举行登基大典吧。”
  “萧贵妃谋害当朝皇后,她全家本宫都不会放过,”他说着,微扬起了下颚,眼里带上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深意,看向面前之人:“萧将军,你似乎也是萧家的人吧?”
  面前的男人听得一怔,再次微蹙起了眉,他说话时的语气、表情都太不对劲了,与平日里温文尔雅笑如春风的模样相去甚远,又或者,其实这才是他的本性?
  “本宫说笑的,”在对方探量之间,他已经不经意地移开了目光,掩去了眼里那抹并不明显的晦涩,抬脚往殿外走了去,带着笑意的声音荡了回来:“你放心,本宫还要倚仗着你,不看僧面看佛面,本宫也不会对你的族人下手。”
  踏出昭徳殿的大门,外面已经跪了一地的官兵,整齐列队,逼宫的、救驾的,这会儿都已经全数拜服跪倒在了地上,到处都是火把,雨丝飘了起来,火光在雨雾里晕染开来,在他的眼前渐渐模糊成一片。
  他闭了闭眼,须臾,缓声开口:“摆驾崇恩殿。”
  崇恩殿是皇后中宫,他的母后已经在这里过着几乎被囚禁的日子整三年,三年来未曾有外人踏足过一步,即使是他,也只能远远看着,稍一靠近便会有人上前来驱赶。
  再一次踏进皇后寝殿,冷冷清清的大殿里没有半点光亮,到处都是霉灰味,他红着双眼走近,在缩在角落里蓬头垢面身子颤抖的皇后面前跪了下去,朝着她慢慢伸出了手。
  “儿臣救驾来迟……母后……”
  哽咽声中,他被人轻轻拥进了怀里,一声叹息在耳边响起:“我的儿……”
  “不用很久,”他用力握住了面前女人的手,给予承诺:“不用很久,等我彻底掌控全局,儿臣定不会再让任何人再伤害母后您分毫!”
  “我的儿……我的儿……”
  “是,”他又一次红了双眼,轻声应下:“儿臣是您的孩子……”
  他是凌祁祐,他是大晟朝的皇太子,他因宫变而死,又得以重生,为了救母,他不惜任何代价,如今他已得报大仇,皇位唾手可得,只是还差一人。
  只有那一人,那个前世送他上绝路,今生又让他承受百般屈辱的男人,终究他也要将他狠狠拉下,彻底踩至脚下,看他再不得翻身!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个收藏和冒泡


☆、发情

    作者有话要说:  此章节已锁
☆、喜脉

  将手边的信伸到烛台上,火苗迅速蹿起,很快舔吻上了信纸,火光倒映进凌祁祐的眼里,烧得一片赤红,一直到火苗就要蹿上他的手,一旁的小丑儿克制不住地发出惊呼声,凌祁祐才从怔愣中回过神,将之扔进了一旁的火盆里,唇角勾起了如释重负的笑意。
  他的舅舅就要回来了,经历九死一生,历经波折磨难,他的舅舅到底是逃出生天,就要回京来了。
  他的母家徐家从前朝起就是名门望族,后来拥护当今凌氏开国皇帝天承帝起兵,这片江山有一大半是他外公徐国公打下来的,徐国公与天承帝是歃血为盟的结拜兄弟,在当年,若非他自己选择退居人臣,这江山就得改姓徐。徐氏满门忠烈,曾立下血誓,誓死效忠大晟王朝,为延续这段情谊,徐国公的幼女嫁给天承帝的第三子,也就是凌祁祐的父皇后来的顺德皇帝,因此,顺德帝才在天承帝诸子之中脱颖而出,以非嫡非长的身份,继承皇位,而徐家女儿,则顺利成章,入主崇恩殿,母仪天下。
  一直到三年前,凌祁祐权倾朝野的外公徐国公病重去世,徐家在朝中地位从此一落千丈,他的父皇顺德帝本就对徐氏家族颇多忌惮,只是慑于徐国公在朝中势力从前不敢拿他们如何,自徐国公病逝之后,顺德帝就开始找各种理由革职发配徐氏族人,他的舅舅原本的兵部尚书徐重卿更是在徐国公尚未下葬之前,就被派遣去了边疆带兵,不多时就有消息传回,新任的徐国公国舅大人在战场之上失踪,下落不明。
  自那之后,只剩弱女稚儿的徐家嫡系再不能对皇权产生半分威胁,原本就是作为政治筹码嫁进宫里的徐氏皇后更是彻底失宠,被宠妃萧贵妃下毒,变得疯癫痴傻,囚禁在崇恩殿里不见天日,若非……若非萧楚谦,那顺德帝一手提拔起来作为自己对抗徐氏的亲信力量护国将军从中斡旋,稳住皇帝,徐皇后已经被废黜,甚至打入冷宫被做成人彘。
  想到曾经的那些惨烈过往,凌祁祐的心揪在一起,几乎不能呼吸,而作为让萧楚谦,那位萧贵妃族侄帮助自己的代价,他以皇太子之尊,却要像那些最下贱的妓/女小倌一般,雌伏在他的身下,对他曲意逢迎,百般讨好。
  更是,他从小体弱多病未曾习武,为了不致被人一击击溃,从三年前他再次睁开眼就开始苦练武艺,甚至吞下那能够改变体质,助他快速增长臂力体力的民间秘药,到头来却带来了身体上更加难以启齿的变化,这样的变化让他越加憎恨那些带给过他痛苦的人,尤其是萧楚谦。
  他到死都忘不掉萧楚谦在发现他身体上的秘密时那刺目的戏谑笑脸,更忘不掉的是,当年他为救母起兵,被萧楚谦带兵堵在城门之下,对方高高在上俯视他时眼里流露出那抹不屑,以及,他轻蔑说出的那一句:“就凭你也想逼宫犯上,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
  闭了闭眼,逼迫自己不去想那些往事,凌祁祐转眼看向小丑儿:“这信,没有被其他人看到吧?”
  “陛下放心,信是夹在尚膳间的食材里送进来,奴婢亲自去取的,没有假手他人。”
  “小丑儿……朕能相信的人只有你了。”
  小太监赶紧道:“小丑儿誓死都效忠陛下。”
  新帝初登基,即使有萧楚谦这个神通广大的帮手在,凌祁祐每日里要处理的庶务依旧多如牛毛,除了上朝就是不停地传召官员,一批又一批,这些人当中,有不少都是当初他外公在时有过交情的朋党,也早就对顺德帝的昏庸不满已久,如今及到凌祁祐临朝,自然俱是纷纷争先恐后向他表了忠心,而凌祁祐也只是不动声色地听着,对这些人,他并不敢全信,当中有多少是真心,多少只是曲意逢迎的假意,三言两语也难分辨得出,何况,他并不能将笼络人心的意向表现得太明显,让萧楚谦起了猜疑。
  萧楚谦偶尔留宿昭徳殿,对朝中已经有的种种暧昧传言充耳不闻,我行我素,兴致来了,就上昭徳殿来宠幸一番他的小皇帝,在朝事上更是说一不二,权倾朝野,凌祁祐对他的种种决策也从来不与否定,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一时间,萧楚谦在朝中的权势达到了巅峰,怕是徐国公当年,也不及他如今这般风光。
  昭徳殿。
  天蒙蒙亮之时,凌祁祐翻身醒过来,腰眼处一阵酸软,昨晚他又被萧楚谦折腾了大半宿,这会儿几乎连恨的力气都没有,只叫了小丑儿进来伺候他更衣起身。
  小丑儿见他面色苍白,满眼疲惫之色,低声劝他:“陛下,您身子不适,今日就别上朝了吧?”
  凌祁祐轻摇头,他要是不去,就坐实了外头那些不堪的传言,他就要成为人人眼里的傀儡皇帝,说什么他也不能让自己狼狈至此。
  “那……奴婢叫人给您传膳?”
  “不用了,朕没有胃口。”
  “多少用一点吧,昨晚您也没吃多少东西……”
  “不必,已经起晚了,不能再耽搁,要不一会儿朝会要推迟了,伺候朕更衣吧。”凌祁祐坚持道。
  小丑儿见劝不动他,也不敢再说,只能扶了他下床,在站起来的一瞬间,凌祁祐只觉得一阵晕眩感袭来,身子一软,当下就跌坐了下去,小丑儿搀扶不及,反倒被他带着跌到了地上去,见凌祁祐竟就这么昏了过去,当下惊慌失措:“陛下,您怎么了?!”
  两刻钟之后,凌祁祐迷茫睁开眼,身边跪着的是急得眼睛都红了的小丑儿和正蹙着眉给他诊脉的王太医。
  用力闭了闭眼睛,凌祁祐转过头,看王太医眼里全是震惊和不可置信,沉声问道:“朕如何?”
  “陛……陛下,您这似……似乎是喜脉……”
  “你再说一遍。”
  太医的头低垂下去,声音几乎都在哆嗦:“……是喜脉。”
  “为何会这样?”凌祁祐说得几乎咬牙切齿,心里却已经隐约有了猜测。
  “这事委实太过稀奇,臣……臣现下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需得回去翻阅典籍……”
  “朕从前吃过一种改变体质的药,是南方民间百姓流传的秘药,用来增加臂力体力的,朕用过那药身体起了一些变化,”虽然十分难以启齿,凌祁祐也想把事情弄个清楚明白:“是否跟那药有关系?”
  “陛下说的可是从南边的蛮族传来的那种药?”
  “对,就是那个。”
  太医一听面露惊讶之色:“那种药微臣从前倒是听人说过,说那药霸道,是蛮夷人为了抵抗外族侵略研制出来的,除了能提高人的体力典籍中隐晦记载确实还有其他方面的功效,是……是……”
  “是什么?”
  “使男子逆天受孕。”
  凌祁祐闻言手指深掐进手心里,南边蛮夷小国国力不及他大晟朝十之一,却一直是大晟朝的心腹大患,兵力强盛,人口繁殖迅速,生生不息,原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小丑儿听得身子已经匍匐到了地上去,瑟瑟发抖,完全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陛下身上,当初,那药就是他去替陛下给弄来的,早知如今会害陛下到如斯地步,他当时说什么也要阻止陛下服下那药。
  只是这会儿再后悔,却也已是为时晚矣。
  “……这事,朕不想让第四个人知道,朕的意思你可明白?”
  凌祁祐的声音已经冷得不能再冷,透着几乎带了杀意的威胁,太医闻言不寒而栗,也低垂下了头:“微臣不敢。”
  “去弄碗药来,帮朕……打了这孽种。”
  “不……不能……”太医哆哆嗦嗦地说着:“虽然才一个月不到,但胎儿脉搏强劲,强行打去,怕是会有损陛下身体,且典籍中记载,服下此药者若怀有身孕又强行打去,对孕体的伤害将不可逆转,怕是……怕是陛下您也会因此丢了性命。”
  凌祁祐的手心已经掐出了血,眼里全是刻骨恨意,咬着牙关几乎是一字一顿:“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微臣无能。”
  殿门被人从外头推了开,进来的人是萧楚谦,凌祁祐转开视线,瞬间掩去了眼里的情绪,萧楚谦大步走上前来,看到地上跪着的太医,双眉都蹙了起来,问他:“陛下是什么病?”
  太医瞥一眼凌祁祐,镇定回话:“陛下没有大碍,只是这段时日过于操劳,累病了而已,微臣开两副药,让陛下服下休息个几日,就能痊愈。”
  萧楚谦听罢放下心来,挥手让太医退下去开方子熬药,又将小丑儿也撵了走,才伸手过去轻捏住了凌祁祐的下颚,强迫他转过头来看向自己:“怎么将人都撵了下去,多些人伺候你不好吗?”
  “我不喜欢人太多了,不自在……”凌祁祐努力克制住自己不露半点蛛丝马迹,身子往床里头让了让,示意萧楚谦也坐下。
  萧楚谦揽住他的腰,凌祁祐顺势靠进他怀里,靠着他的脖子蹭了蹭,轻声道:“我身子不适,你能不能陪我去西郊的离宫住几日?”
  “陛下舍得放下手头政事了?”萧楚谦轻笑了起来,低头亲吻他漂亮的额头。
  凌祁祐缩在他的怀里,萧楚谦看不到他眼里复杂的情绪,半晌之后,怀里的人用力拉下他,抬头就吻上了他的唇。
  热切缠绵的一吻,萧楚谦对凌祁祐的热情当真是求之不得,正想更进一步,凌祁祐的舌尖一点,就抵着他的舌尖将将嘴里的糖送进了他的嘴里,强迫他吞了下去。
  “今次又是什么味道的?”
  “你没吃出来吗?”
  “全是你的味道,尝不出来。”萧楚谦温柔地抚着他还没来得及盘起的柔软长发,与他调笑着。
  “吃不出来就算了……”
  这是凌祁祐这段时日时常会与他玩的游戏,将各式味道的糖嘴对嘴喂给他,要他品尝,对凌祁祐还保留着的只在他面前展露的这种孩子般的性子,萧楚谦实在是爱不释手。
  凌祁祐依旧靠在他怀里,慢慢闭起了双眼,舅舅那边已经准备妥当,萧楚谦……你的死期已经不远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宫变

  马车驶出了皇宫,在大批的禁卫军开道簇拥之下,慢慢往西郊离宫而去。
  车子里,凌祁祐靠在萧楚谦的背上昏昏欲睡,萧楚谦转过头看他一眼,手伸过去抚了抚他的脸,好奇问道:“你难不成还当真为了处理政务宵衣旰食废寝忘食到这个地步了?”
  闭着眼的凌祁祐不以为然地嗤道:“朕每日都做了些什么,你难道不清楚?”
  小皇帝登基之后对着他是越来越不耐了,萧楚谦握了握他冰凉的手,念在他身体似乎有不适的份上没有与他计较。
  马车在离宫门前停下,前来迎驾的离宫办事官跪了一地,见着萧将军跟着皇帝陛下一块从龙辇上下来,俱是面露诧异之色,随即又各自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凌祁祐不着痕迹地垂下眸,遮去了眼里那抹厉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