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默如雷——Neal - 腐书网|www.fushuwang.com -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新澳门线上娱乐网址

时间:2015-06-21 22:19:05  作者:Neal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一默如雷》作者:Neal【完结+番外】

一默如雷的内容简介……

世交好友双双背叛,秦默家业被夺,葬身火海。
因缘际会,重生回到五年前。
立志复仇,精心策划,步步为营,势在必行。
这一世,他不会再轻信小人,不会再忽视亲情,他誓要站在商界巅峰笑看风云,应得的一切他秦默都会一个不漏的牢牢握在手中!
然而,料想不到的是,他改变了命盘却也迎来了生命中另一个意外的男人……

一默如雷的关键字:一默如雷,Neal,重生,强对强,温馨,1V1,商战

 

  第一章

  灯光魅影。

  外面是乱哄哄的酒吧大厅,三个男人坐在二楼的高级包厢里打牌。

  最年轻的男人勾起一抹得意的笑,丢出手里的同花顺,在他的右耳边,白金钻石耳钉反射出溢彩流光。

  男人全身上下都是名牌,打扮得光鲜亮丽,像头慵懒性感的野兽般侧卧在沙发上,轻轻舔舐着自己的嘴唇,眼底露出不羁的神情。

  这位是A市鼎鼎大名的首富独子秦默。

  秦默这人有个特点,就是重朋友。

  为了朋友他甘愿两肋插刀,出钱出力全都不在话下。

  因此在朋友圈里,秦默口碑好到没话说,所有人都觉得他够大方,够义气。

  “秦默,恭喜你出任总裁代理。” 李天华举起杯子说。

  李天华是秦默最好的兄弟,他平日对秦默照顾得无微不至,对秦默的喜好、生活习惯了如指掌。

  这时,一旁安静洗牌的宋邱也拿起酒杯,露出可掬笑容,“我也搭个顺风车。”

  宋邱是名副其实的笑面虎,周围的人都觉得宋邱是那种绝世好男人,和善又谦虚,温柔得就像一阵风。

  但他们都不知道宋邱那整起对手来时的狠劲儿和阴险,让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死都不瞑目。

  除了两面三刀外,宋邱还是个十足的禁欲主义者,秦默和李天华跟宋邱结识这么多年,从小玩到大,从没见宋邱交往过哪个女人。

  他们三人平日都很忙碌,今天聚在这里是为了庆祝秦默的父亲去海外发展,将国内公司大小事务都全权交给秦默。

  秦默从富二代摇身一变成了总裁代理,这风光了吧,自然是少不了请两位好兄弟吃饭,多亏了李天华和宋邱给他出主意,他才能把父亲交给他的生意都打理得风生水起。

  他能坐到这个位置,李天华和宋邱功不可没。

  “不好意思。”宋邱接了个电话,转而道,“东区的货出了点问题。”

  “没关系,邱哥你忙,不用管我们。”秦默对朋友很体谅,聚会是去是留他绝不勉强,“我们想聚随时都可以聚。”

  宋邱知道秦默从不强人所难,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一步。”

  待宋邱走后李天华也出去打电话了。

  秦默一个人坐在包厢里,百无聊赖地把牌洗了一遍又一遍。

  半小时过去,秦默有些坐不住了,便起身打算出去看看。

  可刚一打开门,就被醉酒的壮汉轮着酒瓶砸中脑袋。

  哗啦——

  碎片向四周翻飞,血顺着秦默的发际线向下流淌,将炫彩耀眼的钻石耳钉染红……

  等秦默感觉到痛,他已经倒在了地上。

  室外噪耳的低音炮震颤着地板,砰砰砰地晃动。

  暧昧的灯光交叉相形掠过秦默眼前,令他不由产生一种时空错乱的幻觉……

  第二章

  麻药的效果正在消退,秦默是被痛醒的。

  他勉强将眼睛睁开一条缝,视野中是模糊的白色,消毒水的味道渐渐涌入他的鼻腔。

  医院?

  他不是死了么,为何会在医院?还是说这里是太平间?

  伴随着头痛加重,眼前的景色渐渐清晰……

  宽敞的室内,墙上被静音的液晶电视屏在播着当日新闻,主题是汶川地震。

  唱片机声音调到了最小,放的好像是<被遗忘的时光>……

  轻缓的靡靡之音小声播放时总会引人思绪腾飞。

  豪华病房,老歌,年5月的新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门外响起脚步声。

  秦默迅速地阖上双眼,就听有人推门进来,而且不止一个人。

  “李天华你疯了!”是宋邱,虽然放得极轻,但这声音化成灰秦默都能听得出!

  “你还心疼了是不是?”李天华冷哼一声,“我看着他就不爽,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废物一个,没你没我,那孬种能顺利继承他老子的公司?就是继承也早败光了,不得把他老子气得脑溢血。”

  秦默还处于‘昏迷中’,李天华这回总算是终于说出了心声。

  他从没把秦默放在眼里过。

  秦默在李天华心目中对的形象一直就是孬种、废物、傻瓜。

  他只是费尽心机去伪装,让秦默觉得他们是最好的兄弟,朋友。

  而秦默也是临死才知道,他对朋友的那些好,在李天华看来都是傻的表现。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小不忍则乱大谋?”宋邱脸上的笑已经快挂不住了,“他现在死了,你我又能捞到什么好处?”

  宋邱也不是什么善茬,他和李天华都是家中次子,有身份也有能力,却没企业继承权,充其量也就能分到几家小型子公司和一点点房产罢了。

  对于秦默这样尽管又无能又蠢,却很好命的独生子,自然是怎么看怎么酸,怎么看怎么不爽。

  他说李天华,不是为了秦默,而是因为李天华昨晚的举动差点破坏他苦心经营多年的计划。

  两人一直以来对秦默好,就是为了等这一天,等秦默大权在握,就把秦默的拥有的产业全部骗光。

  “那你还不快去施展你的宏图大计,不要让我等到儿子都会走路了。”事实上李天华连婚都还没结,他耐心很差,宋邱总是按兵不动简直要把他逼疯。

  “他老爹把公司交给他不就是个好机会。”宋邱责备地看了李天华一眼,耸耸肩膀,“可惜你心太急,现在他被你找人砸晕了。”

  李天华被宋邱说得很不高兴,“你怪我啊?我只是找人教训他一下,又没叫人砸死他!”

  “你要不要再大声点,直接把他吵醒算了?”宋邱压着声音警告李天华,随即就去拉李天华的胳膊,把李天华拽出了病房。

  秦默听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眼皮才动了动

  他一直醒着。

  醒着听他的两位朋友把他形容得一无是处,醒着听到他的朋友谈论要怎么从他身上捞好处。

  他醒着却不想睁眼,也不想跳起来与两人争辩。

  因为,他并不是那个26岁,单纯无知一心奉献,友情至上的秦默。

  他是31岁,遭两位‘好兄弟’陷害,被弄得走投无路家破人亡的秦默。

  秦默不知道为什么会回到自己26岁这一年,但他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他是被撞死的。

  不……

  确切地说一开始他是被撞倒了,只是撞倒还不算,那辆车故意后退再前进,缓缓从他双腿碾压过去。

  秦默的腿被压断了,浑身冷汗热汗一起往外蹿,他疼得就快晕阙时,看到车窗被放下露出的宋邱的脸。

  宋邱害他。

  宋邱居然害他。

  当时秦默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即使现在回想他还心有余悸。

  而宋邱只说了一句话,“商场流血不流泪,秦默,我知道你是块硬骨头,这次我绝不会再让你有机会爬起来。”

  宋邱说话的语气始终平平淡淡的……

  他笑着下了车,把半瓶烈酒泼到秦默身上,自己喝了一口,又去放车后油箱里的油。

  秦默牢牢记住了那个瞬间——宋邱喝着酒,点了支烟,然后把火柴轻轻抛向地面。

  火焰碰到燃油便迅速蔓延,呼啸的大风则成为了助力,使其变得更加旺盛,更加猛烈!

  秦默浑身都起了火,灼痛感仿佛撕裂了皮肤,他惨叫着看到宋邱转过身走远,紧接着——

  ‘轰!!’地一声,小型货车爆炸了……

  等他再睁开眼,就是躺在这张病床上。

  他回到了2008年5月,他26岁的时候。

  他回忆着相差的这五年间,以局外人的身份再看,当初很多事都了然了。

  08年6月,李天华和宋邱跟秦默借钱,他们要做生意,秦默二话不说就从自己账户上提了四百万出来。

  那天秦默取完款,他的账户上就只剩下三位数的零头了。

  08年9月,两人都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半年时间里他们将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

  09年9月,李天华和宋邱的公司,并入李家一间准备上市的公司旗下。

  两人怂恿秦默投资入股,一来帮忙抬高股价,二来他们可以拿分红出来给秦默,这样秦默什么都不用做,坐着就能享受利润分红。

  秦默同意了,他觉得两人真会为他着想。

  当然也有几个分公司的老总裁站出来反对,秦默一概无视,他的兄弟们怎么可能害他?

  因为这事儿秦默得罪了不少人,但因为他是大股东的儿子,也没人敢把这件事捅到美国去。

  结果不幸就发生了,李天华和宋邱的公司双双爆出海量负面新闻,股价猛跌。

  秦默跟着赔了钱,赔得最多,但也没去责备两位朋友,因为他觉得李天华和宋邱也不好过。

  现在想来,估计李天华和宋邱早在出事之前趁着股价涨势正猛就把手上的股票给抛了,从中赚了一大笔,只有秦默和那些倒霉的股民赔钱。

  本来好好一件事忽然出了篓子,亏损还如此严重,秦默也逐渐压不住那些看他不惯的元老们了,这事终于被捅到美国的老爸那里。

  他老爸直接被气吐了血,严禁秦默再与二人往来,还说那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秦默为此和父亲大吵一架,直接离家出走。

  他去了南方。

  用剩下的那点积蓄做起了小生意。

  但生意并不顺。

  秦默千挑万选找了个店租不算很贵又比较热闹的地段开了家烧烤店,结果刚装修完开始营业没俩月,就碰上政府道路施工。

  整条街都被拆得尘土飞扬的。

  别说来这里吃饭了,连原本‘住’在附近的乞丐都麻利‘搬迁’了。

  道路施工了三个月,秦默硬生生撑了三个月没关店,这段日子没生意他就专心学做饭。

  刚开始做出来的那叫一个惨绝人寰,秦默都倒掉,然后出去吃。

  可半个月后,他看着那些饭菜,就舍不得倒了。

  现在不比当年,他和老爹断绝了往来,也意味着没多少钱可以让他挥霍了。

  他过起了买个鸡蛋都要挑超市特价精打细算的日子。

  这段时间秦默交到了在这座城市的第一个朋友,唐珅。

  唐珅是楼下服装店的老板。

  因为都是这次‘便民路政’的受害者,同是天涯沦落人,他们迅速就熟络了起来。

  反正都没客人,他和唐珅经常无聊就互相串门,晚上一起喝酒,吃麻辣小龙虾,骂政`府。

  悲惨的三个月过去后,秦默唯一学会做的菜就是麻辣小龙虾。

  得,秦默咬咬牙,最后一点钱都投在店铺改装,他把烧烤店改成了专卖麻辣小龙虾的店。

  结果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这麻辣小龙虾店天天客满为患,生意火爆。

  秦默因祸得福,要是没遇到道路翻修,他也不会认识唐珅,更不会想要把烤肉店改成麻辣小龙虾店。

  截止09年12月,秦默不仅把先前亏的钱赚回来,还有剩余不少资金。

  他跟银行贷了点款,又在其他地段开了分店,举一反三。

  唐珅笑他投机主义,一次走运不代表次次走运。

  可结果就是秦默开一家,火一家。

  10年11月秦默成立餐饮公司的时候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的运气居然这么好。

  然而福无双至,秦默家里那边打来电话,说他父亲病危。

  秦默这才知道那次他们吵完架后他父亲的健康就每况愈下,加之自尊心作祟,才一直没有联系他。

  他立刻放下所有事物奔赴A市,可惜仍然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父亲的律师说父亲走前交代把一切留给他。

  秦默这才开始后悔。

  葬礼时李天华和宋邱都来了,他们听说秦默在外面混得风生水起,又继承了父亲的遗产,立刻趋之若鹜地和秦默套起近乎,叙旧叙得恨不得把小时候一起往人家墙根放齤尿的事儿都说出来。

  秦默觉得李天华和宋邱真够朋友的,这么体贴入微地安慰他,他心里也开化了不少。

  三人重建友谊,这两年李天华和宋邱都混得不错,他们也渐渐有了生意往来。

  两人看秦默不计前嫌放下过去,于是又动起了歪脑筋,建议秦默与他们合作一起创办新公司,三人的公司都并入这家公司作为分公司,秦默牵大头,占60%的股份。

  秦默依旧点头,他信他的朋友,也愿意帮朋友一起发达。

  这回连李天华和宋邱都意外,没想到秦默对朋友还是那么不设防,故技重施秦默还是上套。

  秦默死后股份就是李天华和宋邱平分。

  这次秦默是彻底被骗光了——连命也是。

  回想那不堪回首的五年,秦默才终于发现,原来他以为的那些兄弟感情,他欣欣自得的那些快乐日子,都是假的。

  他秦默想不明白,他无怨无悔,不计代价地帮了李天华和宋邱那么多,他们没有感谢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害他?

  窗外天空阴霾,碟片机还放着轻扬的乐声。

  秦默躺在床上,闭着眼,攥紧了双拳,指甲陷入皮肉,鲜血流到床单上,殷红的血液留下的痕迹浓到仿佛永远化不开。

  泪水缓缓溢出他的眼眶。

  那是被挚友背叛的痛恨,是没能见到家人最后一面的懊悔,亦是对错信和丧命的不甘……

  乌云密布的天空被闪电照亮。

  雷声不作。

  只有细雨飘摇而下。

  秦默睁开眼时,眸底多出了几分坚定,他转头望向天空——

  ‘老天,你真是待我不薄。’

  天边疾驰过一片电光,狂风摇动着巨树,轰!地一声,惊雷炸响,大雨磅礴坠落。

  第三章

  热闹也是要看时间的。

  七点一刻,偌大的酒吧只有两三个客人,这点会来的一般都是熟客,都是约了朋友,先来占个好位置。

  因为都是常客脸也熟了,又都是在等人,几个人干脆拼一桌,先小喝一顿,边喝边议论今天出现的某位生面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